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五十六生辰宴

情牵骨笛 梓枚 2019 2019-08-22 20:20:00

  “铃儿,等等我,咳咳。”风铃儿看向脸色苍白,虚弱的陆暝。

  “你也要去?”风铃儿诧异,看到风青拿着一盒包装好的贺礼。陆暝不是为了装病所以才一直待在房里的吗?怎么今日竟然收拾妥当,要和自己同行。

  此前,风铃儿奇怪自己的血为何对陆暝不管用,后来接触多了,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在书房和外面状态实在相差太大,在风铃儿的询问下才得知,除却受伤时,他平时在外面都是为掩人耳目装的虚弱。

  “铃儿要去,我自当陪同。”要是在宴会上被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拐走那还得了。陆暝秉承自个媳妇要时刻守着。何况像这样的场合,他不相信韩丞相府与李氏走的如此近,会不邀请桑弘文参加。

  “你病着呢,既然要同行,我去准备一些药物备着。”风铃儿看向一旁眼神不定,是不是偷瞄这边的一个丫鬟继而说道。

  “好,咳咳,那我先去马车上等你。”

  “少主,是否要改变计划吗?”回到房间关上门后,并无外人时,秦雯雅拱手问道。

  “嗯,计划有变,一会儿你去通知秦娘他们不必行动。”风铃儿说是回来为陆暝准备药物,其实就是为了跟秦雯雅说,取消之前说的在今日生辰宴时,让人在外面制造混乱,好支开韩丞相。但现在,陆暝去的话,就没必要让秦娘他们冒这些险。陆暝在那儿就是吸引住韩国庆视线最好的王牌。在之前得到的信息中,韩丞相似乎是想要拉拢陆暝,但又与李皇后有着密切联系。

  风铃儿装模作样的让秦雯雅拿了一小盒的瓶瓶罐罐。

  “铃儿,怎么拿了这么多瓶瓶罐罐的药物?”陆暝看到风铃儿拿着一个盒子上来,而后放在他手上。

  “给你装病用啊!”风铃儿玩笑似的回答。

  陆暝眼神一闪,突然挨在风铃儿肩膀上,“娘子,为夫病了,借我挨挨。”

  风铃儿无语,用手轻推陆暝的头。“谁是你娘子?老实坐好。”

  “铃儿啊,你就是我未来娘子啊!我娘和你娘都给定好的,你可不能耍赖。”这次干脆将头枕到风铃儿的腿上,弄得风铃儿一愣一愣的。

  “我耍什么赖,你都说了是未来,我现在还不是你娘子。”风铃儿脸红的推了推腿上的陆暝,没想到反而被他抱住腰。

  风铃儿犹如电流通身,整个身子都有些微轻颤,腰间陆暝手环绕的地方发热发烫。

  “那铃儿你是答应做我娘子了,我已经记住了,不可以反悔。”陆暝内心偷笑,愉悦的开口。

  “哈!我答应什么了?”风铃儿被陆暝的话搞得一脸懵逼。

  “你给我好好坐着,不然我不客气了。”风铃儿羞赫道,并用并使劲掰开腰间紧箍着自己的手。

  “呃,铃儿,好难受。”陆暝主动松开双手,而后额头冒冷汗,脸色难看的说道。

  “怎么啦?”风铃儿焦急问道。

  “好像毒发了?”陆暝有气无力的说着。

  “什么,怎么会?”风铃儿着实没想到陆暝会这个时候毒发,这段时间吃着药膳和自己的血,以为已经能抑制住了的。难道是因为自己近段时间忙于调查没给血喝又复发了。

  风铃儿急忙将百解丹给他服下。

  “要不,我们回太子府吧!”

  “不必,铃儿让我躺着休息一会就好。”陆暝安心的闭着眼睛舒适的躺在风铃儿的腿上。

  风铃儿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陆暝该不会是装的吧!看到他闭着眼睛睡着,脸色变得那么温柔和恬静,风铃儿想要询问‘你该不会是装病吧!’叫他起来,却也不愿了。

  “吁”

  “主子,风姑娘丞相府到了。”风青叫停马车,看了看丞相府说道。

  “铃儿,小心。”陆暝率先下了马车,而后伸出手去扶风铃儿下来。

  “那不是太子吗?”

  “那位姑娘是谁?”

  “今日太子也来参加生辰宴?”

  在门口的几位青年才俊窃窃私语。

  风铃儿看去,发现这些人对身旁的侍从或是小厮说了什么,小厮便急忙离去。

  陆暝背对着他们。“咳咳,铃儿,我们进去吧。”

  “参见太子。”

  “起来吧!”

  风铃儿和陆暝一进入丞相府,便看到许多年轻的才俊在这里谈笑,有俏丽的姑娘在亭子里或是池边观赏水中的游鱼或是荷花。

  “这不是太子吗?”

  “太子?”

  “参见太子”一众人跪首,“免礼,起来吧!今日我只是陪铃儿来看看,大家不必拘束。”

  众人起来又恢复刚刚的谈笑,还有几个人预要来和陆暝交谈,陆暝却转头和风铃儿走向一旁的亭子中,由于风青像个门神似的现在一旁,将剑拿在胸前,双手交叉站着,用一张生人勿近的脸看着众人,使得一群蠢蠢欲动的人望而却步。

  风铃儿看到对面走廊上,韩湘林步伐快速又不失优雅的赶着过来,看到风铃儿和陆暝(她眼里就只看到陆暝),笑靥如花,宛如幸福的小女人。

  “陆哥哥,你来了。”韩湘林发出激动、愉悦的声音,就是风铃儿也能从她的声音中感受到她的开心。

  “嗯!风青。”风青拿出放在一旁石椅上的礼物递给韩湘林。

  “这是送给你的生辰礼。”陆暝淡淡的说道。

  “谢谢陆哥哥。”韩湘林宝贝似的捧着,眼睛溢满了欢喜。

  “韩姑娘,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

  风铃儿递给韩湘林一个小盒子,她身旁的丫鬟接过。

  “感谢风大夫。”

  “老臣参见太子。”随后韩丞相赶到并行拜叩礼。韩丞相过来时,还示意韩湘林行礼,韩湘林才不情不愿的随之半倾身子行礼。在韩湘林的心里,她觉得自己是不用跟陆暝计较这些的,因为他们是青梅竹马,而且小时候太子还说过,她可以不用对他行礼,而且一直以来也是如此,只有她一人享受这种殊荣,她觉得这对陆暝来说她是特别的。只有未来的太子妃可以和太子这样,可以不用行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