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三十九章娘子

情牵骨笛 梓枚 2011 2019-08-05 20:20:00

  不管这些人出于什么目的。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去上都,寻找父母的下落。

  风铃儿苦恼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着要怎样才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快些抵达上都;如果被这些江湖人士纠缠,肯定要花费一些时间,这样不是风铃儿所愿的。

  风铃儿思来想去,又认真的看了看纸上的人物画像。突然灵机一动,对呀,还可以这样。

  风铃儿拿起书房里的纸和笔洋洋洒洒的在上面写了很多字,写完后轻轻吹了吹还未干的墨迹,递给玄暝。

  “玄公子,我不方便外出。麻烦你帮我买一下这个纸上的药材。”

  “要这么多药材,用来做什么?”玄暝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字,想着写的应该都是药名。

  “易容。”风铃儿自信满满的说。

  “是药三分毒,这些药物用来易容会有什么危害吗?”玄暝微皱着眉头,询问道。

  据他所知,凡是用来易容的东西,都有一定的腐蚀性,对皮肤和身体都有一定的伤害,他不想让风铃儿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风铃儿自然知道,这些东西弄成的易容胶是会对皮肤有一定的腐蚀性。但只要及时清理且经常透气,就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戴久了就会腐蚀皮肤,但我自己会弄一些别的药物进行及时清理,这样就不会有太大的伤害。”风铃儿解释道。

  玄暝审视的上下打量风铃儿,他此刻身着一身男士白衣,看起来,俊俏不已。如果换一个妆容,一身装饰,应该也能达到想要的结果。

  “咳咳”

  风铃儿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玄暝笑笑。

  “不用这些易容药物,我也可以让你达到想要的结果。你在房间里等我,我去准备一些东西。”说着就出门去了。

  “这样就可以了?”风铃儿疑惑的看着眼前一身朴素青衣,头发束起来的玄暝。

  风铃儿按照玄暝的要求换了一身朴素的粉色女衣裙,然后由玄暝帮梳了个简单的妇人发型,还在眼角点了几点黑点,画了几笔眉毛,但风铃儿有些担心,不用易容胶真的能靠这简单的装饰让人脱胎变骨?

  玄暝帮风铃儿加粗眉毛后,看着灵动闪亮的大眼睛。

  好漂亮,真想把她藏起来。

  “让我照照镜子,看看怎么样?”风铃儿见玄暝停笔就想转头看看。

  “怎么啦?”被玄暝扭转回头。

  “还没得,再等一下。”说着又在眉毛上轻轻画了几下。

  “好了。太晚了,我们还是赶紧启程吧!”玄暝看向窗外,李伯已经将马车驾驶到窗前方的街道上,等着他们。

  “好”

  风铃儿和玄暝看了一下四周,飞身下窗。

  李伯看到走过来的两人,尤其是风铃儿有些吃惊。

  这该不会是小公子吧,好...好奇葩的装扮。

  玄暝温柔体贴的伸手扶着风铃儿上马车,而后踏上马车后叫到:“李伯,我们走吧!”

  “驾”

  “我的装扮很奇怪吗,刚刚李伯怎么那副模样?”风铃儿抹了抹脸,非常好奇。

  刚才她站在李伯面前,李伯明显的一愣,看起来像见鬼似的,这让风铃儿更好奇了。

  玄暝看着自己的杰作,感到非常满意,起码这样子看上去风铃儿看起来就不那么惹人注意了。

  “这是说明我技艺高超,李伯他刚肯定是没认出你来。”玄暝抚摸着风铃儿的脑袋,笑的温柔。

  “真的?”风铃儿吃惊地问道。

  “李伯,你刚刚真的没认出我来吗?”风铃儿掀开车帘看着正在驾驶马车的李伯问道。

  “是啊,小公子。您这装扮和原来的简直是天壤之别,都看不出来是同一个人。”李伯,赞叹地说道。

  风铃儿坐回车内,看向玄暝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挺厉害的嘛。

  要是风铃儿知道玄暝的高超技艺就是把自己原本俊俏的小脸,变成一个集市上卖菜的阿姨,还是有些浓眉大眼,脸上有黑斑的丑阿姨,就不会这样子赞叹他了。

  他们这次倒是一路都很顺利,一路上他们住进客栈里也不惹人注意。

  “两位公子,我们已经到了上都的城门外了。”

  风铃儿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李伯在外面大声的说道。

  “我们到了啊,哈~。”睡眼朦胧,发现自己竟然头枕在玄暝的大腿上躺着。风铃儿此刻已经能保持平常心而不会太过于吃惊了,因为已经习惯了。

  这几天她每次从马车上醒来都发现自己不是挨着玄暝的肩膀,就是躺在玄暝的大腿上,只是感叹自己的睡相越来越差了。

  “玄暝,醒醒,我们到了。”风铃儿不客气的叫醒似乎正在熟睡的某人。

  “嗯~,到了?”

  “是啊!”风铃儿掀开车帘,看着等待排队进城门的队伍。

  “还有好一会儿呢,先吃点东西吧。”玄暝透过被风铃的先开的车帘看到,前面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嗯”

  犹豫片刻,风铃儿还是做回了马车。

  靠近城门,门口的士兵吆喝道:“例行检查,马车上的人都出来。”

  玄暝率先跳下马车,继而伸出手去抚着准备下马车的风铃儿。

  “娘子小心点。”

  风铃儿闻言一顿,不过也马上反应过来。将手放在玄暝的手心上下了马车,等待士兵们的检查。

  士兵先是看了看玄暝和风铃啊儿,而后才去查看马车上下和马车内,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就给我们放行了。

  “娘子。”玄暝半蹲在马车上,再次伸出一只手等待拉风铃儿上去。

  一路上,风铃儿以为他们扮演的是一对兄妹,原来是夫妻吗?

  “我们来了上都,现在要去哪儿?”风铃儿对上都一点儿也不了解,此刻,已经到了上都,就应该先要去找到杀阎阁的幕后主人,询问他是谁下的委托,爹娘的在哪儿?

  可是,这人生地不熟的,让风铃儿去哪找?

  “娘子别急,我带你先去一个地方。”玄暝神秘的说。

  “这里是?”看着大门牌匾上写着‘锦绣阁’,风铃儿疑惑的看向玄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