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和老师一起重生

第六十章 胡迟讲不清楚

和老师一起重生 皖乔 2055 2019-07-20 06:55:00

  胡迟哪里敢待在校长家当电灯泡,校长一走,他就走了。等校长取回电脑,不见胡迟人影,只有他老婆和情敌在吃饭。校长气不打一处来,把电脑往地上一摔,摔给老婆和情敌看。

  “你又抽什么风?感快洗手吃饭。”

  校长怪怪地走进洗漱室洗手。胡迟回到学校,没见校长的影子,又返回到校长家,校长正在和老婆、情敌吃饭。校长朝地上指了指,说道:“电脑估计是摔坏了,你拿去修吧。”

  胡迟“哦”了一声,拿去电脑走出了校长家。

  校长老婆送到大门口。胡迟再没敢回头。

  “听说咱们老师去校长那里借了电脑,又修了电脑,老师在网上查山洞的资料呢。”张一是听她姑姑说的,她姑姑知道的事,说明天下人都知道了。

  大家听张一这么一说,都不知如何是好,陈宸问:“老师们都知道山洞啦,那山洞的秘密也一定会知道吧?”

  “校长知道了山洞的秘密,我们以后就不能到山洞来了,这可怎么办?”

  “山洞的洞口这么小,大人是进不来的。”

  “山洞里的空间这么大,之前一定有人来过,如果利用山洞开发旅游,一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开发旅游?那以后我们进山洞还要交钱啊?”

  “来过山洞的人,有隐身术,国家怎么可能让大家随便进入呢?”

  “……”

  大家议论纷纷。

  胡迟没有和学生一起进入山洞,他在洞口观察到山洞的奇特与隐秘,多亏回来查看资料,不然将会追悔莫及。

  学校北山的山洞,县志上确实没有明确的记载,但网上有散记的野史,说是之前学校出了几个修真的学生,他们的本领修为大到上去天,下入地。这个山洞便是他们修成之后凿出的地洞。凡人只能到达洞的第一层,即使到了第一层,没有任何修为的人也能初步成仙,那就是无形中拥有了隐身术。

  修仙成魔的几个人,早已脱离了凡人世界,去了异界,在凡间就留了这么一个仙洞。洞深无比,没有学生身份的人是到不了山洞的。胡迟作为老师,他的目光只能停留在洞外的那一片风景。

  陈家怡果然找了个机会,向老师报告了仙洞的事情。这是胡迟早就预料到的。陈家怡刚说了一个字“山”,胡迟便打断她的话,说:“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北山有个仙洞?不用你说,我比你了解,那个仙洞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玩过的地方,没什么实际价值,校长也根本不会去关心什么仙洞,官方更不会去理会它。”

  “仙洞奇大无比。”陈家怡表情神秘,“你进去了才知道它的神奇。”

  “我当然进去过,我小时候去过的。凡是来这个学校工作或学习的人,都进过山洞,”胡迟说的像真的一样,“校长也进去过,也是在他小的时候。”

  “为什么只是小时候进过?长大了就进不了吗?”

  “是的,等你们到了成年,仙洞也只是一个凹下去的地窖,乱草丛生,所以闪光的宝石只不过是阳光的折射而已,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宝石。”

  “那些宝石走近之后,就没有了,是消失了吗?”

  “不是什么宝石,只是普通的石头。世界上所有神奇的东西,只不过就是构成的物质不同而已,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美好的东西,所谓美好,那是因为你们还没长大。”

  “老师,你为什么这么悲观?”

  “因为我是大人。”

  “大人为什么总是用谎言欺骗小孩呢?”

  “那是因为小孩子对什么都信以为真,就是所谓的天真。”

  大人的世界真可怕,陈家怡想着老师的话,变得心事重重起来。他对老师的热爱此刻因为“谎言”两字变得淡漠起来。她流着泪走进了自己的梦境。

  梦中,陈家怡遇到了一个白马王子,待他仔细一看,竟然是她的老师胡迟。他羞红了脸,不知道是否接受他的邀请,他要和她一起去一个古老的宫殿,那里正在进行一场盛大的登基大典。胡迟便是即将坐上王位的君王,君王不能没有王后,陈家怡便是那个陪伴国王躲过一生的王后,一群国王的反对派,在半路挡去了他们的去路,生死关头,她手持大刀,为国王杀出了一条血路,胡迟成功登上王位。反对派被一一处死。陈家怡为他们讲情,想放他们一条生路,但为时已晚,人头刚刚落地,血流成河,陈家怡吓醒了。多么荒谬的梦境,她想。但胡迟如果将来真的娶他为妻,她也会为他赴汤蹈火吗?会的,她微笑作答。

  “陈家怡,你怎么一个人在教室呢?同学们都去山洞学习啦。”于超回来拿书,看到陈家怡一个人趴在课桌上,泪水涟涟的样子,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以后不去山洞了好吗?”陈家怡似乎在央求于超。

  “为什么?”于超大惑不解,“大家不是在山洞玩的好好的吗?”

  “山洞只是小孩子的童话世界,我们就要长大了,还是早点离开山洞的好。”

  “山洞只是我们逃避现实的唯一净土,如果连山洞都不去了,我们的童年也就毫无乐趣啦。”

  “山洞里都是虚拟的世界,我们要早点回归现实。比较我们是活生生的人。”

  陈家怡起身拉了一下于超的衣角,“你去告诉咱班同学,都快回来吧。以后再也别去山洞啦。”

  “我怎么能说的算呢?大家在山洞里学习特别有劲头,在与世隔绝的山洞里学习,记忆效果最好。”

  “你和张一他们说,山洞只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不算学习的地方。”

  “小孩子玩不好,怎么可能学习好呢?所有学习的东西都是在玩的时候记住的。这就是乐趣。一个充满乐趣的学习,一学就会,根本不需要死记硬背。”

  于超说完,离开了陈家怡,陈家怡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谁说少年不知愁滋味,陈家怡早就知道了,她要把所有的愁写进日记,封存起来,待她再次长大,作为礼物奉献给青春,奉献给爱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