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和老师一起重生

第十九章 数学课

和老师一起重生 皖乔 2200 2019-06-15 13:05:00

  自从陈宸去了数学老师家吃饭之后,数学老师对陈宸的关注又多了一分,况且陈宸还认了她为姑姑。数学老师张之华是打心眼里喜欢陈宸。她之前也听说她的侄子张一在小学有个漂亮又聪明的同桌,并且他们相处的一直很好,没想到,上了初中,他俩又分到了一个班,这让张之华认定,这一切都是他们有缘,简直就是天赐的缘分。

  张之华上课提问陈宸的次数比任何一个学生都多,她心里一直告诫自己,不要老提问陈宸,以防别的同学看出点什么端倪。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往往在不知不觉间,她脱口而出的还是陈宸这个名字。

  张之华对陈宸的好感与偏爱,最终还是让班主任胡迟觉察到了。胡迟碍于同事情面,并没有说什么,但数学课上,只有陈宸起来回答问题,胡迟都会抬头观察张之华的表情。而对于张之华来说,胡迟像根本不存在一样。她像从来没有瞧见他似的。这让胡迟对数学老师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芥蒂感。

  到黑板上演算一道很难很难的题,张之华仍然只叫了张一和陈宸。下课的时候,胡迟快走了几步,跟上张之华,“张老师,我想给您提点建议,不知道您是否接受?”

  张之华知道胡迟想说什么,没有回头,而是一直走到办公室,坐下,一边喝水一边说:“有事快说,我下节还有课,我得准备一下。”

  “哦,那改天吧。”胡迟想了想,先作罢了。他知道,这种情况下,张之华也不会接受他的任何建议。

  当老师的都这么自私吗?胡迟有点想不通。其实,他给张之华提建议,也是怀着私心,难道不是吗?他怀疑张老师对陈宸的偏爱,另有目的。

  对于老师来说,经常提问自己喜欢的的学生,是很正常的事,但提问是要顾及全班每个同学,这是素质教育的要求,有几人能做到呢?校长开会都讲了,做不到也得朝这个方向努力。人无完人,知错就改。可张之华的行为在胡迟看来就是明知故犯。她有意避开其他同学高举的手,隔着几个人,提问没有举手的陈宸,这不是偏心是什么?时间长了,会惹全班同学不满。大家对数学老师怀有意见,怎么还能学好数学。胡迟知道,张之华是个很优秀的老师,她带的学科成绩每次都在学年排名名列前茅。他要提醒张之华,不要因为一个学生,而屏蔽了她教育事业的辉煌。

  胡迟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找个时间和数学老师谈谈,他趁张之华课间休息的时间,又走到她办公桌前,“张老师,打扰您几分钟。”胡迟因为年龄小她几岁,用比较谦恭的口吻说,“关于您数学课上提问学生问题的事情,我想给您提点建议,您看,我是现在说呢?还是?”

  张之华环顾四周,“没什么,就在这说吧。”

  “我觉得,你每堂课都提问你的侄子张一,并且在其他同学回答问题的主动性比较强烈的情况下,您仍无视所有人,只提问张一,是否欠妥呢?”胡迟还想说下去,被张之华打断。

  “提问谁,我说了算,我行使一下权利,有什么不妥的。再说,我还提问了陈宸,他俩都需要提高,我得知道,他们差在哪里?”张之华理由很充分地说。

  “您不能只了解他俩的情况,班级每个同学我们都有义务去了解清楚。”

  “我是一点带面,他俩会了,其他同学也就差不多了。”

  “为什么总以他俩为点,而其他同学都说面呢?每天可以换一下点为其他学生,让大家都在你的提问下,促进一下对学习知识的主动性。如果大部分同学对你的提问不抱有被问到的希望,也许他们的学习会越来越被动,甚至颓废。人都是有惰性的,何况学生,提问和不提问,对于班级每一位同学来说,听讲的效果会迥然不同。”胡迟越说越起劲,也不管张之华是否接受。

  “只许你偏爱某个学生?”张之华的回应,吓了胡迟一跳,他心里咯噔一下,像被石头击昏的鸟,半天没反应过来。这是他的软肋,他不想和任何人辩论,张之华刚才的话,像一发子弹触碰到了他的痛处,那是极深极深的伤口,当遭到攻击时,他似乎没有防御的能力。

  “对不起,张老师,我不懂您的意思,也许是我想多了,不过,你怎么上课和我没关系,我坐班只是为了维持纪律,其它的,你随便好了。”胡迟说完,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张之华,连她什么反应都没看清就迅速走开了。

  还想给我提建议,我还没给你提建议呢,张之华心里虽这么想,但对于胡迟的建议,她还是多少有所考虑,她也准备在今后的数学课上,改变一下之前的不当做法。

  胡迟坐班时间久了,不但引起数学老师的不满,其他有几个老师也有些许微词,他们会经常在一起议论。

  “本来我这节课想让学生自由复习,一看班主任在场,我怎么也得讲点啊,不然胡迟会怎么评价我的课?”

  “我也是感觉胡迟在班级,我上课多少是有压力的。每堂课,神经绷得紧紧的,时间长了,感觉很累。”

  “我不是不好好备考,一想到有老师在你的课堂上,每节课都不知道怎么备课好了。”

  “胡迟在班级,想偷会懒,真的是不好意思。他的课怎么没有谁去坐班呢?明天我去,让他感受一下。”

  胡迟对于老师关于他坐班的议论,他偶有耳闻,但为了坚持,他硬着头皮挺着,终没有老师把不满的话说到他的当面,他也就无所谓了。

  胡迟坐班已经两个月有余了。同学们的学习热情越来越高,老师的讲课水平逐渐提高。其实,累的是他,他想。我坐班,是你们赚了而不是赔了,他对任课老师对他坐班的不满有了新的解读。

  陈宸无形中形成了习惯,她最喜欢做的手工,只要胡迟在,她就会收敛很多,因此学习成绩提高很快,一次月考,由上次的班级第二,变成了学年第一。

  家长会上,有人提议,让胡迟也坐在他的孩子身旁,给他多少钱都行。胡迟坐班俨然成了名正言顺的事,还在家长之间,相互争抢着让胡迟和他们的孩子同桌。而胡迟依然坐在陈宸身旁,陈宸的学习好,真的和胡迟坐班有关吗?在家长心中,答案永远是肯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