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四十三章太子府

情牵骨笛 梓枚 2026 2019-08-09 20:06:00

  秦雯雅看了看高兴的跟着风尹进太子府的风铃儿,有些担忧。

  太子府真不愧是皇室指定继承人的住宿,这里不止占地广,院宅多,侍从随处可见,这里的花草树木还有房间里的摆件都是珍品。尤其是这些个摆件,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或许也就皇宫和这里能随处可见吧!而不是藏宝一样藏起来。

  风尹引领他们进入太子府的大厅,陆续有人斟茶端糕点水果进来。

  “姑娘,请在此稍在休息,主子说一会过来。”

  “好”风铃儿端起一杯茶,似乎想要慢慢品味。

  “少主,我走的匆忙,想回家拿些东西。”

  风铃儿从进太子府就觉得秦雯雅似乎很焦虑,而且似乎有什么隐瞒她,原本想晚上问问。

  “嗯!早去早回。”

  “是”

  风铃儿看着离去的秦雯雅的背影,看来需要抓紧时间出去了解一下,龙纹玉戒的事还有...。

  太子府书房。

  “哥,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我就要闷死在这里了。”瘫坐在凳子上原本像泄了气的气球的人,看到突然出现的人瞬间恢复精神气,跑过去抱住玄暝的腰,像小孩子一样撒娇。

  玄暝无奈的看着这个明明和自己一个年级大却还想小孩子一样的胞弟。

  “我知道委屈你了,这次确实是久了些,这样吧,你想要什么我让风言给你准备。”

  “嘻嘻嘻,哥,你是不是带未来嫂子回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听风青和风言说,在哥身边有个女子,不是未来嫂子,大哥能让人接近那么久。

  玄暝不回答,只是会心一笑。

  “快跟我说说未来嫂子长得漂不漂亮,她是怎么样的人?”在文承祖的心里,玄暝的不回答就是默认,所以他非常好奇这个能让十九年不近女色的大哥主动靠近是怎么样的。

  “铃儿她很美,很可爱,而且那双眼睛特别清澈灵动,你一见就能认出来了。她善良,聪明,还挺调皮的。”玄暝一想起风铃儿就满脸笑意。

  “哥,什么时候,让我去见见未来嫂子?”玄暝知道他说得是什么意思,但,风铃儿还不知道这件事,而且还不是时候告诉她。

  “这...”玄暝有些犯难。

  “迟些吧!现在她还不知道我们俩的事。”

  “那好吧,不过,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撤了。”文承祖满脸期待的看着玄暝。

  “可以,不过要注意安全。”玄暝摘下面具递给他,同时,脱下衣服换上一身绣着金丝龙纹祥云的白衣,出门瞬间变得一副病态。

  而文承祖则是穿了刚刚玄暝的衣服带上面具从密道离开。

  风铃儿吃惊的看着脸色苍白,眼神困乏有些虚弱的走进来的白衣儒雅少年郎。

  “怎么啦,不认识了。”

  风尹和风青在门外守着,屋里只剩下风铃儿,玄暝走近前轻轻刮了一下风铃儿的鼻子,轻笑。

  这家伙原来也能那么的谦谦君子模样啊,看起来好亲切,好儒雅。

  “你怎么...”

  “什么?”玄暝满眼笑意,这个丫头怎么搞得像不认识自己似的。

  “你怎么那么虚弱苍白,不会是毒又复发了吧?”风铃儿焦急的看着玄暝。

  “咳咳~咳”玄暝适时的咳了几下,脸色更加苍白一些,整个人也显得虚弱无力,挨着风铃儿站立。

  “你先坐下,让他们找个大夫看看吧?”风铃儿扶着玄暝坐下,给他递了杯茶水。

  “咳~咳,没事的,已经习惯了。”

  “不行,还是先让大夫看看,你之前还好好的,现在是不是恶化了?”风铃儿不敢给他吃百解丹,因为玄暝看起来实在是太病弱了,感觉并不想是毒发引起,反而像是长期卧病在床的人才会出现的病态,这让风铃儿非常疑惑,明明刚刚在马车时还好好的。

  “大夫,怎么样?”一位老者此刻正沉心静气坐在凳子上,手扶在玄暝的手腕上,时不时轻摇头。看的风铃儿心里着急。

  “太子,身体、身体并无大碍,老夫开一些补虚的药煎熬来喝,多休息即可。”

  风铃儿看了看虚弱得眼睛都快要眯起来了,大夫竟然说无大碍。但风铃儿不是正经的大夫,她能解毒,制毒但却不会看病。但自小也是接触到许多病人的,玄暝这副模样怎么可能无大碍。

  风铃儿让风尹他们继续请大夫进来看,没想到都是这样的回复。

  “你还好吗?慢点,先喝点药。”风铃儿轻轻扶起躺在床上虚弱的玄暝,拿过丫鬟端来的药勺起一匙轻吹,喂给玄暝。

  “你们都先退下吧。”玄暝喝了一口后,看了一眼还在一旁侯着的丫鬟和侍从。

  “嗯,怎么啦?”玄暝抬手挡住风铃儿继续勺过来的汤匙。看了一眼门口外面,轻声说道:“这药不能喝。”说着还拿过风铃儿手中的药碗往一旁的盆栽倒。

  “这药有问题?”风铃儿放低声音询问道。

  “这些药没有问题,但是我喝了就是慢性毒药了。”

  “你是说,这些药难道和你体内的毒有关?”风铃儿疑惑,这些大夫都是太子府的,怎么说都该是医术高超之人,怎么会...。

  “他们都被收买了,我这毒也是后来毒素积累到发作才发现自己中毒的。而且,越喝这个药越难受。”玄暝虽然查过这些药,是没问题,但他却查到这些大夫都被那个人给收买或是派来的,自然也就有所防备。才发现,这些看起来没有问题的药,他喝了却越来越困乏,虚弱无力。

  “既然是中毒,那还是吃我炼制的百解丹吧,明日再写封信给师父。”

  “嗯!铃儿,你今晚能留下来吗,我难受?”玄暝虚弱的拉住风铃儿的衣袖。

  “可...”

  “咳咳~咳”风铃儿还没说完话,玄暝就又难受的咳起来。

  “你、你先躺下吧,我去准备些东西。”

  “咳咳”

  “一会过来照顾你。”玄暝躺在床上眼睛却看着风铃儿兼虚弱的咳嗽,将自己的虚弱表现得淋漓尽致。

  风铃儿走后,玄暝心满意足的躺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