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和老师一起重生

第四十九章 把柄

和老师一起重生 皖乔 2071 2019-07-13 19:05:00

  高文墨开始跟着倪珠,这让倪珠早有所防备。她的反侦察能力可以说是一流的。她仿佛长了后眼,只要高文墨跟踪她,她都会有所觉察。经过一周的跟踪,高文墨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难道倪珠也去过山洞?高文墨想,她如果去了,也是张一把她领去的。不然,倪珠怎么可能识破他的隐身呢。

  高文墨绝对不会想到我是先于他去了山洞,倪珠想,他们也绝对不会想到是我袭击了于超。只是我从来都不用隐身术罢了。隐身——这个去了山洞就会知道的秘密,我怎么会像他们一样愚蠢,那不早晚会露馅吗?我也绝对不会考第一,成为同学们的众矢之的。倪珠果然比所有人都聪明,这次又要和陈宸竞争张一,她觉得自己也是胜券在握。但她唯一不明白的是,爱情不是任何技术可以解读的。爱情仅凭彼此之间的感觉,她早已忽略了这一点。

  倪珠一如既往地为张一当起了侦探,她完全被爱情的鲁莽蒙住了双眼。他认准的张一没错,错的是张一对她不是真心的。这一点,倪珠似乎也有所察觉,只是她没有想出更好的方式和张一相处。

  “这些是高文墨这一周做的难题,我都给你搜集在此了。”倪珠课间递给张一一个练习册,低声说道。

  “不谢!”张一总是理直气壮,话语生硬,不谢是什么意思,倪珠总是想不明白。

  不谢难道就是不用谢吗?如果不谢也应该是我说,而不是他张一说啊。倪珠心想,但能听到张一和她说一句话,哪怕就这两个字,她已经是宛如吃了蜜,甜到心里啦。

  张一利用倪珠的事,被陈宸批评了几次,他总是理直气壮地说道:“不给她点伤害,她能忘记我吗?”

  “那你这一招也有点太过了。”陈宸倒同情起倪珠了。她的同情里面,夹杂着她对张一人品的担忧,也许对不爱的人,多狠的心都能下得去手。

  高文墨对泄露自己学习秘密的事,一直在怀疑倪珠,却苦于找不到把柄,一天上午,课间操时间,他瞅准了于超去厕所的空当,和于超套近乎。没等他开口,于超通过他的媚笑,就猜出他另有目的,需要求他。于是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向高文墨拜拜手,走开了。

  高文墨一直追到于超班级门口,拦住于超说道:“今天你不告诉我,我跟你没完。”

  “什么事啊?高博士。”高文墨有个外号,高博士,还是在小学的时候,老师给他起的,到了中学,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他高博士,但此时此刻,是他有求于人家,只好忍了。

  “于超,你跟我说实话,我班倪珠和你班张一,最近是不是来往密切?张一的难题集是不是倪珠送他的?”高文墨一副想打架的样子。

  “我凭什么回答你?”于超看到张一,坐在座上,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时向他瞅一眼。

  “就凭我们曾经是好朋友的份上。”

  “好朋友?自作多情。”

  “告诉我,于超,除了你,没有人能救我。”

  于超一听,自己的责任大了,原来高文墨是个赖皮,不达目的不罢休。只好拉着高文墨走到离班级很远的操场一角。

  “你让我说什么?我告诉你,我什么都不想说,你有本事就去问张一。”于超临时改变了想法,再怎么他也不想和张一为敌。

  “我真是看错你了,”高文墨气愤的手打哆嗦,“你连主持正义的勇气都没有。”

  “你这不是难为我吗?”于超干脆蹲下来,“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肚子疼,需要马上去厕所。”

  “撒谎就会肚子疼,”高文墨一时变得态度温柔,转怒为笑,放低身段说道,“老实告诉我吧。”

  于超挣脱高文墨的拉扯,直奔厕所而去。

  高文墨也来到了厕所外面等候于超出来。

  过了很长时间,于超都没有走出厕所,高文墨去厕所里找了半天,不见于超的影子。

  “这个大滑头。”高文墨吐了一口吐沫,使劲拍了一下厕所门口的小树,回到班级。

  班级里同学们正在议论月考的事情,高文墨第一次没进第一名,大家为之惋惜。同学们看到高文墨走进了班级,顿时鸦雀无声了。

  “怎么不说了呢?接着唠啊。”高文墨从座位上站起身,转向聚在一起唠嗑的人群,“你们就知道说些没用的,赶紧学习啊,争取下次月考,超过02-2班。”

  “高文墨,我们没有你野心大,02-2班是尖刀班,我们怎么能和尖刀班比?”倪珠走过来,对着高文墨冷嘲热讽,“你之前学习好,那是因为人家没学……”

  没等倪珠说完,高文墨怒目圆瞪:“你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个,都是你干的好事。”

  “我怎么啦?”倪珠看到周围全班同学的目光都直视着她,“都看我干什么?”

  “是不是你出卖了高文墨?”大家几乎异口同声。

  “你们说什么?”倪珠吓得嘴都哆嗦了。

  “我们亲眼看到你每天都向张一递纸条。”

  “我喜欢他,给他递情书怎么啦?管得着吗?”

  “你是学生,怎么可以搞对象?”

  “你们没权利说我,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们不也搞对象呢吗?论学习,除了高文墨,谁能和我比,有什么资格说我。”倪珠勇气十足,她一想到张一,感觉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啦。

  “张一喜欢你吗?那是他利用你。”高文墨瞪着倪珠,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你本来也能在学习上超过他们,你只是没把心思用在学习上,你才几岁,就开始搞对象,将来会嫁不出去的。”高文墨的话,把全班同学都吓蒙了。

  “没听人家说,不该搞对象的时候忙着搞对象,该搞对象的时候就没有对象搞了。”高文墨俨然一个哲理大师,他的话,大家一个字也听不明白。

  “从今往后,我班同学要精诚团结,在学习上超过02-2班,只有学习好,其它一切事情才有可能。”大家听高文墨一个人发言,似乎对他的高谈阔论第一次听说,震惊之余,向他投去钦佩的目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