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十四章 轻功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3122 2019-06-11 15:09:43

  人们常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过去在雍州我体会不到这话的含义,如今回过头来,看看过往才真正明白。

  一晃就是三个月,已是仲秋。

  最近我刚刚学会轻功,什么都很新鲜,身轻如燕的感觉我很喜欢,于是我常常“飞”到断雪楼,看看师兄平日在干些什么。其实他的生活无聊得要紧,除了练剑,就是看书写字,也挺文雅。

  可是这山庄,也没别的人烟,只能看看断雪楼。师父常常不在,怪老头只在山庄待了一个月就离开了,他已经出去云游两个多月了。

  我喜欢坐在听雪轩的窗子上去瞅断雪楼的窗子,这两座阁楼挨得很近,师兄打开窗户就能看见我,我偶尔也会在窗边坐着喊他,但是他很少搭理我。

  我还很喜欢坐在断雪楼前的一棵树上,数着往来的飞燕,盯着天上的云朵,望着断雪楼偶尔开着的窗,看看师兄会不会探出头来。

  前几日,师兄从窗口飞身而出,吓得我一时之间动弹不得,坐在枝桠上张大了嘴巴。

  师兄轻轻落在我身旁,枝桠几乎没有颤动,这轻功好极了,和萧琛哥哥的踏雪寻梅不相上下。

  师兄有些无奈地问:“你为什么总在这里?”

  “谁让听雪轩里的树没有断雪楼的高呢?”

  “你喜欢高处吗?可,高处不胜寒。”

  此话一出,好像确有了几分寒意。我装模做样双臂交叉合抱住双肩,抖了抖,说道:“是吗?”如今已和师兄熟悉了,我便知道还是可以开玩笑的。

  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师兄并不是拿我没有办法,动手把我拎起来,飞身下去。落地之后,师兄便走了,我自知没趣,便也打算离开,却听到他依旧清冷的声音:“你才学轻功几天?就敢爬这么高,屋顶就够你爬了。”

  我愣了愣,这意思是允许我爬断雪楼的屋顶了?

  之后几日,我就心安理得爬上了断雪楼的屋顶,每天都躺好一会儿,日头还不错,便是看看云吹吹风,享受片刻的惬意。

  今日我正闭着眼享受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晏清”。

  我打了一个激灵,尴尬地笑了笑:“呵呵,师兄。”但是我一点都没有要离开的样子,躺着一动也不动。

  “你为什么总来断雪楼?”

  我知道他清静惯了,可是他也早该习惯我了,我是消停不下来,怪老头不在,我只能折腾他。

  “师兄,你一个人不会觉得孤单吗?我来找你玩啊,陪你说说话。”

  “不会。”师兄眉头也不皱一下,随即回答道。

  “我不相信,师兄你只不过是习惯了。没有人喜欢一个人待着的。”不知道为何我是如此笃定。

  “可是我就是喜欢一个人待着。”

  “那我在屋顶,你自己回屋里吧。”我也不争辩,摊摊手。

  断雪楼比听雪轩开阔多了,真不明白,这么好的环境,师兄竟然可以天天待在屋里不出来晒太阳!

  “哎呀,师兄,一起晒太阳啊。”

  “你为何日日来这里?”师兄好似真的十分不解,同样的问题问我这么多遍,可能是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吧,便随意扯些话题说。

  我自知师兄并不十分友善亲和,可我总想要渗透进他的生活。此时,此刻,山庄里不是只有我们可以相互依靠了吗?

  他冷清惯了的,师父又从不会温言软语,他爹忙得很,没有闲工夫管他。也许曾经经历过江湖的瞩目之后,突然黯淡,会让人有些落差。

  “因为我学会了轻功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况且听雪轩可没有这么好的视野,听雪轩太闷了,师兄也很闷,师父也太闷了,可是再闷下去,我就要受不了了。”我发着牢骚。

  “学武本就枯燥。”

  “这哪里是学武枯燥?待在清泉山庄干什么都枯燥。”

  “那你曾经过得很热闹吗。”完全不是疑问的语气。

  “那是自然,在父母膝下承欢,有萧琛哥哥作伴,能不热闹吗?”如今我已经可以用自嘲的语气说出这些话了。

  也不知道我是在气谁。

  自从孟夏的时候得到了一点点的线索,就再也没用后续了。我早就想明白了,燕阳前辈的事情,不也查了五年吗?

  索性我先不想那么多了。

  萧琛哥哥和我大概一个月通信一次,这段时间觉燕山庄也没什么大事发生,我在苍山之上,消息都是来自于觉燕山庄。

  “师兄,三个月前,你不是问过我,是否想回雍州?”

  “嗯,我记得。”

  “今年我生辰的时候,我想回雍州,和萧琛哥哥一起过。”

  “什么时候?”

  “只要在季冬大寒日赶回去就可以了。”

  “你如果想让我同你一起回去,自然可以。”

  “谢谢师兄。”

  “所以我想,师兄你会骑马吗?我不想再花一个月回雍州,到时候我想借觉燕山庄的千里马,骑马赶回去,可是我还不会骑马,所以想让师兄教我。”

  “难怪你提前这么早说这件事,原来是想学骑马。”

  “师兄能不能和师父说说,我们暂时去山下住一段时间,等到我学会了再上山?我不会落下武功的。”

  “你这丫头,其实是闲山上闷了吧?就没见你消停过,总想各种办法解闷。”

  “嘿嘿。”

  “好,那准备一下,明日就下山。”

  “啊?这么快?不和师父说吗?”

  “留张字条即可,说不定我们回来的时候,师父还没回来。”

  “既然师兄都这么说了,我就不怕了。”我忍不住笑了,觉得十分开心。

  在山庄这三个月,我总在想各种办法让自己快乐起来,不那么无聊。

  我每次去断雪楼,看着师兄在认认真真看书,我不好打扰,可是又觉得好无聊,我随手抽几本书看了一会,就不想看了,便会找师兄下棋。

  或者干脆拿着木剑直接攻击师兄,强行让他和我比剑,他每回都不慌不忙接招,有时候甚至都不会拿起剑架上的剑,赤手空拳和我打,哎,我武功果然还是太差了。

  而且隔三差五我就想下山找路十一玩,他和我已经混得十分熟悉了,最重要的是,他话多啊!我就喜欢话多的人!

  这几天我觉得会轻功很新鲜,就几乎没有下地过。

  山庄大大小小的角落我几乎都去遍了,又觉得无聊,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个理由。

  师兄看破又说破,还是答应我了,我自然开心不已。

  按照官家的标准,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之中,如今我只差射还没学了。但是射箭我也不打算学,因为我拿起剑就已经十分吃力了,如今手上都是茧子,射箭需要更强的臂力,我还是不学了吧。

  目前我拿着木剑,尚且驾驭得了,不知道怪老头把绝世好剑铸好之后,我能否拿得起。他走的时候说孟冬会铸好剑,给我送过来。

  因为山庄里面没有铸剑的工具,他要去一趟豫州,据他说,在豫州他有个无名的铁匠铺子,是他师父欧冶子前辈留下的,地方小,一般人都不知道,算是他的秘密基地,他打算在那个铺子给我打造一把好剑。

  离开清泉山庄的时候,怪老头征求我的意见,已经将剑的名字取好了,就叫做清溪剑。这个名字我还怪喜欢的,清秀好听,怪老头说,它也一定是一把适合女子的剑。

  我觉着有些受之有愧,我这样一个学艺不精的人,怎么配得上江湖铸剑名师玄机子给我铸一把好剑。

  师兄却说,对于如今的三叔公来说,铸剑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之所以要花几个月,是因为要找材料,江湖上人人都想求得鼎鼎大名玄机子的一把好剑,我却不珍惜,我不应当想这种配不配的问题。好好学剑,不辜负三叔公才是。

  嗯,言之有理,我被说服了,也就不想这么多了。怪老头给我,我就受着。

  次日,我和师兄简单收拾了一下,在落月阁中留了张字条,又同燕锦、燕六打过招呼,带着行李就下山了。

  这次师兄下山带上了天山剑,一般这把剑都在书房里面静静放着,旁人可能会以为不过是书房中的一个摆设。师兄练剑的时候,才会吩咐燕六取剑,练完之后又放回原位。

  我从没能好好看看天山剑长什么样子,我怕这是师兄不能触碰的禁忌,所以再怎么闹腾,我也不问这把剑。

  下山之后,路十一听说我们要在山下待一段时间,赶紧收拾好了客房,让我们入住。

  路十一平常待的地方其实就是个过路人买水喝的茶摊,客栈离这个茶摊还有点距离,叫做五四客栈,上次我也是在这个客栈等着萧枫从遥辛城赶过来。

  这名字取得还挺豪迈,取之“五湖四海”之意,可惜这方圆十里,来这里投宿的人少之又少,我时常怀疑,十一这个暗桩是不是被遗忘了。十一平日里应该也挺寂寞孤独的吧。

  所以我们来五四客栈,他高兴得不得了。听说我要学骑马,赶紧把自己的马借给我用了。只不过这千里马培育本就不易,他也只有一匹可用,他本想去找萧枫给我送一匹来,我不想太麻烦萧枫,便拒绝了。

  这次我要在山下多住一段时日,一定要学会骑马,学会骑马了,就能干好多事情。

  

无畏与稻草

目前为止总结一下   欧冶子:   棠溪剑(祁介之→祁毓之)   碧阙剑(慕容涣→慕容中)   燕玄机:   天山剑(燕阳→祁砚之)   清泉剑(慕容湫→燕月)   清溪剑(司徒晏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