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十二章 心迹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2571 2019-06-09 16:06:55

  我沉默了,不敢说话,好似这样就可以假装怪老头没说过那句话。

  “傻丫头,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女儿家的心思确实难猜,可是一个十五岁小姑娘的心思,又有多难猜?你和萧琛青梅竹马,没有点感情是不可能的。这些天你也常常提起他,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萧枫怕你介怀,只是不想让你觉得萧琛不好,觉得觉燕山庄不好,特意不让你听。”

  “怪老头,我知道,我,我现在不该想这些。”

  “没什么该不该的,人总是不由自主。或许,你本可以和清风,和萧琛在雍州好好地过一生。你还小,不该背负真这么多。”

  听到这些话,我的鼻子酸酸的,眼泪不自觉就滑下来了。

  对于清泉山庄,我想来又不想来,想逃开雍州,不想看见司徒家的空宅,想学一身武艺,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可是我又不想离开萧琛哥哥。

  只有我自己知道,爹爹让我来荆州,我心中有点庆幸,庆幸自己可以短暂逃避司徒家的事情,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等我来了清泉山庄,我却常常想起雍州的事情,常常想起萧琛哥哥,我的世界实在是过于简单了,除了司徒家就是萧琛哥哥。

  别的也没有什么念想了。

  如今他的一切我都不再参与,我的家也没有了。

  我躲在小小的苍山之上,其实都是源于我的怯懦,我甚至偶尔就想安静待在山上,任时间静静流淌。我的亲人离开得不明不白,可我竟然只想安逸度日,这很可耻。

  可是我没有办法,我看到爹爹死在我面前,我毫无办法,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查清这一切,便匆匆离开了雍州。

  我很无助,所以怪老头出现的时候,我觉着他是我和爹爹之间唯一的联系,也是我唯一的依仗了。

  “清丫头,好好过日子,先别想那么多,总有一日,会守得云开。”

  “怪老头,你就别安慰我了,燕阳前辈和祁介之前辈离开了,你不是也还没释怀吗?更何况我了。”

  怪老头好像从没把我当成小孩子,什么话都毫不避讳和我说,我更觉亲切,我知道自己还小,很多事情不懂,可是我也不喜欢大人们故作玄虚,什么都瞒着我。

  “仇我是一定要报的,虽然现在学剑太晚了,可是不是还有一句话叫大器晚成?下次,那人拿着剑出现想害我的时候,我一定要有还手之力,不能任人宰割。”

  即便我可以永远在萧琛哥哥的庇护下活着,可是我不甘心。

  “晏清?”

  师兄的声音传来,我赶紧抹抹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哭。

  其实他看见我哭太多次了,都是在深夜无人的时候,我猛然从梦中惊醒,他总会在。他也不说话,就只是静静待着。最开始我会啰嗦一点,可是到后来,我也觉得有点苦情了,不想显得太过于委屈,便也不说话了。

  自从我上次和他在林中散步,聊开之后,他就常常叫我的名字,而不是一言不发地出现。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你怎么了?萧枫同你说了什么?”师兄皱皱眉头看着我。

  “没说什么。”我摇摇头,“就是天山剑法和天山剑谱的事情。”

  我简单说了一下刚刚的情况。

  师兄静静听了一会,却问了我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你想回雍州吗?”

  “师兄,你怎么这样问?”

  我刚刚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吧?

  “如果你想回去,我可以陪你。”

  “不了,我还没学好武功呢。”我摇摇头,自然不能这时候回去,像个丧家之犬。

  虽然我本就和丧家之犬没什么区别。

  “三叔公,你看晏清的资质,可否同你学奇门遁甲、机关术?三叔公不是一直遗憾后继无人吗?”

  我偏过头,惊讶地看着师兄,竟然是因为怪老头后继无人吗?

  “清丫头资质还可以,记忆力很强,而且是个有格局的人,我自然愿意收,只是不知道清丫头是否愿意。”

  “怪老头你这样夸我,怪让人不好意思的。”我磕磕巴巴说出这句话。怪老头从哪里看出我记忆力很强又很有格局的?我们不过唠嗑唠了几天?

  “那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嗯。”我点点头,我从前在爹爹的书房看过易经、八卦之类的书,觉得还有点意思。

  “那你每日抽空来雅居找我,得空就来吧。”

  “好。”

  “怪老头记得我的绝世好剑!我一定会学有所成的!”

  “自然记得。”

  我带着我的木剑离开了雅居。师兄跟着我离开了。怪老头又继续进屋捣鼓他的东西。

  “短短几日,你同三叔公如此熟悉,看来三叔公很喜欢你,你也很喜欢他。”

  “嗯,怪老头人挺好的,而且我觉得他好像是和我和我爹爹唯一有联系的人了,自然愿意亲近。”

  “你...”师兄支支吾吾的,从未见他这般犹疑。

  “嗯?”我偏过头看着他,可是一转身,踩到了小石子,没站稳。

  险些摔倒,师兄一把揽过我,轻功一使出来,带我划了好远。

  雅居太偏,附近都无人打扫,地上竟然还有些碎石和落叶。

  师兄很认真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一时之间,觉得天地之间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他不撒手,我也不好撒手。

  我每每感慨,这世上有些人就是生得好看,师兄即便只是静静站着,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穿着和我一般的素衣,也是那般风华绝代。从前我从未想过,一个少年郎会有这样的气质。

  我真是丝毫不夸张,他竟同我在话本子里面看的,那些江湖侠士,一般无二,完全就是我对江湖英雄的想象。

  “你喜欢萧琛?”

  我心下一沉,原来师兄早就听到了我和怪老头的谈话,却假意没听到。

  可是我从未对萧琛哥哥表明心迹,更不可能好意思对师兄说。

  我想挣脱师兄的手臂,没想到他紧箍着我不放,似乎非要等我回答。此刻我离他非常近,我不敢看他。

  “嗯。”我无奈,只好回答。

  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呢,从小到大,我眼里心里,就只有有萧琛哥哥一人。纵使被师兄惊艳过,可是萧琛哥哥才是在我心里的那个人。

  他那么那么好。

  我本以为我回答了,师兄就会放开我,没想到师兄又问:

  “那他喜欢你吗?”

  “我不知道。”我自然不知道,他又没和我说过!

  “你这样都站不稳,可怎么好好习武?”师兄这才放开了我,顾左右而言他。

  我不好意思低下头。

  飞快地跑了,也顾不上去问他为什么要在意这个问题。

  我回到听雪轩,关上门,靠在窗边,想吹吹风,让自己冷静一下。

  为何今日都像是在逼着我袒露心迹。明明我不该想这些事情。

  萧琛哥哥和我同龄,只比我大一个月。因着萧琛哥哥的娘生下他就离世了,所以几乎是我娘在照看着他,我不会走路的时候,就整日和萧琛哥哥待在一起。

  我们知晓彼此全部的悲欢,我们见证彼此的全部成长。这样一个人,对我而言注定是特殊的存在。

  虽然萧琛哥哥自出生起,身体就不太好,可是他很聪明,也很明事理,会为别人着想,是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我早就习惯了他。从前我一直认为,我们会永远这样陪伴彼此生活下去。

  已经快五月了,我在清泉山庄待了快一个月了。

  我还是很想念萧琛哥哥,我想接下来几个月,我可能会频繁去找路十一,问问觉燕山庄的事情,问问萧琛哥哥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