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清泉山庄

第五章 觉燕山庄

清泉山庄 无畏与稻草 3019 2019-05-31 01:05:54

  日子之所以枯燥,是因为重复。

  我在清泉山庄的生活就只剩下了吃饭、睡觉、扎马步和挑水,还有一些琐碎——一些简单的基本功。

  我知道学武艰难,可是没想到这么艰难,可能是因为我入门太晚太晚。

  刚刚开始的几日,隔日身上就会酸痛难忍,半月过去,如今我已习惯了。

  我酸痛的时候,师兄也不会强迫我,他只是默默跟在我身后,有时候他不在视野之内,我四处张望,他会出现在树枝上、屋顶上、石阶上、阁楼上......反正他喜欢到处落脚。我只当他是懒得理我。

  可是他也同样不会帮我,我只能自己解决一切,他这个人就像不存在一样。我受伤的时候,他太清楚我什么时候只会是小小的扭伤,也太清楚什么时候会严重到伤筋动骨,所以他不会轻易出手。

  我觉着习武是我做过最辛苦的事情,可是我心中却真无一点抱怨,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认真做一件事情。而且只要想起司徒家,我仿佛就有无尽的力量。

  从前在雍州,我只会调皮捣蛋,市集的大叔大婶都认识我,因为我总帮他们追鸡赶狗的,还时常帮他们赶盗匪流氓,我还喜欢和他们的孩子打成一片,踢蹴鞠或者玩捉迷藏,我最喜欢爬到树上让他们找不到我。如果我不是女孩,可能被爹爹揍过很多回了吧。

  无忧无虑的日子真的是太幸福了,可惜时光不饶人,一朝一夕,天翻地覆,我的生活全然两样。不经历一番苦痛,如何得知从前的珍贵。

  晚上我还是会做噩梦,即便白天累到瘫痪,我依旧无法熟睡,半夜会惊醒,爹爹死去的那个场景我始终忘不掉。

  山庄人手不够,燕锦姐姐白日里就要管整个山庄,晚上不可能还来守着我。

  于是师兄时常会在我惊醒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我的窗边,他会听我说说话,我哭了他会拍拍我的背,我的心情平复之后就迷迷糊糊睡去,然后他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些时候我说了什么我自己也记不清,我想大概都是些苦水吧。

  我觉得这件事情让人难以启齿,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好在师兄也从不提起。

  他没必要对我这样好,可是我解释不了他这种行为,我也很坦然接受了这种依赖,这很可耻,于是就安慰我自己,没关系,他是师兄,就像是哥哥一样,况且萧琛哥哥以前不也常常和我躺在一张竹床上乘凉吗?

  我记得我有个晚上惊醒之后一直睡不着,一直在自说自话,师兄在我身边,我就一股脑全都说了。

  “师兄,我有没有说过,司徒家死的不只是我爹娘,而是司徒府所有的人满门只有我一个人幸免。”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幸运我一点也不觉得。如果不是萧琛哥哥赶来救了我,我也会死。”

  “那一夜,萧叔叔竟也先于我爹爹去世了,我和萧琛哥哥一夜之间就成了孤儿。”

  “萧叔叔耽搁了好几天才出殡,因为萧琛哥哥要先处理我家的事情,毕竟司徒家宅里那么多尸体,血流成河,清洗了好多天。”

  “最后把能变卖的家产都卖出去了,还有些留在萧家了,剩下的处理不好的就一把火烧掉了。”

  “萧琛哥哥不让我看,可是我偏要看,我想记住这个凶手给我家带来了多大的灾难,不然我怕我自己撑不下去。虽然我总在梦中见到那晚的场景,可是我没有觉得苦恼,我觉得这会帮我记住,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虽然萧琛哥哥封锁了方圆五里的消息,可是一整个司徒家的人突然全部消失,怎么也会引起怀疑,何况我爹爹在雍州地界还有些名声。我们只能含糊其辞,说出真相只会引起恐慌,只好说我爹爹是被皇帝重新征召了,回到冀州做官了。”

  “萧琛哥哥一开始坚持让我留在萧家,可是我觉得我没什么理由留下,萧琛哥哥同我再怎么亲厚,也无法代替我的爹娘,我想我必须报仇,学点本事才行。”

  “师兄你父母双全,为什么你从来都不笑?我觉得你比我幸福好多啊。”

  “......”

  .......

  我说了好多好多话,到后面又开始追忆我儿时的快乐生活,越说就越难过。

  他只是静静听着...

  静静听着...

  我每每胡思乱想的时候,悲伤便席卷而来,以前的我,获得快乐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如今我好像不会快乐了,就算再怎么安慰自己,有些悲伤就是会渗入我的生活,我开始觉得自己不配拥有快乐。

  ————————

  我在清泉山庄算是真正安家了,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想我应该给萧琛哥哥写信了,告知他我一切安好。

  “师兄,我今晚想写封信给萧琛哥哥,你能借我纸笔吗”

  “你随我到断雪楼来吧。”

  “好。”

  我没想到断雪楼之中还有书房,师兄的书房和爹爹的书房相似,书香气息浓厚,笔墨纸砚俱全,还有许多书。

  他示意我坐在他的位置,我便也不客气了。

  我一看桌案上的文房四宝便知道,这定然是扬州宣城上好的笔墨纸砚,爹爹素日用的便是这个材质的。

  看来清泉山庄也不潦倒啊,还能用着上好的文房四宝。

  我立即开始动笔,这感觉很久违。

  小时候最文静的时候就是待在爹爹的书房中写字读书,爹爹允许我出去野,但是也要求我先练几个时辰的字。

  久而久之我也不觉得这是一种逼迫,反而找到乐趣,我拿着我的字去给萧琛哥哥炫耀,发现他竟然会丹青,我还震惊了好久,他说他闲来无事,便什么都学一些。后来求着他给我描了一副丹青,我看了之后赞叹了好久,简直太像我了,我向他讨这幅画,可是他死活不肯给我,我只好作罢。

  现在的江湖门派书香气都这么浓厚吗?是觉得自己是一介武夫,想增加点文化气息?嗯,大概是这样,师兄说话不也文绉绉的?

  “你的字倒是和你一般,这么潦草,萧琛看得懂?”

  我娘也不识字,幼时学字自然是模仿我爹,我爹的字就是龙飞凤舞,有棱有角,帅气非常。

  “我的字这么好看,萧琛哥哥怎么可能看不懂?”我想也没想便反驳他,转而意识到不对劲,连忙遮住我的信,“师兄,你怎么偷看!”

  他竟然还笑!

  “忘记同你讲,萧琛今日刚好遣人送了信来。”

  “你怎么不早说,信呢?”我摊摊手,找他要。

  “就在桌上。”我左看右看,竟然就在砚台右边,一封信整整齐齐放着,封面写着“晏清亲启”。

  我快速拆开,发现信里竟然是一个重大消息——萧家开宗立派了。

  我觉得震惊无比,这也太突然了吧?

  但是萧琛哥哥又给我解释了许多,说这是萧家世代的夙愿——希望能在江湖有一席之地,名震四方。

  可是这对于身有隐疾的家主来说,明显是强人所难,于是他们换了一个努力的方向,便是做情报生意,萧叔叔临终之前的几年,已经筹谋许久了,如今时机成熟,便昭告江湖了。

  觉燕山庄......觉燕山庄,这可不就是萧家背后的觉燕山么?难道萧家搬入觉燕山了占山为王?

  难怪萧家好几年前就建了马场,养着大量精良的千里马,定然是为了传递消息。而且萧家近些年门庭若市,登门的人络绎不绝,且往来密切。

  萧琛哥哥很是懂我,长信后面便解释了所有的一切,果然是依靠着觉燕山庄的险峰峻谷建立了山庄,住到山里去了,嗯?这不就是说他做了山大王?同苍山之上的清泉山庄别无二致嘛!

  他还多次强调,我以后有什么消息要打听的,可以写信给他,他定会帮我,他已经把萧枫派到雍州,做雍州地界暗桩的总负责人,让我与萧枫保持联系。

  原来萧家早就不仅仅是我心中那个安逸避世的萧家,我有种异样的感觉,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怎么?萧家出事了?”我放下信的时候,师兄像是终于找到了机会,开口问我。

  “何止是出事?出大事了!”我心中的惊讶还没有平复。

  “嗯?”师兄继续追问,用探寻的目光看着我。

  “萧琛哥哥竟然开宗立派了,创立了觉燕山庄,马上会昭告江湖,到时候人人都会知道的。”我心中觉着非常自豪。

  “你不是说萧家武学根基不强吗?那何以立足?”

  “武学根基确实不行,所以觉燕山庄是做情报,不像玉贤山庄和碧阙山庄靠剑术。”

  师兄若有所思。

  “我要给萧琛哥哥回信了,师兄这次不能偷看。”

  “你要重写吗?”

  “嗯,我自然要先贺他一番。而且日后应该是萧枫来给我送信,麻烦师兄让他直接进山庄找我吧。”

  “嗯。”师兄淡漠点头,也没离开书房,在书架随手抽了一本书,坐着看书去了。

  我心中腹诽,还怕我拿你的东西不成?我写信都要看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