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五十二章争执

情牵骨笛 梓枚 2022 2019-08-18 20:20:00

  “少爷,属下已查清,今天在沂水湖袭击少爷等人的正是杀阎阁的杀手。”

  “你先退下吧!”桑弘文疲惫的揉了揉额头。

  娘亲是等不及了,要下手了吗?可是,铃儿她...。

  桑弘文看着手上刚刚包扎好,白纱布缠绕了一圈又一圈,想起今天上午,风铃儿扶着陆暝离去的背影,感到心情烦躁不已,也忧心忡忡。

  “铃儿,我该怎么办?”桑弘文独自对着寂静的空气呢喃。

  次日。

  一座华丽的宫殿里,正坐上坐着优雅高贵的妇人,打扮的金光闪闪,头上的凤钗说明了她的身份。

  下首坐着一位身着金色龙纹白衣的贵公子,此刻男子似乎有些怒气,隐忍的紧握拳头看着那名妇人。

  “儿啊!我们相认才几天,你就这样剑拔弩张,气坏了身体可不好。”说着关心的话语,可语气和面容却丝毫感受不到有一丝丝的温暖。

  “我答应过你,会将骨笛拿到手,你为何还要派人去伤害铃儿?”

  “儿啊!这是一个儿子该对母亲说得话吗?你真是...,算了,也怪我没在你身边教养你。不过,儿啊!优柔寡断可不行,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这次这是小小的警告,下次那风家丫头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我会抓紧时间寻找骨笛,但你也要遵守诺言,不要再做伤害铃儿的事。”桑弘文看着这个自小就期盼着见到的母亲,却希望从未见到,起码在内心里还能安慰自己,娘亲不在身边是有她自己的苦衷,娘亲是世界上最好的娘亲,娘亲也会想风阿姨那样疼爱铃儿般疼爱自己。可是,看着眼前眼神冷漠,话语威胁,充斥着权势利益的人,他的内心是痛苦的。

  自己的娘亲为了获得权势抛弃自己,同样是为了巩固权势把自己找回,还抓走风阿姨他们,杀害风云山庄众人,甚至还要伤害铃儿,更是为了利益威胁自己为她寻找骨笛。

  “只要你认真为我寻找骨笛,我自会遵守诺言。”

  桑弘文百感交集,是痛苦,是失望,是伤心,是愤怒还是...。

  正座上的贵妇看着离去的背影,招了招手。

  “娘娘”

  “去,把韩丞相找来。”

  “是”

  没过多久,一位中年男子穿着朝服踏进殿内。

  “卑职参见皇后娘娘。”

  “免礼”

  “不知,娘娘诏卑职来所谓何事?”

  中年男子谦卑的询问道。

  殿内的众人在皇后的示意下,尽数退出殿外。

  雍容华贵的皇后李薇娘走到韩丞相面前。

  “啪”

  韩丞相错愕但立刻表现的很惶恐,立刻跪了下来。

  “娘娘恕罪。”

  “韩丞相,你好大的胆子,竟然阳奉阴违,难道,你想谋反不成。”

  跪在地上的人,听闻此,更是瑟瑟发抖起来。

  “卑职不敢,请娘娘明查啊!卑职冤枉啊!”

  韩国庆内心惊讶不已,难道这个李皇后发现了什么?

  “哼,韩国庆你最好是没有,否则...。”

  “卑职不敢,卑职誓死效忠皇后,绝不敢有任何谋逆之心。”地上跪着的中年男子诚恳的说着保证的话语,低着的头,掩盖住他藐视的笑意。

  “你为何擅自行动,连文儿也敢伤害?”

  “二皇子?”

  李皇后坐在上首,高人一等般的看着跪着的人,不知是忘了,还是故意的,就是不叫人起来。

  韩丞相看到正好整以待的看着自己不作声的皇后,想了想。

  “这,卑职不知昨天二皇子也在船上,是卑职的疏忽,卑职罪该万死。”

  “卑职昨日在阎阁,听闻下属来报,说是发现了风铃儿的下落,卑职只是想抓人来拷问骨笛下落,尽早为娘娘拿到骨笛。”

  “起来吧!”皇后看着讲的诚恳的人,拿起桌子上泡好的茶。

  “这茶喝得有些年份了,是不是该换换?”

  “皇后,卑职在抓风铃儿过程中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似乎有人在暗中帮助她,将我们安排前去监视的探子都杀了。”

  “你是说,太子?”

  “这,似乎是也似不是,卑职现在还未查探清楚,不敢妄论。”

  皇后眼帘微垂,难道是文儿?

  “你先退下吧!最近不要轻举妄动,骨笛的查找,我自有安排。”

  “是。”

  中年男子退出殿外,眼神阴霾。李徽娘给我等着,今日耻辱改日必十倍奉还。

  太子府的书房内。

  “主子,刚刚皇后诏见了韩丞相且遣散宫女等人在殿外守候,二人相谈不久后,韩丞相便出来了,脸上似被打了一巴掌。”

  据线子回报,韩国庆出来后非常气愤,而且脸部还有掌痕。

  陆暝沉思。

  “咳咳,铃儿,你对我真好!还麻烦你亲自送膳食过来。”某只装病装得无聊说要出去晒太阳的人,在门外看见铃儿捧着东西过来急忙凑上前。

  陆暝在书房内咬牙。这个陆玄,就是欺负他现在受伤不方便露面,使劲的作死。

  原本打算留在文安侯府修养,重点是过两人世界的陆暝,见风铃儿被陆玄说服,说需要风铃儿回太子府掩饰,害得他不放心也从密道回来。幸好回来盯着,要不然被陆玄这小子‘挖了墙角’都不知,虽然知道他只是好奇,但难保不会迷上铃儿。

  又听到陆玄借着自己的身份把铃儿的好说是给自己的,还老是围绕在铃儿身边,陆暝就好像揍他一顿。

  “咔嚓”

  书房的门开了,走进来两人后又关上。

  “咳咳,铃儿,你来了。”陆暝一脸的虚弱,和刚刚听汇报时完全不一样。

  “你好好躺着,这是药膳,能够有效愈合身体的伤口,补气滋养身体。”风铃儿捧着膳食到陆暝跟前。

  “怎么...那么少?”陆暝看着比早上在文安侯府吃的少了一半的膳食。

  风铃儿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无辜的陆玄。无奈的开口:“少食多餐比较好。”

  陆暝笑笑,在风铃儿端放药膳时,陆暝瞪一眼一旁的陆玄,药膳你也抢着吃,太不要脸了。

  陆玄立刻换回一副虚弱脸,我现在也是一名‘病人’。当然要吃药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