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四十九章谈‘情’

情牵骨笛 梓枚 2088 2019-08-15 20:20:00

  “这是桑某的荣幸。”桑弘文戒备的看着前方的两人,自己并未报名讳,那人就知道自己的姓氏,看来他认识自己,而且还知道自己是当朝二皇子,却叫的是桑公子。

  “文世子认识我?”风铃儿看着坐在船舱里的白狐面具公子询问道。

  这个面具和此前陆暝买的一模一样,而且这人身影和给她的感觉都很熟悉。

  “认识,但没见过。”

  风铃儿吃惊的看着他,这声音分明就是陆暝啊!怎么会是文世子。

  “既然认识,又为何说没见过呢?”桑弘文看着两人相互专注对视,不由得出声打断,为风铃儿添茶阻断两人的视线。

  “我是听兄长说,他有一心上人,而这个心上人的图像上画的正是对面的姑娘。”

  桑弘文拿着茶杯的手突然收紧,看向文世子。

  “文世子真会开玩笑,文安侯只有您一位世子,不知你何来兄长?”桑弘文半开玩笑说道。

  “结拜的。”

  桑弘文抿嘴,脸色有些不悦,风铃儿低头看茶杯,不知在想什么?

  “那还真是抱歉,铃儿是在下的未婚妻,待事情处理完后,我们就会成婚。”

  文世子戴着面具的脸终于转头看向桑弘文,而不是一直盯着风铃儿看。

  “没成婚前,这位姑娘是谁的妻子都是个不知数。”

  继而转头继续看着风铃儿问道:“是吧,风姑娘?”

  “咳,你们不是说要谈琴技的吗?怎么越说话题越远了啊!”风铃儿拿起已经凉了的茶喝。

  桑弘文担忧焦虑的看着风铃儿,为什么不回复。

  风铃儿喝完茶后看到一脸受伤的桑弘文。

  “不过,现在我确实是桑哥哥的未婚妻,这是事实。至于以后,未发生的事谁又能说得准。也有可能我明天就会遭遇不测命丧黄泉也不定,不是吗?”

  “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不会的,我会保护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看着两人紧张的模样。风铃儿嘻笑道:“我是说,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你们俩就不必纠结刚刚的问题了。”

  “是啊!未来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就如同桑公子刚刚的琴音,原本是清幽缠绵的诉情曲,在我的萧声下不是没弹完,没有结局吗?”文世子心情颇好的拿起一杯茶喝。

  “是啊!虽然没有弹完,但我的心意却传达到了,我的目的达到也就是成功的。我弹的琴是专门为铃儿所弹,正如世子所言,倾诉着我多年来对铃儿的情意。”桑弘文温柔且微笑的看着风铃儿。

  风铃儿听着,感受到桑弘文的视线,脸颊渐渐爬上了红润。

  对面的文世子见此,气的咬牙。

  “风姑娘不想知道我兄长是谁吗?”文世子看向低头看茶桌的风铃儿。

  “嗯?”

  桑弘文也在认真倾听。

  “我的结拜义兄正是当...”

  “砰”

  风铃儿被文世子和桑弘文一人拉一只手向他们的身后躲藏,而后看到黑衣人出现,只好将之护在中间。

  船只因为被损坏进水,船身摇晃不稳,而对方人手众多,围攻上来不久就将他们三人分散,由于船身摇晃,文世子和桑弘文抵御有些艰难,风铃儿更是没抵抗多久就被点住穴道携带离去。

  “铃儿”

  “铃儿”

  正在抵抗黑衣人攻击的两人同时出声,拼命抽身追去。

  边打边追,由于分心两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

  在黑衣人落地离开,文世子和桑弘文被人拖住时未曾追上来时,又有一批黑衣人跳出,手段干净利落,将带着风铃儿和护着携带风铃儿离去的黑衣人通通杀死。

  “少主”

  “你们赶快离去。”

  风铃儿被解了穴道,看着跪在身前的十几人。这些都是秦娘安排在自己身边的隐卫,为防止被发现,风铃儿只让他们在太子府外保护,太子府内由秦雯雅贴身保护。

  风铃儿随即从身上拿出一瓶药粉,轻撒在黑衣人身上。黑衣人的皮肤开始有些腐烂,渐渐掩盖了原本的伤痕。

  “铃儿,你没事吧!”最先来到风铃儿身边的是戴面具的文世子,他身上被划伤了几处,尤其是腹部,应该就是风铃儿被抓飞走时看到的,因为分心被黑衣人一刀狠狠划过,现在流血不止。

  “我没事,你有事。”风铃儿急忙扶他到一旁树下挨着,从身上拿出几颗白色药丸,塞了一颗给文世子,而后毫不避讳的脱掉他的上衣,捏碎药丸撒向腹中的伤口,很快就止住血。

  “不知道疼吗?”风铃儿生气的问道。腹部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知死活的追来,而且就像真的感觉不到疼痛般打斗最后来到自己身边,观看自己的情况都不知道先进行止血。

  文世子脸色苍白,嘴唇发白,拉着风铃儿的手轻笑,“刚刚只顾着追黑衣人不觉得疼,你现在一说就感觉特别疼。”

  “他们怎么说你是文世子了?”

  风铃儿说着想要摘下他的面具,被他拦下了。

  “我现在不可以出现在这里,我还卧病在太子府。文安侯府的文世子因为容貌被毁,所以时常带面具出门,刚刚的侍从就是随侍在他身边的风言。”

  “那...”

  “咳咳咳”

  玄暝突然猛烈咳嗽。

  “你怎么样?”风铃儿担忧的问道。

  “铃儿,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伤着了?”突然被身后的人拉起,才看到桑弘文到了跟前,他受伤比较轻和少。

  “我没事,桑哥哥你受伤了,先吃点止血丸。”风铃儿递给桑弘文一枚白色的药丸。

  “咳咳~咳”地上躺着的陆暝看到风铃儿给了药丸后继续查看桑弘文身上的伤势。不由得咳嗽示意,有个更严重的伤患躺在地上呢。

  听到咳嗽声,风铃儿急忙转身蹲下,“你还好吧!一会儿我先送你回府。”

  风铃儿一边帮着地上的陆暝包扎手上的刀伤一边说:“桑哥哥,你的伤势较轻,一会回去后让大夫帮你包扎一下就好了。”

  没听见回应,风铃儿不禁停下手中的动作扭头:“桑哥哥,你没事吧。”

  “嗯,没事。”桑弘文声音有些沙哑,眼神落寞。看着自己右手手臂上流血不止,又看了看正在帮文世子包扎的风铃儿,感觉胸中闷堵得难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