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和老师一起重生

第二十九章 考了前十名就是好

和老师一起重生 皖乔 2519 2019-06-25 11:58:00

  “今天下午放学,月考前十名的跟我走。”胡迟丢下这句话离开了班级。

  “老师不会又请你们吃饭吧?”宋权哲羡慕地说,“我啥时候能考前十”

  “下辈子。”

  “哈哈哈……”

  “这已经轮回一次,我怎么还这么笨?”宋权哲面对同学们的嘲笑,一点不生气,反而得意忘形地说,“多亏有我,不然又多了一个伤心人,嘿嘿……”

  “你还知道伤心?”于超不解地看着他,“以为你不会伤心呢?”

  “怎么不会,除了记忆力差,其它的七情六欲应该都和你们一样。嘿嘿……”宋权哲自嘲道。

  这时同学们才都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宋权哲原来长得那么英俊帅气,之前以为学渣也一定相貌平平,或是丑陋的,没想到……

  宋权哲看到大家都直愣愣的看着他,便慌了,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看我干嘛?”

  “宋权哲,老天没有亏待你,你学习不好,可你长得好看呀!”

  “宋权哲是好看,从来没有看到世间还有长得如此精致的男人,你看他的翘唇,红的像花瓣,再看他的柳叶眉,那么宽,像画上去似的,再看他的耳朵……”

  宋权哲实在听不下去了,他用手捂住嘴巴,捂着眼睛,有听见说他的二弟,他捂不过来了,大喊一声:“别再说了!”

  “美男子不好意思了,哈哈哈哈……”

  从此,“美男子”代替了宋权哲的名字。

  胡迟把饭店定在皇冠大酒店三楼豪华间。下午五点半前十名同学准时到达。

  他们是班级并列第一名的张一和陈宸;第三名的沈悦;徐佳迪和杨雨馨并列班级第四名;于超第六名;第七名是陈家怡,第八名赵振学,第九名杜超群,第十名胡海延。排在第十一名的胡月胜只差胡海延零点五分。

  当时班级流行一句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

  胡月胜仅差零点五分,便与大餐无缘。前十名走后,他拿出考试卷又仔细地看了一遍,发现一个地方,老师忘记给批了,至少三分。

  酒店单间里,胡迟正和他的前十名推杯换盏,胡月胜拿着考试卷闯进来,“老师,你们先别喝酒,听我把话说完,我的考试卷少算了三分,不信你看!”

  胡迟有点喝高,“你先回去,等到学校再说。”

  胡海延没有要走的意思,眼睁睁看着大家醉酒微醺的样子道,“作为初中生,是不允许喝酒的。”

  “喝得少,没事。”张一说。

  “少也不行,喝酒影响记忆力。”胡月胜想让大家冷静一下,听他把话说完,“我也是第十名,最起码和胡海延并列第十。”

  “你是不是也馋酒了?”胡海延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第十名将保不住。

  “我不是,我是……”胡月胜吞吞吐吐。

  “坐下喝吧,我喝好了,先回去,你做我的位置。”胡海延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坐下吧。”张一拽了一下胡月胜的衣服。

  “去去去……”胡迟转身,“让胡海延别走,胡月胜,你去把他拉回来。”胡迟的嘴都瓢了,“胡月胜,他怎么冒牌顶替呀?”

  “老师,是你少给他算了三分。”张一说。

  “少算下次补上。”胡迟醉酒时,说过的话很快就忘脑后,“少算就少算呗,还找到饭店来了,是不是饿了。”

  大家呵呵呵大笑。不是笑胡月胜,是笑胡迟。

  胡月胜一听大家笑的起劲,干脆把胡海延一把推进屋里,他走了。

  “咱们喝酒的事,谁也别说,特别是不能让校长知道了。”胡迟看着他的前十名,一半男生一半女生,都特别能喝酒,并且不是第一次喝酒啦,“想学喝酒就趁早练。”

  “举杯邀明月,”胡迟喝到尽兴时,想起了李白的诗句。接下来,师生同唱:

  对影成三人。”

  下面的是女生唱前半句,男生唱后半句: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天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

  谁能春独愁,对此径须饮。

  穷通与修短,造化夙所禀。

  一樽齐死生,万事固难审。

  醉後失天地,兀然就孤枕。

  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

  穷愁千万端,美酒三百杯。

  愁多酒虽少,酒倾愁不来。

  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开。

  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

  当代不乐饮,虚名安用哉。

  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

  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

  大多数同学都唱出了眼泪,有时唱着唱着忘词了,过了半天,有个同学又想起来了,大家接着唱,反复唱了不知道多少遍,直到大家都唱累了,酒也醒了大半。

  “老师,你教我们喝酒就算了,怎么女生也让她们喝啊?”张一看了一眼陈宸,她已昏昏入睡。

  “一视同仁,喝酒也得一视同仁。”胡迟酒未醒,可脑子还清醒得很,“你心疼你的女孩啦?”

  “老师,你说什么呢?以后我们班同学吃饭,能不喝酒吗?”张一有点后悔自己喝了酒,也让陈宸喝了酒。

  “没事,以后喝酒大家随意,我不勉强,这次我也没勉强你们啊。一看都是性情中人,叫喝就喝,怪不得我的。”胡迟看大家都喝醉了,想挽回点面子,更想推卸一下责任。

  “老师,你可得为大家负责,不然我们都会被家长骂。”于超反应快。

  “负责?负什么责?”胡迟想抵赖,“喝酒都是自愿的,不要往我身上推。”

  “老师,你还是不是我们的老师啦?一点担当都没有?”张一愤恨地瞪了他一眼。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徐佳迪胆怯地说,“我可不敢回家,我妈知道我喝酒,回家能吃了我。”

  “我也不敢回家,我爸能打死我。”陈家怡急出了眼泪,“到我回家的点了,这个点不回家,我爸也会打死我,怎么办?怎么办?”

  “听我的,就说在班级上晚自习,前十名加夜课。”胡迟实在没辙,只好撒谎为上策,“你们现在统统跟我回学校。”

  “都八点了,学校晚自习也该下课了。”张一看了一下手表。

  “八点正好,七点五十初二、初三下晚自习,我们八点进校,校长应该不会怀疑。”胡迟有把握地看看手表,“跑步前进。”他第一个冲出了酒店。很快领着学生达到距离酒店百米远的学校大门。

  他们跑进班级时,大家已是捂着胸口,气喘吁吁。

  “现在知道百米赛跑有什么用了吧?”胡迟一本正经地说道,“平时让你们练习百米速跑,都不屑一顾,待到用时方恨晚。”

  “下次一定好好练,听您的都没错!”张一看了一眼大家,似乎代表他们回答道。

  “啥时候醒酒,我想回家。”杨雨馨刚睡醒,从座位上抬起头,看着大家问道。

  “睡醒的可以回家啦。”胡迟又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刚刚十点零一分,大家统一口径,在班级补夜课,别说喝酒吃饭的事。”

  “知道了,老师。”大家异口同声,“不过,谁信呢?”

  “不信也得照这么说,信不信随便。”胡迟起身打了个哈欠,坐下又进入了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