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四十一章做我娘子怎么样

情牵骨笛 梓枚 2086 2019-08-07 20:20:00

  “铃儿,不好奇吗?”坐在宽敞华丽的马车里,玄暝看向一旁安静的风铃儿问道。

  “好奇啊!但是你不说我也不会过问。”

  玄暝知道,风铃儿一直都在防备着自己,虽然知道是自己有所隐瞒,但还是觉得内心苦涩。

  “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我也不想说谎话骗你。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爹娘的下落。杀阎阁我也会去处理,所以,请你依靠我。”玄暝情真意切的说道。

  风铃儿内心有所触动。回想以前,黑衣人刺杀她时,也是他屡次救了自己。难道他接近自己真的没有目的,真的可以信任他吗?风铃儿想起自己怀中的青笛。

  “那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屡次冒着危险来保护我。”风铃儿问出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他接近自己到底有没有什么目的。

  “如果我说,我自小就认定你为我的媳妇,我未来的夫人。你会相信吗?”

  风铃儿一脸的不相信,这怎么可能自己和玄暝小时候从未见过,何来自小就认定为媳妇和未来夫人呢。

  风铃儿当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嘛。

  “哈哈”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玄暝看着风铃儿笑道。

  “如果有人突然这样子跟我说,我也不相信。你爹娘有没有跟你谈起过文姨。”

  风铃儿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看向玄暝,却没有说话。

  “她是我娘亲,跟你的爹娘是好友。以前经常飞鸽传书,你娘经常说起你的趣事。当时,我还小,不懂,后来长大了,我娘亲就常说,如果风丫头是她的儿媳妇就好了。她在收到你娘亲给她的飞鸽传书之后,都高兴的在我耳边说起你的趣事,比如为了抓一个小偷竟然将半条街都搅得乱完,还被人围住索要赔偿;还有误将一个人贩子当成好人,将孩子的爹爹打了一顿,最后,还被人贩子拐骗走,不过后来你也救了被拐骗的小孩,听说还教育他们不能随便相信陌生人的话。”

  说到这里玄暝突然哈哈大笑。

  风铃儿满脸通红,尴尬不已。

  “爹娘怎么把我的糗事都说给文姨听啊,真的是糗死人了。”

  “哈哈!”

  玄暝笑得更大声。

  外面驾车的风尹内心惊骇不已。自己严肃寡言少语的主子,竟然也会有如此放开心怀大笑的时候。

  看到风铃儿羞愧的脸都要埋在胸里,玄暝才使劲憋住不笑。

  “你知道吗?我娘亲自小就说,等我长大之后让我娶你为妻,而且我自小也认定了你就是我的娘子,我的夫人,我的媳妇了。”玄暝深情的看着风铃儿。

  “所以,请你相信我,也请你依靠我,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娘亲在自己小时候确实常说起文姨,还说文姨想要自己给她当儿媳,说她儿子丰姿卓越,文采飞扬,是个文武双全的好儿郎,虽然有些面瘫,但绝对是个好男人。现在想想,说的应该就是玄暝了吧。

  “嗯”

  风铃儿面色通红,抬头看着玄暝应答道。

  于是,风铃儿和玄暝就在马车上说着彼此小时候的事,聊的不亦乐乎。

  吁

  风尹拉住马车,看着旁边的客栈写着“翠云楼”。

  “主子,翠云楼到了。”

  两人笑意盈盈的从马车里出来,风铃儿看着写的眉飞凤舞的字,想着这客栈的主人应该是个很有文采和霸气的人吧。

  她和玄暝走进了客栈。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对面的客栈上有两个人紧紧的看着他们,两人分坐不同的窗口,一个关注的是风铃儿的身影,她的笑颜以及她和玄暝之间的互动,这是一个儒雅清俊的男子,当看到风铃儿将手放在玄暝手上,脸上还满是笑意时,眼神暗淡。另一个是看着风铃儿手上带着的玉戒,这是个只有十五六岁,看着英气干练的女孩,当无意间看到风铃儿抬手被阳光闪了一下的玉戒,她的眼睛就变得火热和神采奕奕。

  秦雯雅在向娘亲请命要去寻找少主们,就一路快马加鞭先到陵城,而后又一路追踪到清河镇,而后失去了少主的线索,研究了一下行走路线和江湖传言,想着少主应该是来了上都,便日夜兼程赶回来。没想到真的让她找到少主了。

  秦雯雅急忙下楼去往翠云楼。

  “为什么和兄长约定在翠云楼?”风铃儿抓起一块糕点吃着,还很好心情的看了看他们所在的三楼的雅间。

  “喜欢这里吗?”玄暝看着风铃儿嘴里嚼着糕点,似乎很满意这里。

  “喜欢啊,三楼清雅舒适,一、二楼生意兴隆,而且这里的茶、糕点都是上品。”

  “送给你可好。”风铃儿惊讶的转头看向玄暝,似乎在说,这客栈也是你的。

  玄暝看懂风铃儿的眼神,配合的点头。

  “你,你是什么人?”风铃儿不由得问道。这客栈的地理位置,看这客源,看这里的设施和茶点等,都看出这里是上都不可多得的宝地,没有一定的权势和能力怎么可能在这里生存的下来。

  “我...”

  玄暝定定的看着风铃儿,沉思了好一会,就在风铃儿以为他不说的时候。

  “你...”风铃儿刚想说不要为难,表示自己能理解,玄暝就凑近自己小声的说道。

  “我是当今的太子陆暝。”看到风铃儿明显呆愣和吃惊的样子,而不是防备,想来她还不知道。

  “傻了吧!这就是我隐瞒你的原因。”

  风铃儿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已经摘下面具正温柔的笑看着自己的玄暝。

  天啊,只是觉得他非同一般人,没想到竟然是太子。太子,不是应该待在上都的吗?怎么会到处跑的,不是应该想戏里说的那样,要整天忙碌工作,还有上朝为百姓请命的吗?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人物啊!”风铃儿感叹道。

  “嗯,大人物,怎么样?有没有改变想法,同意作我娘子。”玄暝再次问道,却不怕风铃儿再像上次那样生气,因为风铃儿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文姨的儿子,自小听着她的故事的人。

  风铃儿故作思考,还现在玄暝前面上下打量。

  “嗯~,不怎么样。”风铃儿摇头坐回座位拿起糕点继续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