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十五章 骑马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2799 2019-06-12 08:45:13

  十一的马真的很不听我的使唤,但是还是比较温顺的,毕竟被驯养了这么多年。

  这匹马太大了,我其实不太敢骑,于是让十一带着我,我坐在前头,他替我把握着缰绳,但是师兄说这样我是学不会的,于是把十一拉下来了,让我一个人坐在马上,十一和他替我照看着,有什么事情,他会及时救我的。

  好吧,我勉强相信他了。

  爬上去都比较困难,我本来觉着骑在马上特别帅气,可是它完全不听我的使唤。

  有几回我差点要摔下来,因为它的力气太大了,随便一甩就能甩我好远,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一天下来,我的双腿,全是淤青。

  原来那些看起来很容易的事情,做起来这么困难。

  从前也根本不会想到,骑马的时候腿上会留下伤,直到自己体验之后,才会知道。

  我好像真的和过去告别了,不仅仅是生活上,开启了新篇章,现在我心里也接受了这样的生活,过去看的书练的字,对我如今要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太大帮助。

  不过动脑子果然比体力活轻松些,就当做荆州的日子是在给我锻炼身体吧。

  晚上和十一、师兄一起在五四客栈吃饭,十一得知师兄的佩剑竟然是天山剑,想拿来仔细端详一番,于是我们在饭桌吃饭,他一个人在一旁频频赞叹,把剑身摸来摸去,连剑柄也不放过,感觉下一刻师兄可能会打他。

  我早就习惯和师兄一起吃饭了,最开始是在听雪轩,后来是在断雪楼。

  其实清泉山庄原本每个院子都有自己的厨房,后来人少了,便只用了落月阁附近的一处大厨房,这个大厨房离听雪轩很远,但是离断雪楼比较近,于是后来我们一直在断雪楼吃饭。

  师父喜欢一个人吃,便总是独自待在落月阁里。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师父和师兄如何在清泉山庄待这么久的,这么苦闷无趣的生活,没有亲人,没有快乐。

  “十一,你快过来吃饭,别看了,反正师兄一直都在这里。”

  我诚挚邀请十一过来和我一起吃饭,十一却拒绝了:“不了,不打扰小姐和祁公子吃饭,我去厨房吃就可以了。”

  我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放下天山剑走了。

  “师兄,你是不是和他说了什么?”吃个饭怎么了,有什么好回避的?

  “我没说什么,是他自己想出去的。”

  “哦。”师兄吃饭的时候不爱说话,于是我只能沉默不语,可能这是属于我们两个待在一起最为安静的时刻,一般我是闲不住的,话也是说不停的。

  吃完之后,十一还没遣人来收拾,我们便干坐着。

  “你身上还疼吗?”

  本来没什么感觉的,可是被师兄这么一说,我就顿觉浑身酸痛。

  “嗯,可疼了。”我说出这句话,自己也惊讶了一番,这怎么有些撒娇的感觉?我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和师兄说话了?

  “应该让萧枫借你一匹小马驹才行,十一的马不适合你。”

  我点点头,本来不想麻烦萧枫,看来必须要找他了。

  “把你的胳膊给我看看。”师兄说着便抬起我的胳膊,其实也就手掌有些红,但是也没出血,毕竟练剑手上已经起茧了,大部分时候,是没什么疼痛的感觉的。

  “十一,进来。”师兄这样像是在叫燕六一般,神奇的是,十一很快就进来了,还带了一个小药瓶,递给了师兄。

  嘿,还说不是他让十一出去的?

  师兄又拉起我的胳膊,给我擦药。不容我拒绝。

  擦完之后,他便说:“你腿上的伤我不方便,你自己小心处理。”

  我红着脸点点头。

  其实以往我练剑受伤了,或者是哪里磕绊了,师兄总会给我疗伤,我一直习以为常,可如今十一在这里,我却觉得脸有点发烫,感觉不好意思。

  “天山剑借给你,明日还我,把桌子收拾一下,我去休息了。”师兄把药瓶放在桌上,剑没拿走,交代完这些就回房间了。

  “遵命。”十一嬉笑着答应。

  等到师兄走了,十一开始不正经:“小姐,你说这祁公子也挺好,你干嘛总向我问庄主的事情呢?”

  “就你话多!”

  “我说实在的,庄主不一定适合小姐,虽然庄主对小姐挺好,百依百顺,可是毕竟你们相隔千里,有人近在眼前,为何不好好珍惜?”

  “路十一!我说过多少次了...”

  “知道知道,小姐现在不想考虑这些,报仇为重嘛。”

  十一总和我谈这些事情,而且他对师兄很有好感,师兄的话他很顺从,仿佛师兄才是他的庄主,而不是萧琛哥哥。

  可是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我爹娘才需要考虑的吗?

  他总觉得我一个人会过不好,应该早日找个归宿,别的已经及笄的女子早就嫁人了,我还在外飘荡,无父无母,无家可归。

  他大抵是有点可怜我。

  “你知道还总这样说?这世间所有人只要见到女子,仿佛就觉得她必须要嫁人生子,才是最终最好的归宿,找到一个好的归宿仿佛是人生最为重要的事情,而这个归宿也决定了这个女子的命运。”

  “我从前也这么认为,可是如今我觉着不是自己亲手完成的,依附于别人的帮助,这样的命运,我心虚得很。目前我无法心无旁骛,心安理得,顺遂过完这一生,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萧琛哥哥也有他的责任。”

  “十一,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况且,师兄是好,可是我放不下的还是雍州,总有一日我还是会离开荆州的,这里不是我的归处。”

  “原来是这样吗?”十一喃喃自语般说出这话,也不像要求一个回答,只是说给他自己听。

  谁不想要一个温暖的家,一群可爱的亲人,大家把酒言欢,既可谈九州大地,又可话陈年旧事;谁又不想要一种安定宁静的生活,大家无争无斗,闲云流水过一生。

  这对我而言,已经是一个最大的奢望了。前路未可知,但我只能向前行。

  “明日能让萧枫借我一匹小马驹吗?”

  “我立刻去传信。”

  “不用这么着急吧?已经有点晚了。”

  “没事,我们暗桩日夜都有人轮值的,这样消息的传递就是最及时的。明日或许能见到小马驹。不过小马驹一般都留在雍州马场里养着,能派上用场的只有成年千里马,小姐这个要求可能无法办到了。”

  “好吧,没事,尽力而为吧。”

  如果没有,只能尽力克服了。也不知道我要学多久。

  “小姐,如果有一日,雍州也不是你的归处,你怎么办?”

  “怎么会呢?”雍州永远都会是的,我熟悉那里的一草一木,萧琛哥哥也在雍州。

  “我只是说如果。过去我也未曾想过,我会入觉燕山庄,到荆州做暗桩。但是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那没办法了,我只能走遍九州,去寻一处好地方了,听说扬州还不错,前前朝的都城就在扬州,那就先去扬州看看。如果有一日,你不做暗桩了,离开了觉燕山庄,就到扬州来找我吧。”

  “好。”十一轻轻点头,看似非常郑重,但是我觉着他只是敷衍,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这个地方,很多人就是这样,没有任何变化,就只是做一件事情,就会花费一辈子的时间。

  像我爹爹,即便离开了朝廷,其实也并不是完全与之断绝了,雍州刺史梁燮、过去的吏部侍郎蔡正英,就是他与朝廷的千丝万缕,即便他人不待在永陵,他所做的事情也只能还是那些事情,让他做别的,他也无能为力。

  转换身份,变换名字,在江湖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天下这么大,我不信我无处容身。

  第二日我又继续学习骑术,萧枫那里果然没有小马驹,只好继续用十一的那匹马,但是这次师兄骑着马带我去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旁边有一个湖,还有一个凉亭,我就在空旷的地方练习。

  一旦我控制不住,师兄就立刻飞身而来,他直接坐在我后面,环住我,拉住缰绳,再不济,他就不管十一的马了,直接把我拽下来。

  我被折腾来折腾去,我心里倒是没什么,可是我身体好累。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是每日每日的练剑骑马,我也不知道还要在五四客栈待多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