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四十四章同眠

情牵骨笛 梓枚 2021 2019-08-10 20:20:00

  风铃儿回到风尹为她准备的房间。一个人站在桌子前,看了看窗外寂静的夜色,垂下眼眸,片刻后,眼神坚定的从小腿边抽出一把匕首,匕首锋利,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风铃儿抬起左手,露出细嫩洁白的手腕,上面还有一丝淡淡的红痕,前段时间划的伤口已经脱痂愈合,只是想必其他皮肤暂时还是显得有些微红。没想到今天又要添上一根。风铃儿利落的划伤自己的手腕将血滴入一个碗中,接近小半碗时便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白纱布包扎住伤口。又从怀中摸出一颗百解丹往那小半碗血里融入,看到手腕上显眼的白纱布,风铃儿轻扯、拉过衣袖掩盖住伤口。端着碗从房间里出来。

  玄暝总是不经意的看看门口,终于看到了想要见的人慢步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陶瓷的白碗,像是日常吃膳食用的。

  难不成,是铃儿觉得自己需要吃些东西才亲自去下厨,太好了!玄暝内心期待着。

  “这是什么,怎么感觉有些像血?”玄暝看着风铃儿端到嘴边的那碗红艳艳的液体,有些奇怪的问道。

  “很明显,是血啊!不过,这是加了百解丹和一些其他解毒药物能抑制你毒性的血,赶紧喝了。”

  “等一下,这是什么血,不会是...”玄暝挡住碗缘,看向风铃儿的手。犹自想起上次自己误会风铃儿要对自己不利,抓住她手腕时,那湿润的感觉,鲜红的血在手腕上是那么的刺激玄暝暝的心。

  “你以为我不怕痛啊!这是刚刚抓到从窗边飞过的飞燕的血,这百解丹需要配上血液来服用,效果会更好。反正只有一点点,你不喝就算了。”风铃儿脸不红心不跳的正视的看着玄暝说道。

  “呃!飞燕?”玄暝有一瞬的愣神,而后头上划过一头黑线。

  “怎么,你想喝人血啊!”风铃儿看到玄暝似乎有些失望样子,好奇的问。

  “不、不是。”玄暝记得之前也是喝过血液,只不过是风铃儿的血。当时身体确实好转许多。以为,这次傻丫头又如法炮制了。

  “赶紧喝了,你要想喝人血,我改天叫外面那两个放点血给你喝。反正是你侍卫,又不是我的。”风尹,风青在外面站着也躺枪。

  “不~不是,我喝。”玄暝赶紧就着已经放到嘴边的碗皱着眉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屏住呼吸准备一次过,一大口喝了这小半碗的血。

  突然想起,“为什么要喝飞燕的血?有什么用处吗?”

  “让你喝就喝,我是‘大夫’还是你是?飞燕的血也是血液,难不成你还真想让我去取你两个侍卫的血?”风铃儿没有过多的解释,反而是开起玄暝的玩笑起来。

  玄暝只能在内心默默的哀嚎,天啊,这是飞燕的血啊!天天看着那一只还不算太丑的燕子飞来飞去,现在却要喝它的血,怎么感觉比喝人血还让人难以接受啊。只不过,他能接受的人血是风铃儿,其他人不要罢了。

  风铃儿见他听到说是飞燕的血,那副不情愿喝的样子,就想着不然下次去弄些风青和风尹的血作作样子好了,免得这家伙像小孩子被逼喝苦药似的。

  外面站着的风青,风尹背后莫名一凉,怎么感觉突然间有些冷呢。

  入口的血腥味中有淡淡的药香味,玄暝本着恶心也要喝的心理,未曾想,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喝。

  “喝完了就躺下好好休息。”风铃儿接过碗。

  “嗯,有事?”玄暝一把拉住风铃儿,没有错过她眸间闪过的疼痛的眼神。松开手却还是轻轻拉着风铃儿。

  “我毒发了,你可是答应了要留下来照顾我的。”玄暝似乎生怕铃儿不记得,时刻防止风铃儿一出房门不回来,提醒着她的承诺。

  “那我坐在这里看着你睡?”风铃儿无奈。

  “上来一起睡,我也不介意的。”玄暝立刻往里挪了挪,留出一半的空间,拍拍床榻非常欢迎风铃儿的加入。

  风铃儿嘴角抽搐,放了碗后,搬起一张椅子到床沿边,正襟危坐的看着玄暝。

  让我照顾你,叫你好好你休息不听。好啊,我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你看,看你好不好意思。

  然而风铃儿高估了某人的厚脸皮,玄暝满脸满足的看了一会风铃儿后就睡得酣畅。

  夜越来越深,周围环境寂静,风铃儿看着床上睡得酣畅的人,眼皮也渐渐下垂,最后沉重的合上坐着睡着了。

  风铃儿感觉自己仿佛被什么束缚着,动弹不得,她模糊中看到一个黑衣人拿着一把血淋淋的剑朝自己走来,而他的身后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尸体,看着有些熟悉,是了,那是风云山庄里陪她渡过十几年的人,怎么能不熟悉呢?

  “东西藏在哪儿?”

  幽远模糊的声音响起,风铃儿既恨又怕,奈何自己动弹不得。

  “你们是什么人,要找什么东西?”风铃儿询问道。

  “哈哈!送你们归西的人,交出骨笛可以留你一命。”

  “我爹娘在哪儿,是不是你们抓走了?”风铃儿焦急的问道。

  黑衣人已经走近风铃儿面前,举起血淋淋的剑直接挥向风铃儿。

  “啊!”风铃儿惊醒,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并且被人死死的手脚并用的搂着,怪不得动弹不了,扭头看着熟睡安静柔和的玄暝,发现自己再一次醒来是睡在他的身旁。风铃儿心中明了,肯定又是这个家伙趁自己熟睡把自己抱上床去的。

  风铃儿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似的,淡定自若的想要推开固在身上的手和脚,奈何,稍微移动一点,反而惹来更加大的力度的束缚。

  “嗯,好疼”玄暝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风铃儿生气的“哼”一声走了,他捂着肚子看着离去的风铃儿。

  “铃儿真是太可爱了!”玄暝捂着疼痛的肚子,想起刚刚醒来风铃儿不是一醒来就踢自己下床而是移动,而且现在怀里还有风铃儿的余温。玄暝就感觉很满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