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和老师一起重生

第八章 辩论未果

和老师一起重生 皖乔 2231 2019-06-04 13:00:00

  之前,胡迟给班级学生排座位,都是男女生搭配。这次他吸取了以往失败的教训,决定让女生和女生,男生和男生同桌。结果过了一周,同学们提出了一些同性同桌的弊端。比如,做值日生的时候,有些体力活女生干不了。

  胡迟决定,利用班会课,组织一场辩论课。题目就叫“初中生应该同性同桌还是异性同桌”。

  选择应该同性同桌的为正方,选择应该异性同桌的为反方。结果,绝大部分学生选择了反方。

  讲台下两侧,分成两大阵营。正方人少,靠北墙坐。反方人多,坐成两排,靠南墙的位置。

  基于我班实际情况,正反方通过抽签,决定先后发言的次序。”胡迟站在讲台上,表情严肃地向大家宣布,双方各选一人,到我这里来抽签。辩论流程借鉴正规的辩论会模式,但不拘泥于固有的模式。双方辩手,自由选择,每个同学都可以发言。

  正方辩手一致推举张一,反方辩手推举了陈宸。他俩走向讲台从老师手里每人拿了一个纸团,然后回到座位。

  “纸条上有先后字样。现在你俩向大家公布抽签结果。”老师说。

  “我抽的是先。”张一两处纸条。

  “我还说吗?老师。”陈宸有点沮丧。

  “你不用说了,那肯定是后了。”胡迟看着她,“自然先说的有可能给大家造成一种先发制人的感觉,甚至把大家的思维带过去。但如果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是不会受别人的言语所左右的。”

  “现在各队选出一辩手,”胡迟看着大家,“我希望全班同学共同参与,所以,本次辩论会,各队可以随时换人。”

  大家开始七嘴八舌推让。

  “正方一辩现在开始陈述你方观点。”老师看着张一说。

  正方一辩,张一,陈述:“介于初中往届生同桌出现过搞对象的现象,我认为,同性同桌更利于安心学习。再说,同学之间的友谊,只有同性之间的友谊也才更长久。同性之间的友谊更纯洁,也更伟大。同性同桌,便于学习上互相帮助,周末大家可以到对方家里一起写作业,还可以同吃同住。同性同桌,最主要的是可以避免早恋现象的发生。”

  张一说完,看了一眼老师。

  老师第一个给他鼓掌,接着,在同学们中间,想起热烈的掌声。

  “你是反方,你怎么给张一鼓掌。”一个女生,用手去拽一个男生。

  “谁说的好,我就给谁鼓掌。”男生坚持自己的观点。

  “你是哪伙的?”

  女生抬脚去踢男生。

  “下面,反方一辩做陈述发言。”老师看着他俩说完,微笑着宣布。

  正方一辩,陈宸,在大家的左推右搡下,从座位上站起来。

  “俗话说的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作为女生,我喜欢和男生同桌。”陈宸说完,看了一眼张一。

  “你的话完了?”老师好奇地问。

  “完了。”陈宸的眼睛还一直盯着张一。

  对方阵营里有几个人捂着嘴,偷笑。

  正方辩友有一个男生急了,“陈宸,你再多说几条啊?这样我们会失败的。”

  “我就只有这一个想法,还要说啥,你来。”陈宸看着那个男生,一副爱咋地就咋地的表情。

  那个男生马上站起来,他叫胡月胜,是班级的矮胖墩。

  “异性同学同桌,便于更深刻的了解这个社会,了解男女之间不一样的想法,了解彼此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了解彼此的心灵,反正,男女之间,有太多的不一样。”胡月胜说完,他自己先笑了。接着大家都跟着笑起来。

  “这样,反方的理由还是不够多,我来说几条,第一,异性同桌便于日后有更多美好的回忆。第二,学习不好的同学,可以早恋,俺妈说,我如果考不上高中,就领个媳妇回家。”反方队伍里站起来一个男生,他叫段烁。家住深山农村,祖籍山东,他用山东话说了这一大段,引起同学们的哄堂大笑。

  “上学就要一门心思地学习,不许有其它歪门邪道的想法,”胡迟一直没有笑,表情严肃,“你是农村走出来的,一定要学有所成,将来衣锦还乡,那才是最光荣的。学习就是要背水一战,且不可有其它不健康的想法。”

  段烁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接下来是正反两方,一对一攻辩,”胡迟看着大家说,“双方各选择一到两名同学作为二辩手或三辩手。”

  大家交头接耳,互相推让。

  “双方各自选出二辩手和三辩手。”老师的目光在双方辩手之间,来往穿梭。

  “我是正方二辩手赵振学,我是正方三辩手胡海延。”“我是反方二辩手陈家怡,我是反方三辩手刘凯。”

  “正方二辩开始。”老师下令。

  “刚才反方辩手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那是指在劳动中,我们作为学生,大部分时间在学习,又不是总干活。再说了,就是干个值日生,也没什么重活,我认为,没有必要男女搭配。”赵振学对之前反方同学提出的观点,进行反驳。

  “学习的时候,也需要男女生搭配,和异性同桌,才会激发学习的热情。”反方二辩陈家怡说,“你方刚才陈述,同性同学之间才有纯洁的友谊,我认为只有异性之间才有纯洁的友谊。我的爸爸、妈妈都有异性同学,他们经常聚会,同学聚会没有异性,多没意识啊。”

  陈家怡说完,她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是辩论会,要严肃对待。”老师提醒。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严肃的。”陈家怡看着老师,理直气壮地说。

  “那你笑什么?”胡海延看着她说。

  “我就是想笑,怎么啦?”陈家怡依然面带微笑。

  “你举的你爸妈的例子,并不能说明异性同桌之间的友谊是纯洁的。”赵振学说。

  “我认为陈家怡的举例,恰到好处地表明,世界创造了男人与女人,就是为了让他们和平共处,如果说连异性同桌都不可以,这个世界不就没有人类繁衍了吗?”刘凯作为反方三辩,理直气壮地说。

  “你把话题扯远了吧?我们现在是学生,是在谈论学习,学习阶段的男女相处,又不是让你上学期间就繁衍后代。同桌和繁衍后代有什么关系?”张一说。

  老师听着大家的辩论,感觉很好笑,他觉得同学们的认识太肤浅啦。也难怪,面前的这些十二三岁的孩子,还是一帮涉世未深的懵懂少年。面对这样的大辩题,在他们看来。实在是太深奥了。他们驴唇不对马嘴的辩论,让胡迟哭笑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