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十章 传说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3156 2019-06-03 20:06:53

  天山剑法、清泉剑法、天山剑法、清泉剑法......

  天山与清泉,这岂不刚好是一对吗?

  单单听“清泉”二字,我没有多想过什么,可是今日知道了这“天山”二字,我不禁回想起了爹爹和我讲过的故事。

  “师兄,你知道吗?在雍州以西,有一座天山,天山上有多处泉眼,流下的清泉之水清澈见底,可以直接饮用,山脚下有少数的游牧民,靠着清泉水生活,他们便称这水为天山清泉。”

  “民间有一些传说是,天山有三处神奇的清泉,它们各有一个守护人,跋涉朝圣者如果愿意用自己珍贵的东西来交换,见过清泉水里的倒影,第一眼泉水可以看见自己的前尘往事,第二眼泉水可以看见自己的当下,第三眼泉水可以看见未来景象。如果再饮下一口清泉,第一眼泉水可以忘记自己的过往,第二眼泉水可以改变自己的现在,第三眼泉水可以改变预言中的未来。这三处清泉极是难寻,寻到了也不知道遇到是哪一眼,也不一定能完成所想之事。”

  “这个传说有些荒诞,我也从来不信,我一直将这个传说解读为,改变是困难的也是充满苦难的,付出极大代价,也不一定能篡改命运。最好是什么都不做,随波逐流。而且这个传说充满了命定的意味,我一点都不喜欢。”

  “传说是假,可清泉之纯澈,自然无疑,这天山清泉只要离开天山附近太远太久会立刻变成死水。也许是其余地方盛不起这清泉,唯有天山是它的源泉,也是它的依仗。”

  “所以我刚刚在想,不知道燕阳前辈和慕容前辈,是否曾去过天山,饮过清泉。”

  我不信无中生有,万事万物必有因果。

  师兄在山上石阶站了好一会,听我讲完这些长长的话,意料之外的,又给我讲了一段长长的话。

  “他们去过。当年还在闯荡江湖的时候,外婆不知怎么得罪了药王谷,中了毒,解不了,为了采天山雪莲,我爷爷、外公还有三叔公带着外婆去了天山。一个月后,他们完好无损回来了,然后外公外婆就在一起了,也不提天山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我不知道,日后的天山剑法和清泉剑法取名是否源于此。我想大概是的吧。”

  果然如我所料。

  “师兄,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父辈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知道天山清泉的事情?”

  “我爹爹同我讲的,我爹爹懂得可多了。”

  “我也是我爹、我外公同我讲的。”

  “嗯哼。”

  我觉得探寻上一辈的往事非常有意思,本来长辈们在我们小辈面前是一副模样,在大人们中又是一副模样。所以我知道得越多,他们的形象就越具体越鲜明,我才会觉得这个人是我认识的人,我至少有点参与感。所以我很喜欢听我爹爹说话,无论他说什么,我都爱听。

  “如果真的有那三眼泉水,师兄,你想喝哪一眼?”

  “我?我哪一眼也不喝。”

  “为什么?”

  “我不想改变什么,现在这样就很好。”

  “师兄原来是个随遇而安之人。”

  “只要身边的人都平平安安的,我便别无所求。”

  平安这两个字我能体会其中的意思,定然是亲人离世让他受了打击。我也是如此。

  “其实我也只想安安静静过我的小日子,纵然偶尔想有绝世武功去行侠仗义,可是爹娘不在之后,我对江湖早就不存在这种美好的想象了。”

  我平日很喜欢看话本子,尤其是江湖故事,自小就有不少幻想。

  “如今的江湖确实不同以往了。也许不过是我们心境不一样了,又或许是我们已经长大了。晏清,其实你这个想法,我也有过。外婆同我讲过他们年轻时候的事情,我便生出几分向往。我出身很好,江湖三大剑庄皆与我有关,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学最厉害的剑术,即便犯了什么错,也会有人庇护我,我可以永远这样下去。外公和爷爷还有外婆离世之后,我才明白,有时候,即便拥有绝世武功,拥有幸福美满的家,灾难也会猛然降临。其实我很能明白你的心情。”

  “师兄...”我突然哽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其实我们一直都是殊途同归。

  “走吧,天已经黑了,师父和三叔公要等急了。”

  天黑也看不见路,注意力不会被旁的什么给分散,我们便走得快多了。

  回山庄后,三叔公很是热络,好像已经完全不记得早晨我们说过那么沉重的话题。其实早上我们也不是特别沉重,也许是燕阳前辈离开太久了,所以三叔公、师父和师兄都已经习惯了吧。

  三叔公如我一开始期许的那般,给清泉山庄带来许多热闹。

  爹爹给我讲天文地理,九州态势,而三叔公确是给我讲逸闻趣事,江湖侠气。我一瞬间有些仿佛我爹爹还在的错觉。

  可早上我还觉得他是个不正经的老头,现在我觉得有些莫名的亲切。

  听三叔公说的尽是些趣事,我好像短时间忘记了悲伤,觉得江湖是个顶好的地方了。

  “三叔公,我知道你和我爹爹都是梁州出身,你能不能讲讲你们当年是如何闯江湖的?”

  三叔公眼睛放光,很是兴奋,似乎很乐意给我们这些小辈展现自己当年的意气风发。

  “二哥和我,因为是同乡,自幼就认识,我们都是孤儿。梁州太过于贫瘠,从记事开始,我们便想出梁州,可是连年干旱洪涝,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大概是,大概是...天元二十三年冬月,我们准备妥当,准备出梁州,后来途中遇到了清风,也就是你爹爹。发现我们是同乡,又得知他要进永陵赶考,参加第二年春闱,我们看他一个文弱书生,便提议结伴而行。其实我们一直听说村里有个书生,整日读书,将来是要去永陵做大官,只是不知道就是清风,那时才算是真正认识。”

  “我知道,我爹爹一直说是三叔公和燕阳前辈护送他出的梁州,一直送到了冀州,可是你们本打算直接去豫州的。”

  “哈哈哈哈,我们当时骗他说,我们也要去冀州。清风很聪明,也帮了我们不少,我和二哥没读过什么书,也不懂什么道理,他还给我们解决了不少矛盾,他还懂些天象什么的,什么时候该赶路,什么时候该休息,走哪条路,都是他说了算。我们其实也不亏,我们三人其实是互相照拂,也谈不上什么护送不护送的。”

  “后来呢,后来呢?”这些可都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我仿佛想象得到爹爹的少年模样。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太有吸引力了,我迫不及待想知道全部。

  “后来我们就分开了,我和二哥去了豫州,中原武林最繁华的一州,想去闯闯看,可是我们突然发现,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是该干些什么。想着至少不要只会些三脚猫的功夫,最开始是处处碰壁,我们没钱去交学费,玉贤山庄没有收我们,二哥只能到处挑战,以此来精进自己的武功。我没有二哥天赋高,自小唯一会的就是打铁,便待在了铁匠铺。在豫州两个月虽然辛苦,可是怎么都比梁州好太多了。”

  “原来三叔公和师祖都不是武学世家出身的啊。既然如此,后来是遇到什么贵人了?”

  否则再好的天资,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功成名就吧?燕阳前辈离世之前坐镇盟主之位已经很久了。

  “好一个晏清,你真是和你爹一样聪明!清风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啊。”

  “确实如此,我遇到了我师父,欧冶子,你可能不认识,他成名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可能是天元年刚刚开启的时候吧,如今他已经隐世,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听师兄提起过。”

  “我换个说法,你一定能懂,当今江湖上最有名的是两把剑是棠溪剑和碧阙剑,便是我师父所铸。”

  我想江湖上没有人不知道玉贤山庄和碧阙山庄的,也没有人不知道棠溪剑法和碧阙剑法的。

  “我们后面的事情,你们应该都知道,开始在江湖崭露头角,遇到了大哥和四妹,二哥自创天山剑法,又创立清泉山庄,和四妹成亲,然后无风无浪过了这么些年直到五年前,大哥、二哥和四妹相继离我而去。”

  “其实你最想知道的还是你爹的事情吧?最有意思的是,清风在当年四月得了状元,真的做官了,五月四处托人给我和二哥送了些银钱,我们当时正是潦倒,清风简直就是救了我们一命。我和二哥当时就觉得,这个人值得深交。后来我们就好多年没见了。”

  后来我们聊到很晚很晚,三叔公滔滔不绝,一扫白日不好的印象,我觉得三叔公可算得上我的忘年之交,自然这是我自认为的,我不知道三叔公如何想,对年仅十五岁的我,和盘托出,和善关爱,他怎么会是个不好的人呢?

  总之我觉得有人和我说话,和我讲过去的故事,让我觉得非常开心。

  师兄也在一旁静静听着他还是那样安安静静的,也不插话。

  偶尔三叔公讲到他幼时的糗事,他才会过来打断一下。偶尔又说到师兄年轻时候意气风发的过往,他会直接出去,我理解为他不好意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