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五十三章邀约

情牵骨笛 梓枚 2266 2019-08-19 20:20:00

  在养伤期间,陆暝听闻风青回禀陆玄老是在太子府闲逛,还都恰巧逛去风铃儿在的地方,由于自己是病人,风铃儿只好处处为“自己”着想,吃得喝得都照顾细微,虽然他在书房也可以吃到,但就是不爽。最重要的是,风铃儿为自己专门熬制的药膳每次端来都明显被人打劫了一半,简直是气不死陆暝,天天陆玄都挨亲哥瞪。陆暝试过几次叫风青把陆玄叫回来扣在书房自己出去闲逛到风铃儿处,没多久又被风铃儿遣送回书房养伤。陆玄也变得贼精,不到晚膳时间不回书房。陆暝宣誓主权,要他别老粘着风铃儿,陆玄美其名曰:“了解了解未来大嫂,培养感情。”换的陆暝往他脑袋敲一个板栗手。“我都不够时间和铃儿培养感情,你小子凑什么热闹。”

  “少主,这是桑公子给你的信。”秦雯雅将刚刚回太子府时,遇到桑弘文递交的信件交给风铃儿。

  “桑哥哥要约我明日去清韵楼。”

  “雯雅,清韵楼是酒楼吗?”风铃儿觉得有些奇怪,一般桑哥哥都是直接约她出去玩,不会指明地点,只会说明玩的项目,因为风铃儿都是看到什么好玩的就去玩什么。难道是因为到了上京怕自己人生地不熟,所以要指明去向。但上次沂水湖遇刺,说明对方知道自己女儿装扮模样,现在贸然外出恐怕不合适,毕竟她目前还不想和杀阎阁直接对面抗击,兄长还未找到,万一落入杀阎阁之手就麻烦了。

  “这清韵楼是上都才人佳子们以诗会友,以琴艺友的地方。”

  “噗!桑哥哥该不会还在为上次与陆暝的技艺比赛的事闹心吧!”风铃儿猜想桑弘文自小练就一手好琴艺,从无敌手,现在输给陆暝肯定是不服气。

  第二天,在优雅充满书香气息,众多年轻俊美少年郎和少女汇聚的清韵楼二楼靠窗位置,坐着两位俊美的少年。

  “桑哥哥怎么想起来要来这里?”风铃儿有些戏谑的看着对面端坐着桑弘文和站在一旁捧着琴的侍从。

  桑弘文淡笑。

  “想邀请铃儿今日陪我一起演奏一曲。”

  难道真的不是来找回自信,切磋琴技,提高琴艺的。

  “今日是清韵楼十年庆,将季瑾瑜的琴谱瑾瑜传作为乐技头等奖,我想让铃儿来助我。”

  果然没猜错,桑哥哥还是奔着提高琴技而来,受打击了吧!

  “桑哥哥放心,我必定会帮你拿的头奖。”不是风铃儿自吹,她自小喜欢吹笛子,而且技艺也是一流,这个桑弘文还是知道的。

  “那铃儿有带笛子吗?需要我帮你寻一合适的笛子否?”桑弘文低头饮茶,随意问道。

  “桑哥哥放心,我随身带着呢。”风铃儿从怀中掏出一根青色的笛子。

  桑弘文和他身边的侍从眼神偷瞄的看了看风铃儿拿出来的青笛,眼神深沉。

  “这是以前你常吹的笛子,你还带在身边。”桑弘文略有些惊讶道。

  “是啊!”风铃儿看了看手中的青笛,声音有些许低沉。自小陪伴在身旁的青笛,就是为了争夺它,爹娘下落不明,风云山庄众人皆遇害,现在兄长也失去联系。

  毫不意外,风铃儿和桑弘文合凑,完胜所有参赛的乐师,顺利取得琴谱。

  “桑哥哥,我们现在去哪儿?”风铃儿高兴的跟桑弘文在街上闲逛。

  “现在已经响午,铃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桑弘文看了看前面的一间酒楼问道。

  “还真有点饿了。”风铃儿摸摸有些瘪的肚子。

  在酒楼里风铃儿等人叫了几样招牌菜。

  “雯雅一起坐下来吃,你也是。”风铃儿拉过雯雅,让她坐在身旁而后看向捧着两把琴看起来有些苦逼的侍从叫道。

  “你也坐下一起吃吧!”桑弘文看着一旁的侍从说道。侍从眼神有些楞愕,随即道。

  “谢主子和小~公子。”侍从看了看手中的琴,而后低头道:“属下,想先将主子的琴放到马车里。”

  “那你快去吧,我们边吃边等你,可不要太久,不然就只剩碟子了。”风铃儿开玩笑道。

  “噗”

  “噗”桑弘文和秦雯雅不由得轻笑,侍从也有些憋笑的样子。

  “是”侍从立刻捧着两把琴往楼下走去。

  “你回来有些迟啊,还好给你留了菜,赶紧坐下来吃吧!”风铃儿看着姗姗来迟的侍从,有些责怪道。

  “多谢主子和公子。”侍从低头坐下埋头苦吃。

  “嗯,前面怎么那么拥挤?”风铃儿和桑弘文等人吃完饭后走在街上,想要消消食,突然看到前面一大帮人围着不知在看什么?

  “桑哥哥,我们也去看看吧!”风铃儿急忙走向前,也想挤进人群前面看热闹。未曾想挤到一半时,人群突然推挤起来,风铃儿被人狠狠一撞,感觉那人的手好像碰到自己的怀中,马上一摸,心中一凉。

  转头看去,已不见那人身影,周围人群拥挤,桑弘文等人还被挤在外面。风铃儿一着急直接运转轻功飞起,四处张望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往西边涌去。

  “你这个小贼,给我站住。”风铃儿大喊并飞向那方,突然人群拥挤走动起来,风铃儿无奈飞到西边人群外向内挤。秦雯雅率先跑到风铃儿身边,询问:“少主,怎么啦?”

  “有人偷了我的青笛,无论如何都要拿回。”

  “是”秦雯雅也跟着往里挤。

  “让让,让让。”风铃儿眼见着那个小贼在前面却无法靠前,最后狠心飞身踩在贼人肩上,把他踩倒在地,拥挤的人群中有几人被推倒在地上。

  “把我的东西还来。”

  “公子饶命,饶命啊!”

  趴在地上的小贼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颤抖的递给风铃儿。

  “我的笛子呢?”风铃儿皱眉。

  “铃儿,发生什么事了?”桑弘文和他的侍从走到风铃儿身旁问道。

  “我的笛子被人偷了。”风铃儿看着地上的人说道。

  “公子,我,我只偷了一个钱袋,我没拿笛子啊!公子,饶命啊!”地上的贼人连忙解释。

  “笛子~不在你身上。”风铃儿顾不得其他,蹲下去摸他的上身,惊愕的站起来。

  现在的人群已经平静下来,将风铃儿等人团团围住,讨论观看。突然有一个中年男子挤入人群抢过贼人手中的钱袋,气愤的指着地上的贼人骂:“好你个小偷,刚刚就是你偷了我的钱袋吧!居然敢偷到我头上。”随后那名中年男子就拳打脚踢地上的贼人。

  风铃儿回想刚刚被撞的情景,好像在被这贼人撞到挤向人群时,有人从侧边又轻轻的撞了一下自己,由于被这个贼人撞得严重,所以风铃儿就以为是他偷了笛子,看来是另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