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五十章赠送

情牵骨笛 梓枚 2017 2019-08-16 20:20:00

  “主子”

  “少主”

  三人的侍从都相继赶到。

  “雯雅,你护送桑公子回府。”风铃儿扶起地上的陆暝,风言原本准备去帮扶,被陆暝一个眼神示意,便乖乖的站在一旁。

  “是”

  陆暝站起来后,将手搭在风铃儿肩上,几乎整个上半身都压在风铃儿身上。或许是由于知道这个人是陆暝,已经习惯了他和她之间的肢体接触又或者是因为他现在深受重伤,风铃儿并不排斥陆暝的依靠,也没有想起来要叫风言扶,就这样踉踉跄跄的带着陆暝离开。

  “公子,你的手?”身后传来桑弘文侍从担忧的声音。

  风铃儿想要扭头回去看,突然,陆暝重重的咳嗽了几声,随即放在风铃儿身上的重量又重了几分。使得风铃儿差点因为没站稳摔倒。

  “走吧!”桑弘文落寞的看着前面慢慢远去的风铃儿,转身离去,风铃儿回头看去时,桑弘文等人已经向另一个方向离去。

  他们回的是文安侯府,在被大夫诊治后,陆暝便发烧昏睡过去了,风铃儿留下照顾。原本,文安侯府中的众人都不同意,要风铃儿到准备好的厢房去休息,他们亲自照顾,奈何离去时,被昏睡的陆暝抓住手腕不松开,最后没有办法,众人一同陪在陆暝休息的房间里,直到风言出现并小声和文侯爷说了什么,众人才离去。

  风铃儿陪伴在陆暝身旁,坐在床边,认真看着此刻昏睡过去的人,觉得面具碍眼,还把面具摘了下来,看到有一边脸上有一处像是烧伤的皮肤,将原本英俊的容颜毁得一塌糊涂。但却可以肯定此人就是太子府的陆暝,也是陪伴在身边一直照顾自己的玄暝。

  但这烧伤看起来又是那么的真切。风铃儿不禁研究起这伤疤来。

  风铃儿用手去触摸,点戳,有些许硬,查看烧伤的部位皮肤周围却看不出有缝隙,不像刻意沾上去的。风铃儿赶到十分惊异,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看着风铃儿便被还没被烧伤影响美感的另一边脸仔细看了起来,感叹陆暝的皮肤如此完美,没有瑕疵,连毛孔都是肉眼看不见的,哪里像自己。

  有什么从脑中一闪而过,毛孔,是啊!近些看也是没有,这正常吗?风铃儿想到之前说要易容,立刻侧头看陆暝的脸边缘,经过仔细查看,过来在耳边处看到有些许的不一致,伸手捻起薄皮,慢慢掀开了敷在陆暝脸上的东西,正是一块胶汁面具,非常薄,如轻纱般,轻轻吹一口气都能使它摇摆。

  这技术比自己做得还好,看着露出原来模样的陆暝,风铃儿陷入沉思。他知不知道骨笛的秘密,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为什么毫不避讳的将他的秘密展示在自己眼前,他偷偷去陵城目的是什么?他真的值得信任吗?

  “水”

  “水”陆暝虚弱呢喃的说,眼睛却还是紧闭,毫无一丝要醒来的节奏,只是犹如小孩子需要喜欢的东西般,只是一直重复着。

  “来,慢点。”风铃儿倒了一杯水扶起陆暝,喂给他喝,可能真的是渴极了,喝得有些急,有少许水沿着嘴角流下脖颈。风铃儿又为他细心擦拭。

  突然,陆暝抓住风铃儿的手不放,紧紧的。

  “娘~娘”

  有些不安的呼喊着,不知是不是没有听到回应,昏睡的陆暝显得有些焦急,额头也生出冷汗,抓风铃儿的手也越握越紧。

  “娘”

  “没事的!我在陪着你。”风铃儿为陆暝擦拭额头上的冷汗,应声回道。

  翌日。

  阳光明媚,庭院里青翠的树上有几只小鸟在欢唱,风儿拉着和煦的阳光调皮的撒在屋里熟睡的人儿的脸上、衣服上。

  “嗯!”

  床上的人儿从睡熟中清醒,看到趴在床边的俏颜展开了初晨第一个笑颜,看了看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和景色,突然觉得原来文安侯府府也有那么美好的景色。

  风铃儿悠悠转醒,就看到近在眼前放大了的俊颜,急忙往后退。

  “啊!”

  “怎么啦”陆暝看着眼泪都流出来的风铃儿着急的从床上下来,扶起跌坐在地上泪眼汪汪奇怪的风铃儿。

  “啊!别动~别动我,脖子疼。”是的,风铃儿长期保持一个不舒服的姿势就这样歪着头趴着睡着在床边一晚上,刚刚又因为看到陆暝惊吓到,动作过快过急过于大力,导致风铃儿现在保持一个歪头动作,不敢动,又痛又难受。

  “咔嚓”

  风铃儿疼眼睛都红红的,陆暝看见了难受极了,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姑娘,您在休息一会就好了。”一旁穿着白衣的大夫站在一旁说道。

  “好的,谢谢大夫。”

  风铃儿用手抚摸着自己细嫩纤细的脖子,感觉被大夫好多了。

  “铃儿,都是我不好,害你变成这样。”陆暝自责的说道。

  “这又不是你的错,不过,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准备怎么补偿我?”风铃儿看陆暝如此模样就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铃儿想要什么补偿?”

  “嗯?”风铃儿显得很苦恼的样子。

  “要不,我以身相许。”陆暝把铃儿拉进怀里,嬉笑着,眼神却认真深邃。

  “咳咳,补偿我现在还没想起来要什么,以后想起来了再找你兑现,不许耍赖。”风铃儿脸红的看着与自己仅有不到十厘米的陆暝。轻推开一些距离,脸往后昂。

  “好,铃儿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就什么时候兑现,不过,我愿意以身相许不算是补偿,是赠送的。要不要?”

  陆暝将身子往风铃儿跟前靠近一些。

  这家伙怎么老是揪着这个事情啊!哪有大男人以身相许的,重点还是一国太子,害羞又无语。

  “我...我”

  咔嚓。

  “咳咳”

  从一面墙里走出来一人,看到床上两人暧昧的姿势,还有相互凝视的眼神,完全忽略了突然出现的自己,不由得出声提醒。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陆暝继续搂着风铃儿看向站在一旁的人奇怪的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