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十一章 怪老头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3295 2019-06-05 23:46:27

  三日之后,萧枫上山来告诉我萧琛哥哥那里得到的消息。

  萧琛哥哥果然没有找到剑谱,现下,我的心又沉了沉,爹爹因此而死的可能性又多了几分。

  另外他还告知我一个重大消息,从前的吏部侍郎蔡正英升官了,成了如今的吏部尚书。其实永陵官员的升贬与我无关,可是这个时机非常不对,让我不得不有所怀疑。

  我此刻更加混乱了,司徒家的灭门究竟是因为剑谱还是因为蔡正英?究竟是因为江湖纠葛还是朝政之争?

  我便让萧枫帮我带话给萧琛哥哥,继续盯着永陵的动向。我知道我总会回雍州的,我迟早也会去永陵的——那与我毫无关联却把握着我爹爹命运的地方。

  我也在等着我自己长大,有能力厘清一切。

  我把前几日写好的信给了萧枫,我没有改动,也不想改动什么,该说的都写了,我自知想问的应该是问不出来。

  萧枫的态度,让我觉得萧家于我而言,其实算不得亲密。我也能理解,只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

  我接受不了突然发生的事情,或者明明是很熟悉的人,突然做出了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不是我见证的事情,我不愿意接受。

  我讨厌改变,我内心渴望的,从来就只有平淡安定,恬静适然。

  一个多月前,我还觉得我就会一辈子这样下去,在雍州偏安一隅。我本未在永陵生活,不知道永陵有多好,只听我娘说永陵朝堂凶险万分,伴君如伴虎,我同样丝毫不觉那凶险。永陵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名字,可是雍州对我来说是一个家。

  “萧琛哥哥这些日子在忙些什么?”

  “公子这段时日并不忙,觉燕山庄的名声还不响,目前江湖中人都只是观望的态度。”

  我不知道萧琛哥哥信中所说的“情报生意”是什么样子的,也没有概念。我觉得他现在像个商人,只有商人才会提及“情报”二字吧。

  “对了萧枫,我带你去见见三叔公吧,天山剑法的事情,还是你亲自和三叔公说说比较好。”

  他点点头。

  三叔公住在“雅居”,这两个字太不符合三叔公的形象了,想起来我就想笑。

  我问师兄为何这个阁楼叫雅居,他竟说是为了和玉贤山庄的陋居形成对比,他就是随口取的。

  三叔公来之前我都不知道清泉山庄有这么个小阁楼,在山庄里面算是偏僻的了,在断雪楼后面的后面,总之就是很后面。

  三叔公没事就喜欢在雅居里面捣鼓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每日练完功就去他的小房子里面看稀奇,他也不排斥我。

  我领着萧枫到了雅居门前,我大喊“怪老头”!

  他中气十足回答我“清丫头,你又来啦!”

  短短几天,我们已然混得十分熟了,让我对着三叔公叫“三叔公”未免太正经,我便胡诌了一个称号,我觉得和他十分相配,至少比“雅居”更配吧?他也不在意,反而很高兴。

  雅居的陈设实在是太奇怪了,不像是住人的阁楼,像个...寻宝森林?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全部堆在一层。倒是和苍山郁郁葱葱的林木很和谐。

  “你瞧瞧我给你...”怪老头手里拿着一把木剑破门而出,看见萧枫顿了一下,接着把话说完:“我给你做了把木剑,你现在不是刚刚入门嘛,我先给你把剑做好。”

  “你快试试!”

  其实我还不会用剑,师父和师兄都还没开始教我。

  我就拿在手里掂了掂,“怪老头,为什么木剑也这么重?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啊?”

  “木剑太轻,练着没用,到时候你拿真的剑练的时候,完全没效果,所以我加了一点铜在剑身里面,上、中、下三个部位各嵌入了一块铜片。不过这剑毕竟比不了真剑,过段时日我再给你打造一把绝世好剑怎么样?”

  “三叔公想的好周到!”我恭恭敬敬,其实是假模假样拿着剑柄作揖,我知道开玩笑的时候,怪老头很喜欢这种恭维。

  “可是我学艺不精,暂时还用不到好剑,三叔公暂时不用为我费心了。”我们相交时日不多,怪老头却为我着想,我觉着很感恩。

  “哈哈哈哈,清丫头很有自知之明嘛。”

  “清丫头有事和我说吗?你们都进来吧。”怪老头招招手,示意萧枫跟着进来。

  “这是我三叔公,燕玄机。”

  我对萧枫介绍怪老头,他好像一点都不惊讶我和怪老头的熟稔,只是恭敬把礼数做到位了。

  也没有追问什么。

  “这是我...”我又对着怪老头介绍萧枫,可是我刚刚开口,却猛然不知道,他是我的什么人,应该如何介绍。

  萧枫见我语塞,便主动开口:“晚辈是觉燕山庄的人。”

  “我听说过,你们那个庄主和清丫头青梅竹马是吧?你今天是来给清丫头送口信的?”

  “正是。”

  怪老头看似有些头疼:“你说话...哎,明明都不是多大的孩子,这么正经,砚之也喜欢这样,反倒显得我老不正经了。”

  萧枫比我和萧琛哥哥都要年长,如今已经十八岁了。

  “怪老头,你本来就是老不正经呀!你让萧枫把话说完,今天可是有正事!”我笑嘻嘻看着他,可是语气像是在训斥他,这样显得我是长辈,他是个小孩一样。从前爹爹可不会允许我这样没大没小的。

  “你说,你说。”怪老头摆摆手,看着萧枫说。

  “天山剑法确实出现在在豫州,但是那些残缺的剑法,练了也不成气候,他们不足为惧。前辈大可放心。只是这到底何人传授,尚不可知,还需时间查证。”

  “和我看的差不多,那几个练剑的人我接触过,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练的是什么。不过,觉燕山庄如何确认你们所见的就是天山剑法?”怪老头提问。

  “觉燕山庄自然有觉燕山庄的办法。”

  萧枫已然有点顶撞的意味在里面了,明显不愿意解释太多。

  怪老头眉头直皱。

  确实很奇怪,萧枫说得这么笃定,就像是已经亲自去豫州查证过了一般,但既然天山剑法没有外传,十几年二十年的江湖太平,燕阳前辈也已不在,根本没有天山剑法现世的机会,一个小小偏安雍州一隅的觉燕山庄怎会识得这剑法?

  不过我又有一些不觉得奇怪,毕竟我不过在爹爹房里翻过上天山,在清泉山庄看见师兄舞剑就依稀有些印象,兴许,觉燕山庄的能人异士挺多?兴许剑谱丢失之后有人机缘巧合见过剑谱?

  怪老头盯着萧枫看了一会,说:“既然觉燕山庄有这样的本事,如果我要觉燕山庄帮我查五年前上一任武林盟主燕阳、上任玉贤山庄庄主祁介之的死因,你们可以查到吗?”

  “觉燕山庄自当有求必应,尽力而为,况且觉燕山庄目前需要名声,前武林盟主的旧案自然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过...”萧枫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怪老头一眼。

  我觉着他是不想我听到接下来的对话,所以有些犹豫。

  “你们想要我拿什么来换?”不知道怪老头是没有意会到萧枫意思,还是假装没有看见他瞥我那一眼。

  萧枫又看了我一眼,沉默。

  怪老头叹了口气,对我说:“清丫头,你先出去。”

  我怎么可能出去呢?

  可是怪老头太严肃了,涉及到燕阳前辈和祁介之前辈的事情,容不得他同我嬉皮笑脸了。

  气氛有点紧张,我只好出去了。

  但是我自然会偷听,我立刻趴到窗子上。他们上了二层,说话变得很小声。这下我没办法了。

  我在门外站了好久,怪老头把门打开了,把我叫了进去。

  “怪老头,你和萧枫说了什么?”

  “就是让觉燕山庄帮我查案而已。”

  “为何要避开我?或者...有什么我能知道的吗?一点点也可以。”我伸出手,两个手指捻起来,举在怪老头跟前。

  其实我能明白一点,他们想瞒着我,大概是因为有什么不想让我知道的交易。

  觉燕山庄不可能平白无故帮助别人。我明白这世上没有人是无所求的,也没有人是可以不劳而获的。

  即便是萧琛哥哥,他帮助我,即便他现在不要求我什么,可是我知道我亏欠了他很多。总有一日,这都是要还的。

  而我对萧琛哥哥也并不是无所求的。

  “清丫头,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并不是不愿意告诉你,而是告诉你了,也无济于事,并不是所有疑问都需要被解答的。”

  “嘿,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有哲理了?”

  “萧枫,你先回去吧,记得我交代的事情。”

  “放心。”萧枫又很干脆的走了。

  我还在想他们刚刚到底说了些什么,怪老头就突然感慨:“清丫头,你那个萧琛哥哥不简单呐,以后觉燕山庄定然可以名震江湖。”

  “萧琛哥哥自然是极好极好的。”

  “嘿,明明你有些介怀,竟还这么维护他?你这丫头好不老实!”

  怪老头竟然一下说中我的心事。

  “我介怀什么?”

  “自然是——萧琛成为觉燕山庄庄主这件事情。”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歪过头惊讶地望着他。

  “我和你有过同样的感受。当年我们结束了闯荡江湖,大哥回到玉贤山庄,二哥创立清泉山庄,四妹回到碧阙山庄,我也猛然觉得,我们不一样了,也不可能像从前那般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好似个无家可归之人,他们都有责任,有使命,我只能赖在清泉山庄。就连如今也是这样,我们斩不断联系,我只能赖在玉贤山庄和清泉山庄,又或者是四海为家,我好像没有我自己了。”

  “萧家猛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你不可能心中毫无芥蒂。即便你再怎么喜欢他。”

  我心中一惊,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