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和老师一起重生

第二十二章 陈家怡的画室

和老师一起重生 皖乔 2136 2019-06-18 18:10:00

  陈家怡上了初中,进画室的时间少之又少。

  “家怡,别忘了你的特长,那可是你一生的梦想。”父亲站在门外,看着一直低头写作业的陈家怡,“你每天回到家,就知道写作业,刚上初一,哪里有那么多作业做,你该抽点时间去画室看看,画室都挂蜘蛛网了,我和你妈刚刚给你打扫完毕。”

  “好的,爸爸,我写完这道题就去。”家怡看着慈祥的父亲,“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从今天开始,我还像上小学时一样,每天一个小时用在画画上。”

  “你去年给你小姨画的人物肖像,你小姨那天还说你画的像呢,”家怡的母亲走过来,“你还接着画人物像,学术有专攻,你所学的文化课固然重要,爱好却不是人人都有的,你从小就喜欢画画,也擅长画画,你之前教你画画的老师都说你在绘画方面将来会有出息。”

  “我知道了,妈,小姨现在还好吗?她现在有对象了没有?”家怡想念小姨,随便问了一句。

  “这孩子,还操心你小姨,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父亲笑着看着家怡,“听说你小姨相了几个男孩,人家都愿意,就你小姨看不上人家。”

  “小姨那么漂亮,什么样的人能配上她?”家怡看了妈一眼,“妈,你真幸运,找到了我爸,如果世界上没有我爸,你岂不是也找不到对象了?”

  “没有你爸,哪有你?”妈看着爸微笑,“这孩子,总想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爸,妈,我的对象我现在就看好了一个,将来找对象一准不让你们操心。”家怡说完,吐了一下舌头,“这事可得保密,不能让小姨知道了。”

  “你现在就看好了,人家知道吗?”妈有点担心地问,“能告诉我们吗?”

  “我还没长大,这哪能告诉你们,万一人家没等到我长大就结婚了呢?”家怡看了一眼父亲,“爸,你说是不是?”

  “我女儿说的对,但我有一事不明白,你没长大,他就有可能结婚,那你的意思是,你看上的这个人,现在是大人了?”父亲试探道。

  “爸,你咋那么聪明呢?可我还是不能告诉你们这个人是谁。”家怡很真正的说道,“不过,请你们放心,我会保守这个秘密,除了你俩,我谁都不告诉,更不能让那个人知道我现在就把他选做我将来的对象啦。”

  “保守秘密是道德问题,特别是为他人保守秘密更是美德,我和你妈不会说给别人的。就我们仨知道。”,父亲说着,看了妻子一眼,眼神神秘,“你心中有了对象,更应该加倍刻苦学习啦,不然,将来拿什么吸引你的对象。”

  “是啊,我现在既要学习好,又要画画好,学习好容易,画画好可没那么容易啦。”家怡便收拾作业本边说道,“作业写完了,我要去画室了,我要为心中的白马王子去奋斗!去拼搏!”

  父母看着女儿似懂非懂的表情,既为她的成长高兴,又为她的幼稚而担心。谁没有少年时代?谁没做过傻事?人生总是吃一堑方可长一智的。而别人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正像父母想的那样,陈家怡在对待自己的前途,是审慎而执着的,更让父母欣慰的事,她连将来找对象都不想让父母操心,而以她小姨为鉴,多么懂事的小女孩。

  自从家怡第一次去了画室,一周过去了,家怡每天写完作业就会到画室呆上一个小时,然后再洗漱睡觉。父母每天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最令父母欣慰的是,家怡从来没有让父母为她操心。只要父母希望的,她一准按部就班的去做。

  一天清晨,父亲走进家怡的画室,帮她打扫房间。发现墙角并排摆放着十多幅画作,他知道,那一定是他女儿每天的杰作,当他翻开每幅画的正面,一个英俊男子以各种姿势出现在眼前,父亲揉了揉眼睛,仔细看,确实是家怡的画迹,她怎么可能进步这么快,人物画得栩栩如生,仿佛真人站在眼前。如果把这十几幅画连续播放一遍,可以成为一套完整的动作。这套动作是一个英俊自信潇洒的青年才俊,在一个大礼堂,从门口走向讲台的过程。最后一幅画是他左手拿一本书,右手举过头顶,向台下坐着的观众招手的镜头,人物表情逼真到仿佛有动的感觉。似乎连这个人的声音都仿佛画出来,像似他在喊“同学们好!”

  “家怡他妈,家怡那天说的她选好的对象,会不是就是这个人呢?”父亲担心地问妻子。

  “很可能就是。”母亲的目光沉稳,“这事千万不要问家怡,我们答应给她保密的。”

  “画中人好像一个人。”父亲内心忐忑,又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你不觉得,这个人我们认识吗?”

  “认识?你认识吗?我可不认识。”母亲先是摇头,继而惊呼道,“家怡的班主任胡迟,一个心智不太成熟的老师。”

  母亲恍然大悟,几乎是喊了出来。

  “你小点声。家怡现在应该醒了,千万别让她知道我们现在在谈论她画中的人物。”父亲拉着母亲往外走,“一个有了秘密的女孩,说明她在逐渐长大。”

  “一个人长大的过程就像蝉变成知了的过程,会伴着迷茫甚至痛苦,我们不要再给她的成长增加不必要的负担。”家怡的父亲心疼起自己的女儿,“我们做父母的只能引导,首先我们要取得家怡的信任,才能成为她人生路上的启蒙者,不然,孩子会拒我们于千里之外。”

  “青春期就是叛逆期,咱们家怡是个好孩子,她会和我们说知心话。”母亲似乎找到了点安慰,“记得我小时候,就和父母不善于交流,关系一度很僵,有一次,我半夜离家出走了,在外面吃了苦头,责任都推到父母身上,嫌他们管的太严。”

  “多亏你离家出走了,不然怎么能遇到我。”父亲窃喜,很快又转换话题“话又说回来,你多亏遇到了我,如果你遇到坏人,你的一生就完了。家怡可没有你当年那么愚蠢,她有委屈第一个就会找父母倾诉,这点不像你,她知道天底下父母对她最好了。”

  “是我们教育有方啊。”家怡母亲幸福地望着丈夫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