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古城的女人

第六章 要债上门

古城的女人 康八月 2739 2019-06-06 11:26:42

  周六到了,陈辰、方静、康雨柔约在一家古色古香的茶秀聊天,本来说是要去喝酒,最后因为酒吧太吵,大家还是来到了她们以前常来喝茶聊天的地方;丁小凡谎称自己周末要回妈妈家陪天天没有出现;要了一壶普洱,大家谁也不出声,一直沉默着;

  “最近事情太多了,是不是因为我们都老了,觉得生活没一点意思,好累!”陈辰打破了沉默;

  “这就是生活,看你跟谁你,也许在别人眼里,你是幸福的不要不要的,”,方静笑着说;

  “我都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每天都是浑浑噩噩,过一天算一天,觉得浪费时间,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改变。”康雨柔心不在焉的说;

  “雨柔,你不是吧,要说现在的你是咱们几个最幸福的,老公现在都是处级了吧,这么年轻又在政府部门,前途无量,孩子你妈给你带着,儿子又那么乖,你自己上班又没什么压力,你们有房有车,经济上也不用操心,这就是幸福了!”方静不解的看着雨柔说;

  康雨柔靠在沙发上,望着窗外苦笑了一下没有出声,她多么想告诉自己的闺蜜们,她的生活有多么的令人窒息,自从怀孕后沈涛就和自己分房睡了,5年了她们没有一次夫妻生活,刚生完孩子那会她还以为自己没魅力了,估计孩子大点就好了,后来孩子大了沈涛依然自己住书房,后来自己妈妈过来带孩子,沈涛才搬回了卧室,可是住在一个房间也是各睡各的,他们除了孩子的事情几乎没什么交流,康雨柔也佩服自己,这样的生活自己竟然就这么过了5年!如果闺蜜们知道了自己这样的生活,还会说自己幸福吗?

  “你们都没有经济压力,在我看来,只要经济上没有压力,就不会有什么大的矛盾,我每个月都要算计房贷要还多少,车贷还多少,给赵明他父母寄多少生活费,洋洋的托费、每个月都是负数,要不是我妈在后面接济,日子早都过不下去了;”陈辰似乎有满腹委屈,无奈的说;

  “会好的,你和赵明都是靠着自己一点点奋斗的,现在不是房子也有了车子也有了,贷款迟早会还完的,赵明不是在做新的研发,等他这个项目成了,你们就好了,坚持!”方静安慰陈辰;

  “方大律师,你也别挑了,该有个家了,你说你挣那么多钱,回家还是一个人,以后老了怎么办呢?再不结婚以后都没法生孩子了”,陈辰对着方静说到;

  “别说我,看着你们在婚姻中的一地鸡毛,我就更没心思结婚了,除非哪天你们一个个的幸福无比刺激到我了,我再考虑结婚,打住,不要说了”,方静对着陈辰求饶。

  “跟小凡比起来,我们这又算什么呢?你说她那么骄傲的一个公主,现在遇到这种事情,要怎么扛过去呢?还有天天多可怜啊,以后没有爸爸怎么办?”康雨柔红着眼圈说到;

  “这种意外太突然,到现在我都没法接受我身边的人忽然不在人世,可是就这么发生了,小凡确实比我想象的要坚强,”陈辰也难过的说道;

  方静听着心里五味杂陈,她知道现在最难的是丁小凡,如果一切能重来该多好!

  闺蜜们在替丁小凡担心,而此时的丁小凡正处在煎熬中,担保公司的人来了,他们要求丁小凡还钱,要不然就要拿着公证书起诉收走房子;四个壮汉坐在客厅,丁小凡的婆婆吓得苦苦哀求:“我儿子已经不在了,你们就不要再这闹了”

  “你儿子不在了,他媳妇在啊,我们这里有你们夫妻签的字,还有你们的公证书”,一个操着河南话的年轻小伙说;

  “你要不还钱,我们只好收房,白纸黑字在这,你也赖不掉”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是不是?再说了陈浩不在了,人家不是还给你们赔偿了吗”

  丁小凡忍无可忍,大声喊到:“你们走不走,不走我马上报警了,告诉你们,谁欠钱你找谁去,我不欠任何人的钱,让我腾房,你得拿着法院的判决书来;没有法院的判决书,谁也别想动这个房子,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四个彪形大汉没有想到丁小凡会发出如此大声的嚎叫,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一个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也不想来烦你,你替你老公把钱还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们走不走,不走我马上报警”,丁小凡拿出电话大声吼道;

  “我们现在就走,不过还会再来,只要你不还钱这事就没法结束,听说你在电视台上班,要不我们下次在电视台找你!”

  “滚,赶紧给我滚”

  四个人出了门,丁小凡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口气喘不上来,她坐在沙发上想哭却哭不出来,婆婆端了一杯水递给丁小凡说:“小凡,你没事吧,”

  丁小凡没有回答,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凡,我刚想了下,这个钱我来替陈浩还了,不能让他们把房子收走,我没有了儿子,只有孙子天天了,不能让你们没有房子住;”

  “你哪里来的钱还,30万,不是3万,”,丁小凡不明白婆婆哪里来的勇气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的存款去年陈浩从我这拿走了8万,现在卡里还有个3万,老家不是还有套房子嘛,我明天就回去把房子卖了,30万就凑齐了,不过卖房可能得几天,不会那么快,就得和担保公司商量下,给点时间”

  “老家的房子卖了你以后会去住哪,那里有你的亲朋好友,你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房子怎么能卖呢?”

  “我老了,随时都有离开的可能,再说这个债是陈浩留下的,我得给他解决,好了,不说了,去休息吧!”

  丁小凡回到卧室,站立在窗前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陈浩走了,自己还没来得及走出悲伤,就被残酷的现实打入18层地狱,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奇怪,明明很悲伤,可是丁小凡却没有眼泪。就那么静静的站着,脑子里却想着怎么还钱,虽说自己没有签公证书,这房子对方拿不走,但是陈浩借钱肯定是事实,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更重要的一点,丁小凡想赶紧摆脱这些事情,不想再这么纠缠下去,这些人不是什么正常人,他们为了要钱什么手段都是的出,如果真的闹到单位,影响自己的工作,那真是得不偿失。

  可是从哪去弄30万呢?婆婆卖房的想法不错,可是真的让老太太卖了房子,她去哪呢?老太太明确表示自己不会来古城和丁小凡一起住。丁小凡想到了借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开口问人借过钱,想想实在开不了口。可是事情摆在那,怎么办呢?

  躺在床上,丁小凡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找谁借,怎么开口?丁小凡最先想到的是方静,方静是几个人里面最有钱的,也没有家庭,可是方静上半年刚全款买了套房子,用她自己的话说,已经把老本花完了,陈辰更不说了,每个月房贷车贷还有公公婆婆的赡养费,也没有存款,康雨柔就算有也不会多,因为她不掌握家里经济大权,丁小凡也实在不愿意给几个闺蜜开口;

  其他朋友中倒是有两个有钱的,可是从来也没有过金钱方面的交道,好像也开不了口。这时丁小凡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他们的大学同学孙晓燕,孙晓燕大学毕业嫁了一位富二代,每天朋友圈不是豪车、豪宅就是国外的豪华游,每次聚会见她从头到脚都是名牌。因为圈子不同,大家毕业后慢慢疏远,但是在学校的时候关系都挺不错的。丁小凡想着先借孙晓燕20万,自己想办法再凑10万,等陈浩的赔偿款到位了就可以还给她。想好了找孙晓燕借钱,可是怎么开口,万一孙晓燕不给借怎么办呢?丁小凡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不管今夜经历了什么样的泣不成声,明天这座城市依旧车水马如龙。所以,能怎么样呢,自己走过去呗,要么爬过去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