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十九章 萧琛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2843 2019-06-22 15:44:04

  次日,早晨我练完剑,吃完午饭,就早早等在山门前,日头很大,所以我总在换地方,一下在树上眺望,一下在台阶上坐着。

  大师兄和涉江也同我一起,师父依旧待在落月阁里没出来。师父好像一直都不喜欢抛头露面。

  我从未如此仔细看过清泉山庄的山门,牌匾,阶梯,树木...

  那两个守卫,依旧在那里,似乎和山庄融为一体,始终屹立。

  等我看到一袭白衣的衣角的时候,我便知道是萧琛哥哥,穿着胜雪的白衣,一如往日。

  萧枫紧随其后。

  我从台阶一跃而下,使出轻功,飞快扑过去。可是我太着急,点地的时候,被小石头磕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萧琛哥哥见了,使出踏雪寻梅飞快过来扶住我,我没看见的是,大师兄在我背后也想扶我,可是没有萧琛哥哥快。

  萧琛哥哥扶住我,我便立刻抱住他,喊了一声“萧琛哥哥”。

  他是我唯一的过往,是我存在的证明,是我的依靠与牵挂。我几乎要哭了,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有一种解了相思的甜。

  “清儿会轻功了,看来在清泉山庄学了不少东西。”萧琛哥哥眉眼弯弯,温柔极了,他扶着我的肩膀,又摸摸我的头。

  “那是。”

  涉江在旁边咳了两声,我意识到自己过于失态。“难得见二师姐这般小女儿姿态。”

  不过是大师兄说,清泉山庄没这么多规矩的嘛。

  萧琛哥哥看着我,像是等我介绍大师兄和涉江,虽然我觉得他可能认识他们。

  我也就乖巧介绍:“这是我大师兄,祁砚之,这是三师弟,慕容涉江。”

  “这是萧琛,觉燕山庄庄主。萧枫你们都认识。”

  “多谢祁公子照顾清儿。”萧琛哥哥微微躬身,又对涉江说:“多谢二公子解清儿遥辛城之困。”

  “萧某感激不尽。”

  这话说得,特别像我的长辈。

  “萧庄主客气了,作为师兄,这是应尽之责。”大师兄回答。

  “我还以为传说中的觉燕山庄庄主是个老头,没想到是个少年,萧庄主年少有为啊。”涉江完全没接话,只说自己想说的,不过这就是他的风格。

  没想到,他们说话都可以这么文绉绉的,我头都大了。

  “萧琛哥哥你饿了吗?我带你去看看我住的地方?”

  “我自然要先去拜见一下燕庄主才是,这是礼数。清儿可要一起?”

  “好。”我便乖乖做他的小尾巴。

  我幼时起就喜欢跟着他,干什么都这样。

  只有我自己想偷偷跑出去玩的时候,才是萧琛哥哥被我拉出来,他和萧枫跟着我。

  要说过往的回忆,那根本说都说不完。

  不过在清泉山庄太闭塞了,也没有什么契机触动我的回忆,往事好似被尘封了。

  大师兄和涉江也随行了。

  师父总是很沉默,也很少现身,我每天都能见到大师兄,但却不是每天都能见到师父,她有点神秘,除了大师兄和我描述的,我几乎对她一无所知。

  到了落月阁,萧琛哥哥客套得很:“燕月庄主。”,他有礼貌地作揖,师父只是点点头。

  “多谢庄主照顾清儿,日后若是出去闯荡还需庄主多护持清儿,如此,觉燕山庄一定是清泉山庄的盟友。”

  萧琛哥哥这话说得十分圆滑,意思不就是如果清泉山庄护着我,觉燕山庄就站在清泉山庄这一边吗?

  可是清泉山庄和玉贤山庄、碧阙山庄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根本不需要觉燕山庄的支持啊。

  师父沉默了一会,细细瞅了萧琛哥哥,说:“借一步详谈。”

  怎么又要说悄悄话?

  爹爹每回也是这样,和那个送信人总是闭门详谈,我根本不可能得知更多了。

  “你们先回吧。”师父引着萧琛哥哥进去,对我们说。

  “是。”

  “二师姐,你这个萧琛哥哥不简单啊,难怪你念念不忘。”涉江突然感慨。

  “为什么你们都这样讲?上次怪老头也这样说。很复杂吗?”我皱起眉头,为什么大家都要故作高深的样子。

  “对你而言当然是不复杂,对外人而言,他其实...”

  “涉江,有些无端猜测还是不要说了。”大师兄打断了涉江。

  涉江瘪瘪嘴。

  虽然我隐隐觉得萧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事情不是我表面看到的那样,但是这只是几个月前我的感受,那种不舒服,在见到萧琛哥哥的时候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我想无论如何我都是信任他的,萧家也好,觉燕山庄也好,我们过往十五年的相伴,足够让我放心。

  他绝不会伤害我,欺瞒我。

  “涉江,你和萧琛哥哥不过刚刚认识,可是我已经认识他十五年了。反正,萧琛哥哥是顶好的萧琛哥哥。”我说完这句就头也不回往听雪轩走了。

  “二师姐,有些人,也许一辈子你都不曾认识,他定然有事情瞒着你。”涉江在背后大叫。

  此刻我有些讨厌他的话多了。

  我转过身:“那又如何?人不都是这样的吗?完全透明的人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就连我爹爹,虽然对我知无不言,但是他依旧有事情瞒着我,不然我不会查不出来司徒家的血案。如果萧琛哥哥是个简单的人,觉燕山庄岂不是任人宰割?”

  涉江沉默了。

  “行了。”大师兄发话了,想是不想我和涉江继续争执。

  于是我继续转身回听雪轩了。

  我一个人待在听雪轩,今日大师兄没有来叫我去挑水,想来是顾及萧琛哥哥,想让我们多团聚片刻吧。

  我也没有练剑,只是干坐着,胡思乱想。我就知道萧枫说萧琛哥哥只是过来看看我就是骗人的。加上涉江那么一说,我更加心烦意乱。

  觉燕山庄好似和怪老头、和师父都有什么秘密,还是我不能知道的。

  其实我知道,肯定和燕阳前辈、祁介之前辈有关,可是我对他们的逝去并没有太大的感受。

  也许只有这些事情和我爹爹扯上关系我才会有些触动。

  很多事情只有亲历者才能明白,更何况我只是个孩子,不可能对师父和三叔公感同身受,我的感受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萧琛哥哥才从落月阁过来,他到听雪轩的时候,我都在桌上趴着睡着了。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坐在我旁边了,他就静静地看着我,静静地笑,我觉得很和煦很温暖。

  “萧琛哥哥,事情说完啦?”

  “嗯。”他拍拍我的头。

  “萧琛哥哥你是不是很累?赶路那么辛苦,师父给你安排地方住了吗?”

  “我没事。你师父让我住在青山居,清泉山庄还真是挺大的,阁楼很多。”

  “萧琛哥哥你怎么突然想来荆州?”我趴着问他,并没有坐直。

  “你又不回雍州,只好我来荆州看你了。”

  我盯着他,等着他说实话。

  “好吧,觉燕山庄基本上进入正轨了,所以我忙里偷闲来看看你。”

  “哼,原来只是顺便。”

  “怎么会呢?我当然是专门来看你的。”

  “哼。”我惊觉自己在撒娇。

  许是太久没有这样的了,我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许是面对萧琛哥哥的自然反应。

  “清儿。”萧琛哥哥轻轻唤我。

  “嗯?”

  “你想回雍州吗?”

  我沉默了。

  原来萧琛哥哥还是想让我回雍州。

  “如果你想学武,我可以找人在觉燕山庄教你。如果你想报仇,我可以帮你查清真相,你没有必要这么辛苦,跑到这么远的荆州来拜师学艺。”

  “萧琛哥哥,我...”

  “我在清泉山庄会待几天,我走的时候,如果想回雍州了,就和我一起回去。我不会强迫你,如果你现在不想回,也要记得雍州永远是你的家。”

  “好。”

  我看着他,我感觉自己眼眶红红的。

  他轻轻抚了一下我脸颊,满目爱怜,我不知道怎么的,有点不习惯。

  我不习惯被他护着了,像只金丝雀,永远不知人间疾苦,被好吃好喝的豢养着。

  我起身坐着,避开了他的手。

  此时听雪轩外有敲门声,“晏清,出来吃饭吧。”

  “好。”

  我现在都习惯去断雪楼吃饭了,一时之间都忘记了时间。

  “萧琛哥哥一起吧。”

  我开门之后,涉江也在外面,他似乎有点惊讶,“萧公子刚刚收拾好青山居就来听雪轩了,对二师姐真是关爱得很。”

  “自然。”萧琛哥哥微微颔首。

  大师兄倒是没什么表情。

  我们四人便声势浩大去往断雪楼,燕六和燕锦也都在,只有师父不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