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五十四章对不起

情牵骨笛 梓枚 2039 2019-08-20 20:20:00

  “铃儿,对不起。”桑弘文愧疚的在风铃儿后面说道。

  “这不关桑哥哥的事。我,我只是伤心,这青笛是现在爹娘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了。”风铃儿紧握拳头,强忍着泪。

  桑弘文看到风铃儿眼眶湿润自责的样子,内心更加的难受。

  “对不起,铃儿,都是我不好。我...”桑弘文原本想说会帮风铃儿寻回青笛,但话到口边又咽了下去。

  “桑哥哥,我有事先走了。”风铃儿带着秦雯雅急忙离去。

  “秦娘,如果骨笛不在我手上,你们会如何?”风铃儿在确认后面无人跟踪后,来到了上都的一个联络点。

  秦娘有些震惊的看向风铃儿,看到一脸严肃的风铃儿,坚定的回道。

  “属下等唯主子马首是瞻,少主是主子的女儿,我等必听从差遣。”

  风铃儿疑惑问道:“此前,不是说你们是以骨笛为信物吗?如今我,我骨笛已丢失,你们还愿听从我的安排。”

  “少主,此前是因为还未寻找到主子,所以才以骨笛为信物,如今已知道主子,自然以主人为首。但...”

  “秦娘,有什么你直说。”

  “骨笛是宝藏的钥匙,如果没有骨笛,少主就无法开启凌帝给主子的藏宝图,无法获得无数的财宝。”

  “钱财乃身外物,而且你不是说现在凌云阁产业遍布各处,我们也不缺钱财。”风铃儿感叹。

  “但,那是娘亲的爹爹留下来的唯一一个物件,我不能让别人拿去。”

  “少主,还有就是,虽然我们如今已知道少主是主子的女儿,但如果有人拿着骨笛去各桩,还是会误以为是主子下令,听从持有骨笛者的号令。”秦娘犹豫一番还是决定告知风铃儿自己的担忧,因为凌云阁成员遍布各处,如果不知道的还是会出现问题的。

  “我更担忧的是,如果爹娘在他们手里,现在又拿到骨笛,会不会对爹娘下杀手。”风铃儿声带哭泣,难受不已,后悔万分的道。

  “少主,那...”

  “秦娘,准备一下,我们今天晚上去灭了杀阎阁。”风铃儿眼眶湿润但眼神坚定的道。

  “我回太子府准备准备,到时候再让雯雅告知你们详细计划。”

  “是。”秦娘正预退下。

  “秦娘,我们现在的势力有没有把握能灭了杀阎阁。”风铃儿看向秦娘,有些担忧,怕自己的冲动害了秦娘和凌云阁,虽然之前听闻说是有武艺高超的暗卫,而且经过秦大将军的培养,杀手暗卫数量不少。但,杀阎阁根基已久,实力如何她还没有把握。

  “少主,此前是主子不愿凌云阁参与江湖和朝廷纷争,所以从未出手。少主放心,凌云阁现在的实力在青冥国可以说是仅次于皇朝。”秦娘没说的是,他们的势力渗透已经渗透到军队,再过两年可以说是凌云阁在青冥国一家独大。

  “那就好。”风铃儿终于放心了。

  风铃儿脸色苍白,有些憔悴的回到太子府。

  “铃儿,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陆暝在书房看着书,看见风铃儿进来,脸色难看。

  “陆暝,我,我想请你帮帮我。”

  “铃儿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帮助你的。”陆暝安慰道。

  “我~我想要灭了杀阎阁,但我不想说理由。”风铃儿不想对他说谎,但又不想让凌云阁的势力暴露,毕竟爹娘的愿望就是让大家过上平静的生活,不能因为自己的失误害得大家暴露出来引起纷争。

  “好,我帮你。”

  “今晚就行动可以吗?我也请了一些江湖杀手在旁协助。”

  “好,一切听从铃儿的安排。”

  一夜过后,财源广进钱庄和上都几处赌庄、大型酒楼纷纷停业,有小贼偷入钱庄想偷钱,发现庄下有暗室,里面躺着一堆尸体。后官府查看,各停业的庄下都出现同样的情景。且在财源广进钱庄里发现有杀阎阁诸多物件,有人传言说这是杀阎阁的联络点,被仇家歼灭了。江湖人士纷纷猜测,这江湖又出新势力又将出现争夺势力的大拼杀。

  在风铃儿等人剿灭杀阎阁时,上都一豪华的住宅里,桑弘文定定的看着手中的青笛,思绪万分。想起白天铃儿那隐忍的模样,心绞痛。

  “铃儿,对不起。”

  桑弘文声音轻得不能再轻的抚摸着青笛说道。

  随后,将青笛放入一个装满青黑色的汁水中浸泡一会后拿起来,原本青色的笛子变成了白色晶莹剔透的骨笛。

  将骨笛擦拭干净后放入礼盒中,又静静的看着白得闪烁着亮光的骨笛发呆。

  “桑哥哥,你看,爹娘给我的笛子,漂亮吗?”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前方传来,桑弘文挨着大树在认真看书,闻言抬头一看,就是一个小巧可爱的女孩兴高采烈的那些一根笛子跑过来。

  “嗯!真漂亮。”其实桑弘文只是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笛子,然后认真的看着笑颜如花的小女孩说道,“真好看。”

  小女孩坐在他身旁,拿起笛子就吹奏起昨天风姨教她的曲子,笛声悠扬清脆,沁人心脾。

  “铃儿,吹的真好听。”桑弘文不吝惜的称赞道。

  小女孩高兴的看着桑弘文“桑哥哥,你学弹琴吧,我爱听。以后你弹琴铃儿就吹笛好不好?”

  “好啊!”桑弘文一口答应,虽然他并不热衷弹琴,但铃儿喜欢他就喜欢。

  “嗯?铃儿,你嘴唇怎么青青的,是不是又去吃不知名草药中毒了?”桑弘文担忧的抓着小小的风铃儿肩膀询问,查看。

  “青?”

  小小的风铃儿看了看手中的青笛,脸色微红窘迫的低头。

  “桑哥哥不是的,是我沾到笛子上的颜料了。”

  桑弘文奇怪的看着递到眼前的青笛,发现青笛的颜色有些古怪,为何青色那么不均匀,有些深有些浅。

  也是那次,他知道原来青笛并不是青色的而是白色的,而且非常的晶莹剔透,精致美观,但被风铃儿后来用特质的药汁涂抹上去变成青色,而且也不会再出现掉色的情况,只有泡在特殊的药汁中溶解才能恢复原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