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三十六章醉酒

情牵骨笛 梓枚 2312 2019-08-02 20:20:00

  风铃儿拿起一旁的酒坛倒了一大碗,闷头就喝。

  “咳咳,咳”

  “没事吧?空腹喝酒不好,还是吃些菜吧!”玄暝一直担忧的看着风铃儿,在她被酒呛的咳嗽时,已经起身坐过来为她抚背顺气。

  顺手将酒坛拿得远一些。“来,先喝点汤再吃些菜。”

  “我没事的,就是突然想喝酒了。”

  “那,我们赶快吃,正好去看看北峰镇的游灯会。”

  “嗯”

  北峰镇是个小镇,但夜晚的北峰镇却是非常热闹,这里到处灯火通明,五颜六色的灯笼挂满街道两旁,水上漂浮着小小的,精致的河灯,有人在游船上跳舞抚琴,人来人往。

  风铃儿和玄暝一路走来,感觉北峰镇的人今晚都不休息似的,大人小孩都出来看热闹,放河灯。还有一些人守在街道边翘首等待。

  风铃儿和玄暝走到一个拱桥上,突然人群急匆匆的跑向街道边,有一路人撞到站在桥上的风铃儿,因为风铃儿头喝酒喝得急还是空腹喝,现在酒劲慢慢上来了。一个不稳倒向一旁,差点掉下水里。玄暝急忙揽过风铃儿的腰转了个身抱住了她,风铃儿有些发晕,看眼前的景物都出现重影。

  此刻,风铃儿脸色晕红,双眼迷离。在周围五彩的灯笼的照明下,显得更美丽,空气中弥漫着甜腻。

  玄暝就这样抱着风铃儿,似乎怎么看都不够。

  人群都涌去街道那边看灯游。这是由选出来的上百女子提着精致的灯笼在街道游行,寓意百姓红红火火,幸福安康。

  “我可能是有些醉了。”风铃儿站稳右手扶额。

  “那我们先回客栈吧。”玄暝一把抱起风铃儿。

  “啊”

  风铃儿措手不及,为防止自己掉下去,在玄暝打横抱起自己的时候,急忙搂住他的脖颈。

  风铃儿迷茫的看着正低头笑的一脸灿烂的玄暝。

  街道周围温暖的红色的灯光铺撒在玄暝身上,仿佛给他渡上炫丽的光芒,那一刻,风铃儿好像看痴了,觉得他是自己见过的最俊美的男子了。

  他步履稳健,紧紧的抱着怀中的风铃儿,这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心,安心的结果就是风铃儿妥妥的睡着了,睡得香甜。

  翌日。

  清晨温暖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白纱轻抚下的风铃儿,悠悠转醒,看到陌生的环境有些迷茫,纤手轻撩起挡在眼前的白纱,房间里朴素,除自己外空无一人。

  风铃儿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看到楼下正是昨天吃饭的地方,此刻小二正忙碌的给坐在客桌的人上菜。

  看来昨晚是在此留宿了,不过,昨晚自己是怎么回房间的,只记得后面说是去看游灯会,再后面就不记得了。

  风铃儿径直走下楼,看了看一楼坐在客桌上或是走动的人,没看到熟悉的身影。

  “小二,你知道昨天同我一道的公子去哪儿了吗?”风铃儿拉住从身边经过昨天为他们上菜的小二。

  “那位客人啊!他在您房间隔壁,甲字五号。”小二指着风铃儿刚出房门的左边那个紧闭的房门。

  说完后,小二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看着楼上房间的风铃儿,有些困惑的去忙自己的活了。

  话说,那位客官真奇怪,昨天抱着这位小公子回来后,开了一间客房,后来半夜找到掌柜又开了一间客房还要沐浴,重点是要的是冷水沐浴,真是活久见,半夜那么冷既然还要冷水。

  临近早晨时,又看到那位公子从小公子房间出来,而且双眼泛黑,明显睡不好的样子,又进了自己的房间,真真奇怪。

  风铃儿走上二楼,来到甲字五号房门外,敲了敲房门。

  “玄公子”

  风铃儿他们还要赶路,风铃儿起来时已经有些晚了,如果不现在赶紧吃早饭启程,说不定到天黑前赶不到下一个镇子,就要在外留宿了。

  咯

  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你,你没事吧?”

  风铃儿看着眼前这个明显睡眠不足,有着浓重黑眼圈的玄暝。昨天晚上难道是去做贼了。

  “没,没事。”

  玄暝看着一脸纯洁,关心的看着自己的风铃儿,脸色有些发红。

  “你不会是受了风寒吧。”风铃儿看着脸色发红,精神不济又声音沙哑的玄暝。

  “可,可能是吧。”玄暝不自在的说道,却不看着风铃儿。

  “那我们赶紧吃过早饭去医馆看看吧。”风铃儿能解毒,能下毒,自己制作的丹药中却没有治风寒的。

  “这,好。”玄暝本想拒绝,但不好让风铃儿担心。

  吃早饭时,风铃儿突然问道:

  “昨天我是怎么回客栈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你昨晚看游灯会的时候,挨着我就睡着了,可能是醉酒吧!我就抱你回来了。”

  风铃儿有些面红耳赤,自己竟然这么丢脸,早知道就不喝那酒了。

  “咳,真是给玄兄你添麻烦了。”

  “怎么会麻烦呢,能得铃儿依赖是我的荣幸。”

  “你受了风寒,是不是因为昨天在游灯会那里照顾我。”风铃儿满怀歉意的问道。

  “这只是小病,不碍事的。”玄暝原本想说不关风铃儿的事。但看到风铃儿如此的担忧地看着自己。说出来的话又改变了。

  想起昨天,玄暝都是自己自作自受。

  昨天,抱着风铃儿回来后,就想着开一间房,为媳妇能省则省(借口),然后满心欢喜的抱着风铃儿睡,温香软玉在怀,结果就惹得一身燥热,口干舌燥,心火难消,实在受不住,半夜还去泡了一个冷水澡。泡完澡后,自己在房间里一个人睡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风铃儿在怀中的舒适感。然后爬窗又去抱着风铃儿,到早晨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来,这是刚刚在客栈熬制好的药,赶紧喝了。”

  风铃儿他们在吃过早饭后就去医馆抓了些治风寒药,玄暝已经在客栈喝过一次,大夫说过要一天四次。

  现在接近中午,风铃儿想着让玄暝在午时前再喝一次,过一个时辰,吃过午饭后再喝,这样时间安排就比较合适。

  玄暝虽然不想喝这些药,不过看到风铃儿如此关心和照顾自己,内心甜的开花。

  “李伯,我们还有多久到清河镇。”风铃儿掀开马车帘看着前方问道,这位李伯是他们在被黑衣人截杀后重新找的,这个李伯经常走南闯北,有一定的武功底子也熟悉路段。

  此前,他说去往清河镇的径道要经过柳枫林,这里经常有土匪出没,不安全,建议他们不走这条路。但风铃儿心急,而且出门前又练制了比较多的丹药和防身药粉。

  “犯困吗?你先躺会吧。”风铃儿看到晕晕欲睡又不闭目休息的玄暝。

  “没事的,等到清河镇找到客栈先。”

  “放心,要是有什么,我会叫醒你的。”知道玄暝是担心路上可能会出现的危险,但他现在这幅模样还是休息一下较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