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五十七章嫉妒

情牵骨笛 梓枚 2043 2019-08-23 20:20:00

  “丞相免礼。”陆暝带着病态的声音回道。

  “今日小女十六岁生辰,得太子前来祝贺,真是小女荣幸啊!”韩丞相高兴的说道。

  “丞相不必如此谦虚,本太子也是出来散散心,正好陪同铃儿一起来看看。”

  韩丞相惊异的看向坐在一旁的风铃儿。

  “韩丞相,有礼了。”风铃儿无语望天,自己坐在这里半天,竟然都没注意到,哎!

  “铃儿姑娘,客气了。”韩丞相回礼。“铃儿姑娘是?”

  “在下现在乃是太子的专用医师,为太子治病。”

  “咳咳咳”陆暝突然剧烈咳嗽起来,风铃儿急忙照看,不小心将桌上的茶水弄倒,还弄湿了衣袖。

  “太子,来,慢点。”风铃儿急忙拿出一粒药丸给他。

  没一会,陆暝便恢复了,不再咳嗽。

  在陆暝剧烈咳嗽时,陆暝抓住风铃儿的手,而且吃了药后,还允许风铃儿给他拍背顺气。在做这些风铃儿认为很平常的事时,韩丞相眼神惊愕的看着风铃儿和陆暝,而韩湘林则死死的盯着风铃儿被抓住的手,眼神阴霾。待风铃儿察觉后,韩湘林立刻恢复大家闺秀模样。让风铃儿有种疑似看错的感觉。

  “风大夫的衣服弄湿了,不如随丫鬟去换一套吧!”韩湘林体贴的开口问道。

  “铃儿”一声惊讶声从人群中出来。

  “拜见二皇子。”众人拱手行礼。

  桑弘文扶起韩丞相的手道“丞相不必多礼,大家也都免礼。”

  “铃儿,你怎么会在这?”桑弘文诧异问道。

  “恰巧碰到韩姑娘发请柬,便也有幸得邀请。”

  “你要来,我可以带你来啊,就知道你喜欢凑热闹。”桑弘文开心的和风铃儿聊着。

  “咳咳,铃儿,你衣袖湿了,还是去换一身吧!”陆暝走到他们两人中间,拉起风铃儿被茶水浸湿的手。

  “嗯”

  “麻烦韩姑娘了。”

  风铃儿看向一旁有些脸色僵硬的韩湘林。

  “不麻烦,风大夫请随我来。”韩湘林微笑的说着,并转身走向一旁的走廊。

  “风大夫,不知陆哥哥的病可能治好?”韩湘林引风铃儿走到另一个院子,边走边问道。

  “在下还在研究,必定尽全力医治好太子。”

  “不知,风大夫住进太子府有多久了?”

  风铃儿饶有兴趣的看了看韩湘林的背影。

  “约摸有一月多了。”风铃儿果然看到前面的人气愤却又隐忍的揪紧衣角。

  “风大夫虽为大夫,但你毕竟还是一个女子,住在太子府恐怕会有损你的声誉。”

  “没关系,清者自清。何况,既然大家知道我是医者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传言。”重点是谁敢说皇家闲话,活的不耐烦吗?

  “风大夫,我家在上都西街买有一个府宅,现下无人使用,如果风大夫不嫌弃,可以去那里住一段时间。”

  上都西街的府宅是爹爹买下的,准备用来给醉梦楼的梨花姑娘赎身后居住,养外室。这件事也是她无意间听到爹爹叫管家偷偷准备的。

  “多谢韩姑娘,我现在住在太子府也挺方便的,不想折腾。”风铃儿跟着她们进到一个房间。

  “既如此,我便不强求。如果风大夫什么时候改变主意需要的话,随时来找我。”韩湘林客气的说道。

  “风姑娘在此稍后,我去找一套合适你的衣服过来。”

  韩湘林便领着丫鬟离开。

  在拿了一套衣服后,韩湘林赶回风铃儿所在的房间。走在走廊上,看着自己为风铃儿挑选的这件比较漂亮粉嫩的衣裙,不自觉的想着‘这个风大夫分明就是个狐狸精,借着为陆哥哥治病想要长期住在太子府,和陆哥哥日久生情,太可恨,太可恶了。’韩湘林越想越气愤,走的也越来越急。

  “啊!”

  “嗯!”

  “小姐,没事吧。”急促跟在身后而来的丫鬟惶恐的询问道。

  韩湘林眼神凶恶的看着丫鬟,刚想要张口训斥。

  “表妹,原来你真的在这里。”一声突兀的惊喜男声从旁边传来。

  韩湘林立刻柔声说道“无碍”,转而看向男子。

  “李表哥,你怎么会在这里?”韩湘林惊讶。

  这个李江明怎么会到后院来。

  韩湘林知道自己这个表哥是个表面还算正经,实则是个风流好色的浪荡子。他喜欢自己,长的也算清秀。但问题是,他既无太子有权有势,有无太子有钱俊美智慧。只是爹爹的下属,虽然爹爹也偶然夸赞他办事有效率,能力不错。但始终只是一个常侍,而且家中还养有几个舞姬,有一次她还在外面意外看到他进入有名的醉风楼,听说里面可都是些年轻俊美的郎官,只有有特殊癖好的男人才会去的地方。

  韩湘林虽然不喜这个表哥,但她一贯的大家闺秀形象不容许她有任何不得体的言行。

  “我是来找韩表妹的啊!表哥可是日日都有想念表妹你,表妹可有想表哥我啊!”李江明邪笑的看着韩湘林娇美的脸,而且视线时不时瞄看她曼妙的身材。

  “表哥真是说笑了,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韩湘林脸色难看。这个李江明借着表哥的身份和为爹爹办公隔三差五的来丞相府,而且还经常装作是偶遇韩湘林,时不时吟诗作对。后来见不起效果,看到韩湘林就直接缠上来表达爱意,每次如此,韩湘林都会在内心耻笑他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哎,表妹先别急着走啊!表哥特意来参加你的生辰宴,你不会这么不招待吧。”李江明挡住韩湘林的去路。

  “表哥,我真的有事要离开了,太子哥哥还在前院等着我呢。”韩湘林后退两步,与李江明隔开距离后说道。

  “太子也来了?”李江明有些半信半疑。

  韩湘林看到丫鬟手中的衣裙。“是啊!如果不是有个姑娘衣袖不小心弄湿了,我特意带她到偏院来换衣,此刻我已在前院陪陆哥哥了。”

  “李表哥,你还是赶紧回前院去吧,这偏院现在空无一人,你来这里实在不合适。”

  韩湘林绕过李江明,带着丫鬟拿着衣服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