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十八章 澜山居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3202 2019-06-17 02:02:51

  我和师兄去澜山居探望涉江,涉江已经收拾好了。

  孟冬时节已经有点凉意了,他也就穿着我见他时的那身衣物,有一个披风,提着一把剑就来了。

  和我一样的孑然一身。

  “涉江,这次,你是真的不打算回碧阙山庄了?”师兄问道。

  “当然是真的,老爹本来就不想认我,我姐呢,也不想我跟他抢庄主的位置。以前可以待下去是因为我还小,必须依靠碧阙山庄,现在我就是我,碧阙山庄就是碧阙山庄,我们没什么关系。”

  “可是你还是毕竟姓慕容,不可能和碧阙山庄撇清关系。”

  “我当然要姓慕容,我要让慕容中记住,我永远是他的儿子,永远是他的污点,不可能把我从他生命中抹煞。要不是我的存在,或许他还有可能坐上盟主之位,只可惜品行不端之人,如何服众?这都是他自作自受。”

  我这才明白,有些人,即便有父母,其实也相当于没有,我也才知道我爹娘是多么多么好。

  “那你就安心住下吧。”

  “好嘞。”涉江说完就躺在了床上,双手背在后脑勺上面,惬意得很。

  “不过我还想问问,清泉山庄是什么时候多了一位二师姐?”

  “孟夏月初二那天就多了一位二师姐。”我自己回答了他。

  “原来如此。”

  “涉江,你的话还是那么多。”师兄语调有些阴沉,我知道他明白我,不想我再提及往事。

  “大师兄,你的话还是那么少。”涉江反唇相讥。

  “有什么不能问的?我们可是要一起生活在清泉山庄的,彼此了解不是更好吗?”涉江从床上坐起,走到窗边,背对窗外,双手撑开,十分懒散,有些漫不经心。

  我竟然已经看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他这人倒是真的表里如一。

  仿佛我第一次见他就已经见到了全部的他。

  “确实没什么不能问的。”我替他开脱了一下,师兄确实有些紧张了。

  “大师兄,你不是不是喜欢二师姐?”他靠近师兄问。

  “慕容涉江!”我惊叫一声捂住嘴。

  为什么他这个人动不动就把这种事情说出口?

  “我在老爹身边见多了这种事情,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他的那些侍妾天天吵着什么情啊爱的。”

  “涉江,你要待在清泉山庄就规规矩矩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桃花债。”大师兄有些威胁的意味。

  桃花债?慕容涉江还有桃花债?不过也是,他长得挺好看的,丹凤眼柳叶眉,穿的华贵,又一身富贵气,纨绔得很,典型的富家美男子。

  “我哪有什么桃花债?”他又笑得狡黠,矢口否认,“我的桃花债也就是,二师姐啊!”

  他靠近我,对着我眯眼笑,我承认我有一瞬间沉醉了,因为他让我想起了萧琛哥哥。

  涉江笑起来眉眼确实好看,师兄就从未这样灿烂笑过。

  可是萧琛哥哥却常常笑,他没有富家公子的气质,可是温润如玉,谦谦有礼,笑容常常挂在他脸上,我看着他笑,我就觉得开心。

  我愣了好一会,说不出话来。没有注意到大师兄脸色阴沉。

  涉江的大脸突然远离,大师兄把他拖出屋外,又喊来燕六把天山剑送过来,不由分说就开始出招。

  涉江躲闪不及,也拔出剑,两人开始切磋。

  我看大师兄舞剑很多次了,所以我这次看得出大师兄带着一点怒意,而涉江完全是如鱼得水,笑眯眯破招。

  还一边嬉笑:“大师兄不要这么激动嘛,我不说了,不说了,我保证。”

  大师兄还是不见停下,直到把天山剑架在了涉江的脖颈之上,两人才停止。

  涉江用手拨开天山剑,笑眯眯地说:“我认输,我认输,干嘛这么严肃。”

  “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拿来开玩笑的。”说完大师兄把剑丢给燕六,然后就走了,澜山居就留下了我和涉江。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有点尴尬。

  “咳咳...我看你剑术也不弱,偷学了不少?”随意扯了一个话题。

  “毕竟在碧阙山庄长大,不可能一点造诣都没有吧?”他收起剑,就只是随意一丢,便在澜山居外头的小亭子坐下来,我随着他坐下。

  我还蛮喜欢他这居处的小亭子,它叫澜山亭,坐在亭子里,可以看见层峦叠嶂,远山如黛,我的听雪轩里面就没有小亭子。

  “二师姐,你为什么来清泉山庄,你也无家可归吗?”他似乎有一点认真。

  “嗯。”我淡淡回答。

  “是这样啊,难怪大师兄不让我问。”

  “没什么,不过就是突然失去了父母。”

  “你这澜山居景致可比听雪轩好多了。”我有些不想聊父母的事情,我们初相识,我还没有那种可以笑谈司徒家的能力,我便开始转移话题。

  “二师姐现在住在听雪轩吗?”涉江问。

  “是啊。”

  “那是我祖姑母曾经住的地方。”

  我又是一番惊讶,为什么没人和我说过?

  “祖姑母待我极好,她是慕容家唯一承认我的人,她是个大气又有大爱的江湖奇女子。”

  “想想燕阳前辈为了她开创了一代传奇,必定是个不简单的女子。”

  “你从三叔公那里知道不少事嘛。”

  “毕竟不是江湖出身,想入江湖,自然要下点功夫。”

  “二师姐竟不是江湖出身?平民百姓?”

  “不过是落魄官家的女儿。”

  “可我看二师姐没有官家小姐的样子,挺江湖的,不过就是单纯了些。”

  “那我也比你入门早,按理来说,依旧是你二师姐。”我觉着辈分高一些,受了尊崇,所以涉江喊我二师姐的时候,我挺高兴的。

  我正得意,却听见大师兄叫了我一声“晏清”。

  可是大师兄不是刚刚才离开澜山居吗?

  我一回头,竟然还看见萧枫,难道是萧琛哥哥来信了?

  每回萧琛哥哥来信,都是萧枫亲自来送,自从怪老头去了豫州,萧枫和怪老头联系也少了,所以萧枫来清泉山庄的理由也就没有多少了。

  每回萧琛哥哥来信的时间也不固定,感觉他时而繁忙,时而悠闲,我也摸不准。

  萧枫和大师兄走到我跟前。

  萧枫见到涉江也不惊讶,想来是在遥辛城的暗桩早就告知了我和涉江的消息。

  萧枫每回都是一副淡漠了然于胸的表情,我后来逐渐明白,确实没什么可让他有表情的事情,他本来就什么都知道。

  我便开始向涉江介绍萧枫:“这是萧枫,觉燕山庄的人。”

  “觉燕山庄?就是那个雍州的觉燕山庄?”

  “是。”我点点头,也对,萧琛哥哥不可能不给碧阙山庄发帖子,只不过短期内让三大剑庄正视觉燕山庄不太可能,但至少要有点存在感。

  萧枫还是彬彬有礼,对着涉江作揖行礼:“二公子。”

  涉江似乎有些惊讶,明明没人给萧枫介绍他,他好像早就认识他一般。

  涉江点点头:“有礼了。”

  萧枫停顿了,没说话,犹豫了一会,我便说:“萧枫,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涉江不是外人。”

  萧枫应该也习惯了,我这人本来也没什么秘密,有秘密也藏不住,什么话都可以往外说。

  “公子明日会来清泉山庄。”

  “你说什么?萧琛哥哥要来清泉山庄?真的?”

  “是的,公子已快马加鞭走了一旬,明日便可到达。”

  “太好了!”我已经有半年没见到萧琛哥哥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回雍州,总觉得缺少时机,可是如今萧琛哥哥竟然要来了!

  “不过为什么这么突然?是觉燕山庄出了事情吗?”转念一想觉得不太对劲,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没什么事情,小姐无需挂心,这次公子是终于得空了,专程来探望小姐的。小姐一直不回雍州,只能公子亲自过来了。”怎么说得好像我刻意离家出走萧琛哥哥迫于无奈前来接我回家一般?

  “萧琛哥哥身体怎么样?赶路没关系吗?”我又有些担忧,暗桩轮换千里马走三日便能到达雍州,萧琛哥哥却已经走了一旬,他本就体弱,不能舟车劳顿。

  “无妨。”

  我的心情顿时就明朗了,我一直很想念他,如今竟然可以见到了,真的是个意外惊喜。

  “小姐,事已告知,我告辞了。”

  “等等,你大致算算,萧琛哥哥什么时辰会到啊?我在山门迎他。”

  “约摸晌午过后,我方才已经见过燕月庄主,公子会在清泉山庄小住几日,小姐不必着急。”

  我脸红红的,何必把话都说出来:“你走吧。”

  萧枫走后,大师兄和涉江都不说话。

  我一直沉浸在喜悦中,也没顾得上他们,此刻这种高兴盖过了我所有的情绪。但我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我们面面相觑,涉江瞅瞅大师兄,又来问我:“萧琛?就是觉燕山庄的庄主?”

  “是啊。”我点点头。

  “你们怎么认识的?怎么好像很熟悉的样子?一口一个萧琛哥哥。”

  “我们自小就认识啊,我来清泉山庄之前,一直住在雍州,就在萧家隔壁住着呢。”

  “原来是青梅竹马啊。”涉江了然的样子。

  “难怪大师兄...”涉江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师兄打断了。

  “涉江!”

  涉江就闭嘴了。

  我其实也不是什么都不懂,怪老头也总是给我暗示,涉江虽说是开玩笑,但是大师兄总是很较真。

  可是我不能伤害他,因为我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啊。而且我还有家仇未报,就算对萧琛哥哥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有个结果。

  “我先回听雪轩了。”

  这种情况下,只能逃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