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十七章 清溪剑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2523 2019-06-14 15:44:15

  “不过我还是没想明白,你为什么要来清泉山庄?”

  碧阙山庄有什么不好吗?三大剑庄之一,仅次于玉贤山庄,碧阙剑法也不弱,其实这三大剑庄高下也没有人真正区分过,除了有武林盟主坐镇的玉贤山庄,其余的都差不了多少。碧阙山庄也是股不差的势力。

  怪老头说,棠溪剑法中规中矩,碧阙剑法刚柔并济,天山剑法凌厉霸道,这三套剑法其实没有真正分出高下,只是燕阳前辈、祁介之前辈和慕容湫前辈私下切磋过。

  当年的盟主之位其实是祁介之前辈让给燕阳前辈的,为了让他成功求娶慕容湫前辈。毕竟燕阳前辈出身不好,没有依仗,碧阙山庄怎么会轻易将身为碧阙山庄继承人的女儿出嫁。燕阳前辈被祁介之前辈力推为武林盟主,众人不服,燕阳接受众人的挑战,天山剑法这才现世,惊为天人,众人便以为棠溪剑法屈居天山剑法之下了。

  但其实三大剑庄各有千秋,谁也不是真正赢过谁。

  “和家里吵架了,我失手把我老爹的一个侍妾杀了,他不想看见我。我姐也不待见我,我就想来投靠我姑母,而且我还不会碧阙剑法,顺便来学学剑。不是说清泉剑法和碧阙剑法差不多嘛。”

  杀人在他口中怎么这么轻飘飘的?他看起来和师兄一般年纪,就杀过人了?杀人的时候他害怕吗?师兄杀过人吗?生命这么轻贱吗?

  但是这些话我都没有问出口,问了别的问题。

  所以归根究底只是一次短暂的离家出走?

  “你不是碧阙山庄的二公子吗?为什么不学碧阙剑法?”

  “看来你不是很了解我啊?没人告诉你,我是碧阙山庄的私生子吗?我能留在碧阙山庄完全是因为我娘当年闹得太大了,后来她死了,我老爹迫于无奈只能收下我。二公子只是说得好听罢了,江湖人听了我的名字,谁不是表面敬重,心里轻蔑。况且老爹自然不会把碧阙剑法传给我,只有我姐有资格学。”

  “我的碧阙剑法是偷偷学的,没学精。”他假模假样看了下周围,靠近我的耳朵悄悄对我说。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愣着。难怪店小二听到慕容涉江这个名字就变了神色,竟然是因为私生子的身份。可是私生子又如何?这难道不是慕容庄主的错吗?怎么能把一切责任怪罪在慕容涉江身上?这区区一个剑庄,竟然也有这“后宫”之争?

  “这件事情整个江湖都知道,你说你怎么混的?而且刚刚被人欺负也不还手。”

  “你放尊重点,我是你师姐!”

  他又把手放在我头上拍了拍,我顺手狠狠打了他一下。

  “好好好,师姐,师姐,小师姐。”他嬉皮笑脸的,跟在我后面。

  “麻烦师姐带路啦!我是真的不认识去清泉山庄的路,我第一次独自出远门,以前每次来清泉山庄我都是有人护送,坐轿子来的,哪里会认识路!”嘿!还得意得很?!

  慕容涉江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喜欢靠得很近,我好不习惯。

  “看在我给你带了清溪剑的份上,你就不要和我一般计较了吧?”

  “你不用一副讨好的模样,我不吃你这一套。上马吧,骑马回去快一些,走路要走一天。”

  “好嘞。”他不由分说上了马,还在我上马的时候拉了我一把,把我环在前面,他骑马挺熟练的。

  爬山的时候,涉江一直嚷嚷着——

  “师姐,怎么这么远啊,什么时候才到啊。”

  “你说这姑母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把山庄放在山上?”

  “你们平时怎么吃饭?挑东西上来是不是很累?”

  “师姐,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你啊?司徒家很有名吗?你怎么不去玉贤山庄或者碧阙山庄拜师?”

  “师姐?你和三叔公关系很好吗?他给我叮嘱了好多遍,一定要好好护着清溪剑。”

  “行了行了,你慢慢问,我一个一个回答。”到底谁是谁家亲戚?应该去让他问师兄,烦死师兄。再说不是来过吗?以前走的路都白走了?

  竟然有个比我还吵的人,以后清泉山庄应该很热闹吧。

  “跟着走就对了,哪里这么没耐心?我天天都挑水上山下山,你不会连我一个姑娘都不如吧?”

  “山庄山庄,既然都叫山庄,在山上不行吗?”

  然后我又同涉江讲了好多事情,简直就是费尽了我的唇舌。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师兄竟然在山门前等着我,燕六也在。

  “祁砚之!”涉江倒是很欢脱,冲了过去,师兄不理他,轻轻别过身,涉江差点摔倒。

  “从小到大,只要惹事,就知道往清泉山庄跑,现在可没人当你的靠山了。”师兄一脸嫌弃,可是还是在领着他往里走。

  “祖姑母虽然不在,不是还是还有姑母和舅表哥吗?”

  我恍然大悟,看来涉江和慕容湫前辈挺亲厚。

  “我现在是不是要改口叫师兄了?”

  师兄站定,“舅舅真不管你了?”

  “这还能有假?要不是祖姑母留着我,哪里还有我的小命?他本就不待见我,我娘又死得早,我这可怜的命运哦!我在清泉山庄待得比你还要久吧?”

  “行吧,那你待着吧,反正师父不会管你,澜山居给你收拾出来了,你还是住在那里。”

  “好嘞,大师兄?”

  “所以是二师姐?没错吧。”

  他自然地叫了我们俩,我只能和师兄面面相觑。

  “从此以后,我就赖在清泉山庄不走了,我是清泉山庄的第三个弟子,慕容涉江!”他兴致高昂地宣告。

  这,其实有点搞笑,我没忍住。

  “二师姐,有什么好笑的,我很认真的。”

  “一点都不像。”

  “姑母在吗?”

  “在,你自己见见她吧,只怕是看见你他又要想起些往事来,你少和她提从前的事情。”

  “好,我知道。”说着他就屁颠屁颠去落月阁了。

  我这才得以和师兄说上话。

  我乖巧地上交天山剑。师兄看我手里还有一把剑,便问:

  “三叔公给你打好了清溪剑?”

  “嗯。”

  “那可以继续教你下一个招式了。”

  “好。”

  “今天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有。”

  “真的?”

  “好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涉江都帮我解决了,不过要是没有师兄的天山剑,他们还不相信我是你的师妹呢。”

  师兄好似早就料到会有事情发生一样,“清泉山庄已经很多年没有管荆州江湖了,乱的很,但他们看见天山剑,多少会有几分敬畏,便交于你防身。况且,萧枫也在遥辛城,你不会有什么事,不然我怎会放心让你一人前去?”

  “师兄思虑周全,多谢师兄。”

  “我看看清溪剑。”

  他像是给我把关的态度,我把剑交给他。

  “三叔公多年没有铸剑了,他出手果然是精品。完全不输给天山剑和清泉剑。”

  “天山剑,清泉剑是怪老头铸造的?”我惊诧不已。

  “这两把剑是当年三叔公送给外公和外婆的新婚贺礼。清泉山庄当年鼎盛之时,江湖人士皆来这清泉山庄贺喜,然后三叔公当着天下英豪的面,送上了这两把剑。”

  竟然是这样?

  也就是说,江湖有名的剑都是欧冶子师徒二人所铸。

  这可真是不得了。

  “那我可真是辱没了清溪剑。”我实在是受之有愧。

  “三叔公从不在意这些,铸剑对他而言只是小事。你就当这是一把普通的剑吧。”

  清溪剑剑身刻有两条流水的花纹,其余地方都很光滑简洁,我看着十分欢喜。

  但是怪老头是按照成人的标准铸造的,对我而言这把剑还是有一点太大了。等到日后,可能才是真正适合我的佩剑。

  

无畏与稻草

emmmm   关系又远又多,设计了三代的恩怨情仇,努力圆吧...   几辈人差不多是这样——   玉贤山庄:   祁介之——祁毓之——祁砚之   碧阙山庄:   慕容湫——燕月——祁砚之   慕容涣——慕容中——慕容涉江,慕容兰泽   清泉山庄:   燕阳——燕月——祁砚之   司徒家:   司徒清风——————司徒晏清   觉燕山庄:   ???——萧纪——萧琛   燕阳+慕容湫——燕月   祁毓之+燕月——祁砚之   听雪轩:司徒晏清   断雪楼:祁砚之   落月阁:燕月   雅居/陋居:燕玄机   澜山居:慕容涉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