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四十五章头疼

情牵骨笛 梓枚 2068 2019-08-11 20:20:00

  “少主”

  在一处僻静的宅子里,风铃儿在端坐在大厅的上座,下方半跪着几人,其中有两名女子,一人为秦雯雅,另一人看着与之相似,想必就是雯雅的娘亲。

  “你们谁能跟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风铃儿看向半跪在中间的秦娘。虽然早前与韩掌柜接触过,当时只以为是风云山庄下设的一个小产业而已,但发展到上都,而且此前还发生如此多的事,让风铃儿不得不重新审视周围的一切,包括这些称呼自己为少主的人,龙纹玉戒和骨笛甚至是陆暝,青暝国的太子为何会出现在陵城。

  “少主,主子不希望少主们牵扯进来,所以...”秦娘为难的看着风铃儿,随后低下头。

  “牵扯?现在爹娘下落不明,风云山庄众人身陨,我和兄长也被江湖各方势力追杀,早已经深陷其中,你觉得还由得你们说不牵扯吗?”风铃儿不由得生气,都到这个时候了,自己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这让她感到无力和烦躁。

  秦娘等人头低的更甚。

  “现在爹娘下落不明,既然你们叫我少主,那就按我说的做。”

  “是”下方众人齐声回复。

  “都起来吧!秦娘留下,你们都先出去。”风铃儿从进来就感觉到了,他们几人都看秦娘的意思行事,想必这里是由秦娘管理。

  “秦娘,你跟我详细说说,你们是什么组织,我爹娘与你们有什么渊源,龙纹玉戒和骨笛又是怎么回事?”风铃儿站在秦娘面前,及时面前的女子是自己的长辈,但面对秦娘的犹豫,风铃儿不得不以命令式,以少主的身份跟她说话,风铃儿迫切想要知道爹娘们到底隐瞒了自己什么,他们的失踪肯定跟自己手上的骨笛有关。

  “少主,事已至此,秦娘只好如实告知,还请少主听完后不要激动。”

  风铃儿不由得深深的看了看眼前的秦娘,为何如此说。

  “少主,我们这些人都是前朝留下或是培养的暗桩,是由……”

  风铃儿呆坐在椅子上,慢慢消化秦娘所说的内容。原来娘亲是前朝皇帝凌轩铭和姬美人爱的结晶,为防止被当时的皇后和未来继任皇位的太子迫害,为他们留一个保命符,特意让护国将军秦以忠培养一批暗桩并留下一个以前发现的藏宝图给他们,命令秦将军如果未来当朝的太子和皇后容不得姬美人和凌悦云(李嫣然),且当朝无能,残暴可以另立贤能的皇子为皇,誓死保护姬美人和凌悦云,而骨笛是凌轩铭死前送给姬美人的,和藏宝图有密切的关联,是打开藏宝图的钥匙,同时,除却秦以忠认得姬美人和凌悦云,其余暗桩之人均以骨笛为信物,听从持有骨笛者的命令。后来,因陆浩云陆大将军谋反,皇帝凌轩铭和姬美人等都在那次动乱中死去,只有凌悦云和护国将军秦以忠不见人影。而后来,为逃避追杀保全凌悦云,秦以忠将军将还是小孩子的秦悦云托付他人照顾一段时间,后来发生许多事,待到秦以忠回去找人时,已经不见踪影,为寻找凌悦云继续壮大暗桩组织建立凌云阁,发展各种产业,遍布各地,而秦娘就是秦以忠的女儿,她继续负责发展组织管理凌云阁。在他们找到娘亲时,她已经和爹爹相爱,觉得时政安稳,人民生活安康,并不想复兴,而且也说服众人。后来发现自己结交的好友竟然是当朝太子陆云天,为避免发生不必要的争斗,不想破坏安稳的生活和他们之间的友谊,所以决定做平民百姓,过田野生活,归隐江湖,才有后来风云山庄和平稳的生活。龙纹玉戒原本凌轩铭准备送给秦悦云的生辰礼物,但后面发生动乱,交给了秦以忠保管,秦将军就以此玉戒为标识。但不知是谁走漏消息,最先由杀阎阁下阎杀令而且据秦娘所知,并不是单纯的银诏令,而是要在得到骨笛后铲草除根。据秦娘调查,现在杀阎阁的幕后主人是当朝韩国庆韩丞相。此人是在四年前接手杀阎阁且与皇宫关系密切,而当朝太子陆暝,前短时间突然出现的二皇子都在追查骨笛,似乎与风云山庄都有嫌疑。

  风铃儿大脑不断的梳理着秦娘告知的信息,她此刻明白了,爹娘的失踪,风云山庄的毁灭和自己与兄长被追杀,都是为了骨笛,因为骨笛可以号诏隐藏在各地不知庞大的暗桩组织,以及有无数珍宝的藏宝图。

  但秦娘说的信息中,风铃儿有几点疑惑。

  “为何你说杀阎阁和宫中联系密切;还有为何会怀疑玄~当朝太子和二皇子与风云山庄之事有关?”

  “少主,我们此前查到杀阎阁从四年前就开始寻找骨笛的下落。而且发现有可疑人从宫中出来与杀阎阁交往密切。前不久,我们发现有一股势力在偷偷查探骨笛的下落,而且直奔陵城。这股势力正是风影楼,而风影楼归属于当朝太子,至于二皇子,他是从陵城而来,且时间的出现太突然,我等查探得知与少主和风云山庄关系密切,是桑家庄桑弘文,在风云山庄出事前消失一段时间不知去向,当时也正是主子和庄主去往桑府的时间。”

  “这怎么可能?”风铃儿不相信桑弘文与爹娘的失踪有关,毕竟自小爹娘疼爱他如同亲生儿子,且他也时常感恩爹娘给他的温暖。因为他出生就没有娘亲,被周围人看不起耻笑,他爹时常不见人影,说是只有在风云山庄才感到有温暖,有家的感觉。还有,他怎么会变成青冥国的二皇子,而玄暝,当时出事时,自己就和他在一起看到杀人凶手们纵火,而华灵和华璃也被困与陷阱,最重要的是,玄暝他被下了杀阎令还告诉了自己他的身份。

  风铃儿发现自己更头疼了,和前朝牵扯起来,还有骨笛诱惑,感觉身边的人都很复杂,在自己身边转悠到底是真心交友还是有何企图?

  “秦娘,你们继续查探爹娘和兄长的下落,至于其他的等我安排。”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