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古城的女人

第九章 10年后相见

古城的女人 康八月 3946 2019-07-03 20:19:04

  7点钟,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十个同学聚在一起,大家一起拥抱寒暄着。其实大学毕业后大多数人各奔东西,刚开始留在这个城市的一些同学还经常聚会,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聚会的时间越来越少。陈辰、方静、康雨柔挨坐在一起,三个人说说笑笑。孙晓燕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一件黑色的小礼服裙,爱马仕的限量款包包,浑身上下的饰品很是符合她的阔太气质;她一会和这个男同学举杯一会和那个男同学聊天,陈辰小声说:“你说她眼里怎么光有男同学啊”;雨柔和陈辰对视一笑。

  “冯总呀,听说你现在发达了,可不要忘了老同学呀”,方静举着杯说;

  “发达什么呀,我天天想回来,每天做梦都是我们在学校的日子,真想回到过去,这一转眼都35岁了,这时间他妈的都去哪了”,冯佳明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丁小凡怎么没来呀?我还想去看看她呢想当年她可是我们男生宿舍每天晚上的讨论对象,她还好吧!”

  “她挺好的,周末老人有事没人给带孩子,实在抽不开身,她让带问你好!”方静替丁小凡解释到;

  “来,来,干杯,为我们的35岁,也为她妈的失去的青春”;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怎么也不等等我呀,”一个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传进来,

  “天哪,韩晨阳,你小子不是在美利坚吗?”冯佳明大声的说到,看到韩晨阳,陈辰和方静,马上转过头看向康雨柔,康雨柔面无表情.眼前的韩晨阳留着利落的短发,一身干练的休闲西装,风度翩翩,风采不减当年;

  “走到哪,我都是一颗火热的中国心,想你们了,就回来了”韩晨阳说着目光却投向了康雨柔;

  “恐怕不是想我们大家了吧,是想某些人了吧”孙晓燕大声的说,

  “来晚了,先罚酒3杯”,平时默不作声的梁峰给韩晨阳倒上了酒;

  康雨柔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韩晨阳,10年了,整整十年了,韩晨阳三个字一直在她心里是禁区,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着和韩晨阳再次相见时的场景,一定是痛哭流涕的上前问问他:怎么就那么狠心?为什么不辞而别?可是此刻当韩晨阳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心里好像也为什么没那么痛了,也没有那么迫切的去想问他为什么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毕业之后每次聚会都会喝酒,喝着喝着大家就哭起来,几圈过后大家开始互相敬酒,韩晨阳端着酒杯挨个和大家碰杯;

  “方静,来,敬你一杯,祝你律所红红火火”,韩晨阳一饮而尽;

  “陈辰,来,敬你一杯,祝你越来越漂亮”,不等陈辰举杯韩晨阳已经喝完了;

  “雨柔,好久不见!”韩晨阳端着酒杯看和康雨柔,四目相对,两人就那么看着彼此,康雨柔心中五味杂陈,

  吃完了饭,大家意犹未尽,冯佳明说是在隔壁KTV订了包间,大家一起去嗨哥,康雨柔告诉陈辰自己头疼不去了,陈辰说她陪康雨柔回家,没想到孙晓燕却坚决不同意:“不行,谁都不许走,难得聚一次,雨柔,陈辰,你俩谁也不许走,我一会有事给你们说,是关于小凡的”

  无奈之下,大家一起走进了KTV,韩晨阳首先抢到了话筒大声说;给我点一首陈奕迅的《好久不见》,送给你们;

  “好,”大家欢呼起来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像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拿着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熟悉的旋律响起,韩晨阳深情的唱着,康雨柔早已模糊了双眼、、、、、、、她借机上厕所走出了KTV包间,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KTV包间里,大家依然在欢唱着。孙晓燕端着酒杯走到了陈辰和方静面前,

  “来,方大律师,陈大编辑,干杯”孙晓燕一饮而尽;

  “小凡今天怎么没来?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孙晓燕问;

  “她挺好的,最近状态不错”陈辰快速回答了孙晓燕;

  “本来我不想说的,她也不想让我说,但是我觉得她肯定有什么事情,我这人就是藏不住事,大家都是同学,我也希望她好,但是她也不说什么事,我着急”孙晓燕说到;

  “她没什么事啊,就是陈浩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这么大的事,放在谁身上也得慢慢消化,你就不要操心了,富太太”,方静说到;

  “她肯定有事,她前几天问我借钱,借了20万,我问她什么事她也不愿意说,就没再问了,我想你们平时走得近,关系好,多关心关心她”,孙晓燕说完继续喝酒去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陈辰和方静,她们俩实在想不到丁小凡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开口问孙晓燕去借钱,能让丁小凡开口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可是到底会是什么事情呢?丁小凡为什么不直接问陈辰、方静、康雨柔开口呢?此刻的陈辰、方静再也没有心思去唱歌喝酒了,她们都破切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找个借口离开了KTV,陈辰和方静一路走着,谁也不说话,古城的夜色很美,美的让人窒息。方静和陈辰就那样走着走着,街边传来了熟悉的旋律: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就像霓红灯到月亮的距离,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寻找追逐折奄奄一息的碎梦。

  陈辰打破了平静说:“小凡怎么不给我们开口呢?你这个金领多凑点,我和雨柔少凑点,20万不也能凑齐吗,干嘛去给孙晓燕开口呢?”

  “她肯定是不想麻烦我们,不让我们担心,想着自己钱到了还上了不就行了,她肯定没想到孙晓燕这么快就给我们说了,”方静回答说;

  “那现在怎么办啊,孙晓燕这个大嘴巴说不定还给谁说呢,回头别弄的同学群大家人尽皆知”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三个凑上这20万给小凡,让她给孙晓燕还上,我要不买房子这20万一个人就出了,买了房后现在手上也没积蓄,我凑个10万,你们俩凑个10万,你那不行让雨柔多凑点,你觉得咋样”方静

  “可以,我没有多的,几万块钱拿出来帮闺蜜还是可以的,那现在就给雨柔打电话,今天她心情肯定难受,韩晨阳一回来打乱她的生活了”,

  回到家的康雨柔早早洗漱完毕躺在了床上,手机里有人加他微信,不用猜肯定是韩晨阳,接受还是不接受,康雨柔纠结着。就在这时陈辰的电话进来了。

  “亲爱的,你肯定没睡呢吧”陈辰的声音带着笑意;

  “准备睡啊,怎么啦,你们还不回吗”,康雨柔声音低沉;

  陈辰把晚上孙晓燕的事情给康雨柔说了,康雨柔也很吃惊。她说同意方静的意见,自己凑5万没问题,就这样,三个好闺蜜决定凑齐20万帮丁小凡。三个人约定第二天上午,一起把钱转到丁小凡的支付宝账户;

  打完电话,陈辰、方静各自打车回家。回到家时,儿子已经睡了,赵明还在看球赛。看到陈辰回来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回来的挺早,今天同学聚会惊艳了没”

  陈辰没有说话直接走进了卧室,洗完澡出来赵明还在看电视。

  “明天我要用5万块钱,丁小凡遇到了点麻烦,我和雨柔、方静一起给她凑点,给你说下,我明天早上直接拿着卡去取。”陈辰和赵明都是上班族,两个人不但要供房子和车子,还有赵明的家人,结婚时,两个人用赵明的名义办了一张卡,约定每年的年终奖存起来,这些年存下来也有个10万块,去年赵明父亲生病做手术用了4万块钱,卡里还有个6万,陈辰想着先给丁小凡帮忙。等他说完发现赵明没有一点反应;

  “给你说话听见了没有,我今天真是见识了孙晓燕那得瑟样子了,小凡也真够倒霉的”

  “丁小凡不是挺有钱的吗,她老公原来不是还有公司吗?现在老公不在了公司还在啊,怎么还借钱呢?再说方静不是超级金领吗,人家谁不比咱有钱,还能看上咱那几万块钱”,赵明头也不抬的说道;

  陈辰没有想到赵明会说出这种话来,有些生气的说;‘小凡现在不是遇到事了吗,我们几个不帮她谁帮她,方静全款买了房积蓄也不多,她拿10万,我和雨柔一人拿5万,谁还没个困难的时候’

  “那你给康雨柔说说,让她想办法凑个10万,人家老公是处长,家里也不缺那几万,咱就算了,咱家事情多”

  “你什么意思,赵明,你怎么是这种人,以前咱俩结婚、买房,我从丁小凡那借了几次钱,她每次都是二话不说不到2分钟就在转过来,你全忘了,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就你那几万块钱你还怕人不还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种人”,陈辰不能理解赵明的说法,大声的对赵明吼到;

  “你小点声,别把孩子吵醒。丁小凡帮过的忙我都记着呢,以后想办法报答人家”,赵明有些不耐烦了;

  “什么以后,人家现在遇到困难了需要帮助,我明天必须取这个钱,哎,赵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陈辰忽然觉得不对劲,赵明一直不是一个小气的人;

  “实话给你说吧,那笔钱没有了,”赵明拿着遥控器一边换台一边说;

  “什么,没有了,你赌博了还是炒股了?”

  “不是,上个月,我弟买房子钱不够,我爸妈轮番给我打电话我就借给我弟了,他会还给咱们的”

  “赵明,你把我当什么,如果我今天不提钱的事,你准备就一直瞒着我,我还是不是这个家里人,你们一家都是吸血鬼,我是不是他们的提款机”,陈辰像疯了般的大声吼到;

  “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好不好,我弟弟是借,朋友有困难需要帮助,难道家里人就不需要帮助了吗?”

  “你家里人把我当成你们家人了吗,这日子是没法过了,凭什么我要一直忍让他们,结婚的时候你爸妈一分钱没掏,你弟还在上研究生,不要忘了,你弟助学贷款的钱都是我还的,我儿子出生,你父母来看了拿了一千块钱,走的时候你给了3000块钱,买房子是我父母掏的首付,你家人在哪”

  “行了,够了,这些话你反反复复说了上百遍了,”

  “不够,远远不够,同样是儿子,你每月给父母钱,你弟弟凭什么不给,凭什么你结婚你父母一分钱没有,你弟弟结婚你父母就掏几万办婚礼,凭什么我第一次去你家什么见面礼都没有,你弟媳妇去你妈就有红包给,凭什么,赵明,我告诉你,我一直在忍耐,你在你家人的问题上永远都是愚昧的,不管,我明天就是要用这5万块钱,如果明天我见不到,离婚”

  “离就离,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过呀,给你实话实说吧,我早就受够你了,老子净身出户,孩子、车子、房子全给你,老子要自由”

  “好,你说的,明天早上送完孩子咱两写离婚协议,然后去民政局”

  “好,谁不去谁是孙子。我早都想这一天了”,赵明决绝的态度让陈辰意外又伤心;

  大多数婚姻的开始,都是出于爱情,但很多时候,婚姻却又反过来将爱耗尽;陈辰、赵明就是被现实打败了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