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十六章 慕容涉江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3362 2019-06-14 08:05:59

  已是孟冬,我在清泉山庄等着我的清溪剑,不知道怪老头什么时候会来。

  这段时间我更加刻苦练剑,我的那把木剑已经快不能用了,里面的铜片腐蚀了它,山上又潮湿,风吹日晒,久见腐坏。

  今天师父让我一个人去接碧阙山庄二公子慕容涉江,他来在师父手下挂个名,来清泉山庄拜师。

  碧阙山庄的人来清泉山庄挂名?这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

  临行前,我在断雪楼与师兄告别,现在我已经习惯了事事和师兄交代,和师兄分享,听取师兄的意见。

  “燕六,取剑。”这句话我听了许多遍了,师兄和燕六之间最常说的就是这句话。

  燕六飞快地带着师兄的佩剑从断雪楼书房出来了,他总是很快,我每次都怀疑他是不是就时时刻刻守在了书房附近听候差遣。

  我以为师兄要和我一起,便开口道:“师兄,你不必和我一起的。”

  “我不和你一起,但是你把天山剑带上,防身用。”师兄不由分说,将他的佩剑塞到我手里。

  我感觉到它的重量,没想到不是很重,至少比我天天挑的两小桶水要轻许多。

  我知道他十分珍视这把剑,也不常常带在身边,每次都把剑架在他书房的剑架之上,除了燕六和他自己,别人都不曾碰过。当然,上次借给十一观摩,算是特例了吧。

  刚刚想拒绝,师兄又说:“虽然你武术刚刚入门,剑术也不精通,但还是带着这把剑防身,我比较放心。”

  “好吧,谢谢师兄。”既然师兄让我拿着那我就拿着吧,我还能过过瘾。

  平日里我对这把剑没有一点非分之想,如今到我手里了,我却手痒痒,想抽出剑鞘,一饱眼福。路十一上次仔细端详的时候我就挺想看看来着,可是后来忙着学骑马,我就忘记了。

  “平安回来。”

  “好。”师兄比师父还不放心我。

  师父让我一个人去,我觉得可能是为了历练我。

  我要接的这个人叫慕容涉江,是碧阙山庄的二公子,接头的地方在距离清泉山庄一日路程的遥辛城。

  遥辛城是荆州最为繁华的地方,而且处于豫荆两州交界。

  此刻萧枫就在遥辛城住着。

  碧阙山庄在豫州,所以慕容涉江来清泉山庄进入荆州地界,会经过遥辛城。我便在这里等着他。

  慕容涉江是师父的表侄,他要叫师父一声姑母,叫师兄一声舅表哥。

  总而言之,是师父、师兄的亲戚。

  每每想起三大剑庄,我就觉得江湖真的是小啊,玉贤山庄、碧阙山庄和清泉山庄无不沾亲带故的,也就觉燕山庄白手起家百丈高楼平地而起,萧琛哥哥太不容易了。

  说来说去,这江湖事,也都不过是祁家、燕家和慕容家的家事罢了。

  我先去借了十一的马,然后骑着马去遥辛城,自从仲秋学会骑马,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如今再一次骑马,我还是有些小小的紧张,好在十一的马已经很熟悉我了。

  我拿着天山剑,骑着马,去和慕容涉江接头,一瞬间有种我要去干什么大事的错觉。

  也许是师父知道我不喜欢闷在山庄里,才派我出来?

  我已经在清泉山庄待了有半年了,我却还是不清楚师父的性情,也许是她刻意隐藏自己吧。

  我虽然知道遥辛城,可是我从没来过,到了之后才发现是如此的热闹,市集上什么都有,人来人往,我一下子像是回到了雍州,我竟从没想过来遥辛城看看!

  有人在叫卖,还有人在吃茶喝酒,有人在街头卖艺,还有人在寻衅闹事。

  这才有点江湖的气息嘛,清泉山庄太冷清了。我也是至今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清泉山庄要建在苍山之上,要我说,这遥辛城就是个不错的地方。

  无论是寻常百姓,还是江湖,都与人密不可分,有人的地方,才是江湖,没人的地方,那就是个地方。

  在我心中,一方水土一方人,这是寻常;一方水土,一方人,还加上会武功的人,这是江湖。

  不仅仅为着自己的爱恨情仇,还护着一方百姓,这样的江湖才有些意义,这其实和朝廷一样,无论朝堂内斗有多么严重,都不能涉及民生。

  我牵着马,按照师父说的,去找有间客栈。

  没错,这个客栈名字我也是听了师父说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老板一定是个极有趣的人,才会将客栈取名为有间客栈,我还挺期待见见本人。

  这间客栈太好找了,遥辛城最热闹的地方,最大的客栈便是。

  可是我还没走进去,有人拦着我。

  “姑娘,你这马可不能牵进来,让小二给您喂喂。”门口招呼的小二殷勤地准备牵走我的马。

  “我是来找人的,马上就走,不会叨扰太久的。”

  “呦,姑娘你想找谁?”

  “碧阙山庄二公子,慕容涉江。”

  “你叫什么?你和他什么关系?”那人眼神瞬间就不对劲了。

  嗯?什么关系?思索一番我回答:“我叫司徒晏清,我是他的师姐。”

  “我怎么没听说过碧阙山庄还有姑娘你这号人物?”

  “你当然没有听说过,我是清泉山庄的弟子。”

  “清泉山庄多少年没有收徒了,你该不会想来骗吃骗喝吧?姑娘,说谎也要说得像样一点。再说,这碧阙山庄的二公子为何又变成了清泉山庄的你的师弟?”

  “你看我像很穷的样子吗?我至于来骗吃骗喝吗?”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慕容涉江要来清泉山庄。

  “挺像的,你这么小出来招摇撞骗倒是个正好的年纪。”

  “我敬你三分,你却如此妄自揣测,你为何要针对我?”

  “姑娘你怎么说话这么冲呢?”那人开始想拉我,我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想挣脱,可是挣脱不开,我力气太小。

  我一手牵着马,一手拿着剑,根本就腾不出手来对付他,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真的气死我了!

  我丢下马的缰绳,抽出天山剑,对着店小二:“你再过来我不客气了。”

  “小姑娘年纪轻轻怎么还舞刀弄剑的,收起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你究竟想干什么?”我实在不明白,我们素不相识,他主动过来热络搭话,我以为是他古道热肠。

  此刻竟然有人大喝一声,“那不是天山剑吗?”

  人群中顿时出现些窸窸窣窣的议论声,“天山剑?天山剑不是燕阳的吗?后来不是传给祁砚之了吗?怎么会在一个女子手里?”

  “师姐,你早说你在这里呀,我还找了你半天。”我回过头,一个蓝衣的富贵公子拿着两把佩剑走过来。

  和大喝之人是同一个人。

  看这样子,他应该就是慕容涉江了,师兄同我描述过他,人群中最春风得意,最高调的就是他。

  明明就是他来晚了,怎么还怪我呢。

  “怎么,看我师姐长得漂亮,想欺负人?还是觉得和我慕容涉江有牵扯的人,好欺负?”

  慕容涉江狠狠拍了店小二的手,把我解放出来。

  周围已经围了一群人看热闹。

  “怎么,遥辛城已经不服清泉山庄的管了?”

  九州江湖,三大剑庄分而治之,鼎盛和平时候,清泉山庄管辖荆州和扬州,玉贤山庄和碧阙山庄作为中原武林势力,同治豫州、徐州、青州和兖州。

  后来清泉山庄落魄,扬州被分入中原武林,清泉山庄只管荆州。

  所以按道理来说,荆州地界的江湖由清泉山庄保护,也由清泉山庄治理。

  可是这几年是越发的乱了,师父也无暇管这些琐事,便是什么人都可以蹬鼻子上脸,没有一点规矩。

  怪老头同我说这些的时候我还没有体会到,如今我是信了。

  “二公子,不敢不敢,谁敢惹您的师...妹,啊不,师姐啊。”我看起来确实更像师妹一点。

  “我看你敢得很。不给我慕容涉江面子可以,但是不给祁砚之面子,你觉得玉贤山庄会放过你吗?”慕容涉江在店小二耳边说了这句话,把他唬得一愣一愣的。

  “色字头上一把刀,不是什么姑娘你都能惹得起的。说是师姐,就是师姐,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店小二赶紧跑了。

  周围人还在议论纷纷,似乎不相信我这凭空冒出来的清泉山庄的弟子。

  “天山剑在此,就是最好的证明。懒得跟你们废话,师姐走吧。”

  他不由分说,拉着我就走了,剩下的人作鸟兽散,我还在想,萧枫为什么没出现,本想找他求救,可是又想起他是暗桩,不能随便抛头露面,便忍住了。

  我刚刚差点就要动手了。

  “司徒晏清是吧?以后不要在江湖上报我的名号,用祁砚之的名号就行了,还有,你这天山剑这么好的王牌,你不用,扯什么扯师姐师弟的?凡事和我慕容涉江扯上关系,都没什么好事。”

  我气不打一处来:“慕容涉江是吧?你待在碧阙山庄不好吗?来拜什么师?假模假样的?这么大个人,还要人来接?我用不用天山剑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和你扯上关系确实没什么好事,我充分感受到了。”

  “嘿,我这是为你好,你还不领情。”慕容涉江一副欠揍的表情。

  但他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我。

  “这是你的清溪剑,三叔公托我带给你的。”他将左手的那把剑丢给我,难怪他一个人拿了两把剑,我还以为他是会使什么双剑,没想到有一把是我的清溪剑。

  “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没听懂,他为何这样问我。

  “祁砚之把天山剑交给你,三叔公又亲自给你打造佩剑,你有什么神通?”他靠近我的脸,特别仔细端详。

  “啧啧,这么好看一张脸,难怪祁砚之喜欢你。”

  “你瞎说什么?”我大惊失色。

  “你是傻子吗?天山剑都给你了,这我还看不出来吗?他的剑可是从不让旁人碰。”

  这话说的,他和师兄很熟悉吗?

  “别紧张,我就是说师兄对师妹的喜欢。”他笑的狡黠,拍了一下我的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