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二十章 生辰礼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2769 2019-06-27 22:21:21

  “萧公子饮食方面是否有忌口?”大师兄似乎是觉得萧琛哥哥看起来体质虚弱,才有此一问吧。

  萧琛哥哥扫了一眼饭桌说:“无妨,多谢祁公子。”

  “要说起忌口,我不吃的东西可多了。萧琛哥哥可不会。”

  我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总是很想维护萧琛哥哥,可能因为他是我熟识的人,我不希望大师兄和涉江不喜欢他。

  “看来清儿还是没怎么变,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在清泉山庄生活这么久,燕锦姐姐早就摸清楚我的喜好了。”我看着燕锦笑眯眯的。

  “我本来想季冬大寒日之前和大师兄回雍州同你过生辰的,还特意下山学了骑马,没想到萧琛哥哥先来了。”

  “原来如此。你小时候不愿意学武,轻功怎么教也教不会,如今却是学了不少本事。可需要我给你寻一把好弓来,让你把六艺通通学会!”

  “萧琛哥哥你明明就知道,十一肯定都告诉你了,还假装惊讶,就知道嘲笑我。”路十一和萧枫定然天天给他传信,我在清泉山庄的情况,不可能详尽了解,但是一定是知道大概的。

  “我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那多没意思。”他微微一笑,故作神秘。

  “那我在雍州等你回来过生辰。”萧琛哥哥笑着说。

  “二师姐,这么说你出生在季冬大寒日吗?”

  “是啊,而且萧琛哥哥出生在仲冬,我们就差一个月,大寒和冬至又离得不远,所以每年萧家和司徒家都是一起过节的,既是过冬至,又是为我和萧琛哥哥庆贺生辰。”

  “那节日有什么好过的,你不知道中原的灯会有多热闹,改日去豫州的时候,让大师兄带你去逛元宵灯会。”涉江不屑。

  “我只听说过永陵有灯会,没听说豫州有灯会呀。”我小时候从市井之中经商之家的大叔口中听过,去永陵的时候会带他的孩子去看元宵灯会,我听说这件事情之后,也十分想去,可是爹娘都不准我去,大致都是些永陵很危险云云。我还闹了好久。

  “这你就不知道了,豫州的灯会是玉贤山庄办的,是江湖人的盛会。”

  “我只听说过武林大会是盛会,江湖灯会,还真是稀奇。”

  “二师姐,只有需要重新推选盟主的时候才会办武林大会,由各门派提出意见,由现任盟主主持,然后才有各路英豪比武比德。”

  “那平日里要想切磋怎么办?”我听闻当年燕阳前辈在武林大会以一己之力单挑各派高手,天山剑法横空出世,没有败绩。这才觉得武林大会是江湖盛会,很想目睹一番。

  “那就下拜贴啊,也就是俗称的挑战书。你是不知道,大师兄当年下了好多拜贴,基本上,各大门派都无敌手。”本该大师兄骄傲的事情,涉江却无比骄傲的表情,神采奕奕跟我描述。

  “那你是不是也输给过大师兄?”

  “我哪有资格替碧阙山庄出战啊,自然是我姐姐慕容兰泽接受战书,自然也是败了。”

  早就听怪老头说过大师兄的事迹,听涉江这么讲,仿佛更真实了一些。

  “那都是往事了,以前不懂事,不值一提。况且也没有那么夸张,我主要修习剑术,江湖上的剑庄也没有多少。”

  “难怪清儿进步这么快,祁公子功不可没。”萧琛哥哥俨然一副长辈模样。

  “萧公子过奖。”大师兄客客气气。

  “我终于明白怪老头的心情了,你们好好说话行吗,别这么客气,为什么要公子公子的叫来叫去,像我和涉江这样不好吗?”

  “就是,就是。”涉江附和。

  “那清儿觉得应当如何?”萧琛哥哥问我。

  “我...我也不知道如何!”我竟也想不出来,他们非亲非故,素昧平生,称呼公子也没什么不妥,只是我觉得太正经了,可也不算错。

  “哎呀,没办法,随你们吧。”我摆摆手,“吃饭吃饭。”

  大家都笑我。

  “待到更好的时机,晏清可愿去豫州?”大师兄竟真的还考虑了涉江的提议。

  “好哇好哇!我哪里都想去!这苍山实在是太闷了。”小时候被湮灭的希望又燃起来了。

  “你这性子,果真收不住,躁动得很。”大师兄笑着拿起筷子。

  “二师姐,五年前,苍山还是江湖圣地呢,毕竟这里曾经也是冠绝江湖之地。”

  “热闹也是有的,不过都是过往云烟。”不过五年,江湖中心完全转移到了玉贤山庄,不得不令人唏嘘。

  我其实一直都没想明白,盟主被杀如此一件大事,为什么迟迟没能查出真相。

  “总有一日,清泉山庄还会东山再起的,祁公子也不必妄自菲薄,我看燕庄主非常有雄心壮志。”

  “我情愿就这样,闲云流水过一生。”大师兄淡淡回答。

  我有些惊诧,大师兄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从前我是这么想的,司徒家遭遇变故之后,我也是这么想的,无论我还有什么责任,我最终的人生状态一定是要如此的。

  “祁公子的出身注定不可能过那样的生活。”

  “确实。”大师兄竟然自嘲地笑了笑。

  “萧公子本可过安宁生活,不知为何,觉燕山庄竟凭空而出?”

  “实不相瞒,这是萧家的夙愿,只不过被寄托在了我身上,我父亲已经筹谋许久了,临终之前,嘱托我一定要开宗立派,名震江湖,我其实是父命难为。我这病弱之躯,能有什么建树,其实我也是无可奈何。”萧琛哥哥话虽然是对着大师兄说的,可是他是看着我的。

  他知道我心有芥蒂,才想趁此机会,同我解释一番。其实他本不必和我交代,这本是萧家的事情,我也干涉不了。我听完这番话,也确实瞬间释怀了。

  爹爹和萧纪叔叔刚刚离世的时候,他没来得及和我解释什么。这些话一拖就是这么久。

  如今可算是和盘托出了,在第一次见的大师兄和涉江面前也毫不避讳全说了。

  “萧公子的身体?”

  “自幼如此,萧家世代患有隐疾。”

  萧琛哥哥喜欢穿白衣,衬得他面色更白净,他自幼就体弱,从小被药吊养着,生病是常有的事情。

  “可我看萧公子轻功使得可谓出神入化,丝毫不像病弱之躯能修习的内力。江湖之上,我从未见人能出其右。”

  “不过是我父亲的期望,我修习的是偶然所得内功心法,萧某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才学有所成,比不得祁公子剑术无双。”

  “我自问见过不少武功,萧公子的轻功确实不俗,不必自谦。”

  “过奖,萧某拿不动刀,使不动剑,不过习轻功用来保命罢了。”萧琛哥哥也是自嘲地笑了笑。

  “清儿,我怕今年年底的时候有别的什么事情,这次得空干脆把今年的生辰礼带来了。”

  萧琛哥哥又对着我笑了笑。看来他们之间的互相吹捧结束了。

  他很和煦,是一个如沐春风的人,谁和他在一块都会很舒服,他似乎永远不会不高兴,我很少见他皱眉头。

  我好习惯好依赖他的笑容。

  所以刚刚到清泉山庄,看见大师兄我会觉得那么不习惯。

  “是什么?”

  “一匹小马驹,现在在十一那里养着。”

  “真的?”我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我要有自己的马了吗?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它叫什么?”

  “名字你来取。”

  “嗯...不如叫...听雪。”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好的,不如就和听雪轩同名。

  “好。”

  萧琛哥哥又习惯性拍了拍我的头。

  可是我们没有注意到这里不只是我们两个人,意识到之后,我有些尴尬,缩回头,萧琛哥哥却显得十分自然。

  “见怪了。”

  一餐饭吃了好久好久,我们四人又聊了好多。

  用饭结束之后,涉江回了澜山居,萧琛哥哥和大师兄竟然都等着我。

  “晏清。”

  “清儿。”

  他们叫完我后,面面相觑了一会。

  我突然意识到以往我是习惯同萧琛哥哥饭后消食的,如今大师兄也习惯了被和我一起去山间小道消食,早就不是被我硬拉着了。

  我一时难做。

  萧琛哥哥毫不想让,很自然地说:“和我一起去走走。”然后伸出他的手。

  大师兄又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便默默走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