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四十八章吃醋

情牵骨笛 梓枚 2159 2019-08-14 20:20:00

  “太子哥哥”韩湘林泪眼婆娑看着被风青扶着离开,还在咳嗽的陆暝。

  “林儿,你先回去吧!”陆暝走之前说了一句便离开。独留韩湘林一人在大厅中伤心。

  “铃儿,我可能又复发了,好难受。”陆暝一进房间就坐在风铃儿旁边,还苍白着脸虚弱的看着风铃儿。

  没理由啊!之前喝过血后都是能抑制一段时间,怎么会没效果。风铃儿皱紧眉头。

  “好难受,借我挨一下。”陆暝头挨在风铃儿的肩上,风铃儿想要推开他。

  “你回房间躺着不更好。”

  “不要,我都躺一天了,身体都僵了。”陆暝见风铃儿还是想要推开自己,想起白天看到那个人抱住风铃儿,她却没有抗拒,满心的不爽。

  干脆直接双手揽上风铃儿的腰肢。吓了风铃儿一跳,她整个人都绷紧。

  “你”风铃儿满脸通红,双手搭上腰间的手,想要扯开。

  “咳咳~”

  “主子”风青在一旁担忧的出声,风铃儿低头一看,原来是陆暝因咳嗽咳出血来,嘴唇鲜红。

  “陆暝,你怎么样?”风铃儿想要扶起陆暝,但陆暝却死死箍住风铃儿的腰肢不放。

  “别动,我难受。”陆暝虚弱的说。

  “你这样歪着当然难受了,我扶你去床上躺着吧!”

  “可是,挨着你比较舒服啊,不那么难受。”

  风铃儿闻言,却没有推开陆暝,反而是在沉思。难道是自己的身体还有这种功效,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风青,你去熬些滋养心脉的药来。”这是之前跟师父学习时,说过,凡是中毒者,心脉易受损,所以都要注意护住心脉。

  待到风青捧着一碗药来

  “陆暝,陆暝醒醒”风铃儿轻拍陆暝的背部,然而没有效果,陆暝竟然挨着她熟睡过去了。

  风青有些惊讶,自家主子竟然如此无防备的熟睡过去了,看来这位风姑娘对主子的意义不一般。

  由于陆暝死死的箍住风铃儿不撒手,风青又劝说不要弄醒好不容易沉睡的陆暝,最后将房间中的榻椅移过来,风铃儿和陆暝半躺在上面度过一夜。

  次日,风铃儿起来时,已经不见陆暝身影。

  “雯雅,怎么啦?”秦雯雅有些古怪的看着自己,而一旁的丫鬟也羞涩的低下头。

  “少主,你的嘴”秦雯雅欲言又止。

  “我的嘴怎么啦?”风铃儿闻言去照镜子,嘴唇有些微红肿,看起来有些湿润和性感。风铃儿不禁用手轻抚,还能感觉到些许刺疼。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想起昨晚自己做的梦,在梦中竟然和陆暝忘情的接吻,而且那么的真实。

  “轰”风铃儿脸色通红,心跳加速,难道昨晚不是做梦而是真的。

  风铃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嘴唇的红肿和刺疼是真的,也就是说昨晚的梦十之八九不是梦,难道是陆暝趁着自己熟睡袭击自己。还是自己见色起义,睡得迷糊把人给吃了。要不要去问问他,见到他又该说什么?

  秦雯雅看着自家少主早上起床后梳理后,就一直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似乎忘了昨天回来时,与二皇子的约定。

  “少主,快要午时了,你还要出府吗?”

  “嗯?”

  对了,差点忘了,昨天桑弘文约了自己说是要去游湖。说今天是沂水湖举行水上琴技比赛,会有许多人参加和游湖,非常热闹。

  “雯雅,我们出府去。”

  陆暝刚处理完事务就回风铃儿所住的忆梦阁,发现风铃儿不在,询问才知,又出府去了。

  陆暝立刻回到书房,打开机关去往密道。

  “哥,你怎么来了?”文承祖正准备出去,就看到出现在自己房间的陆暝。

  “你要去哪儿?”陆暝看到戴着面具的文承祖,今日穿着打扮明显一亮,有刻意准备。

  “沂水湖游湖。”文承祖笑的灿烂。

  “哥,你找我有事?”

  “没事,就是来看看。”陆暝原本想要让文承祖回太子府顶替他,好让他去找风铃儿。但看见他如此精心准备还那么开心,想必他也有自己的事要处理。

  “真没事,那我可走了?”

  文承祖走了两步突然说道。

  “对了,好像今天嫂子会和陆弘文去沂水湖游湖,哥你不去盯着?”

  沂水湖上船只斑斓停靠在湖中,琴声袅袅,每条船只上都站着或多或少的男男女女。一条船上的琴声停下另一条船上的琴声又响起,有时是两条或是三条船上接连响起琴声,仿佛竟相争逐。

  “没想到,这里真热闹,桑哥哥,你不弹一曲。”风铃儿自知桑弘文琴艺高超,既然都来了,不参与其中,总觉得不过瘾。

  “既然铃儿想听,那我就为你抚琴一曲。”风铃儿期待的看着桑弘文。

  “叮”

  桑弘文跳了一下琴,便开始弹奏,悠扬清越的琴声响起,绵绵细雨般洒落在沂水湖上,周围的琴声渐渐停下,最后只有风铃儿他们所在的船上有如情人间细语的缠绵琴声传出,周围的船只渐渐靠拢过来。

  桑弘文一边弹琴一边温柔和煦的看着风铃儿。

  突然,清幽的琴声中闯入一股强劲有力的萧声,如破竹之势袭来,将琴声扰乱,萧声霸道,似乎能让人不自禁的去听,忽略悠扬的琴声。

  突然琴声高扬,激烈,似乎与萧声竟逐,但又与萧声相互搭配,沂水湖上响起一曲优美激烈的声响,让众人陶醉。

  一曲终了,众人回神,纷纷看向萧声响起的地方,只看见一只华丽的大船渐渐靠近,上面站着两人,一人带着白色银狐面具,一人身着青衣一身干练的模样站在一侧。

  “这面具...”风铃儿疑惑的看着。

  “这不是文安侯府的文世子吗?”

  “没想到文世子吹萧技艺如此高超。”

  “这边这位弹琴的公子也很厉害啊!就是不知道是何人?”

  “今天真是有幸,竟然能听到如此佳音。”

  周围船只上的人纷纷赞叹。

  华丽的大船已经停靠在眼前,船上的男子眼睛不转的看着风铃儿,没错,就是看着她。

  桑弘文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走上前挡在风铃儿面前。

  “文世子萧技高超,在下佩服。”桑弘文看向前方气质不凡的人说道。

  “桑公子谦让了,不知我等可否到贵船上切磋一下技艺。”所谓的文世子身旁的青衣男子询问道。而文世子还是死死的看着站在桑弘文身后的风铃儿,视线强烈的盯着桑弘文拉着风铃儿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