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三十四章暗潮涌动

情牵骨笛 梓枚 2221 2019-07-31 20:20:00

  在一座辉煌壮观的宫殿里,空荡荡的大殿上躺着一位隐在屏风后的女人,而在她前面跪着一位黑衣人,那名黑衣人似乎很紧张,额头冒冷汗,静待女人的吩咐。那个女人似是刚苏醒般,慵懒的睁开双眼,冷漠的看着地上的黑衣人,仿佛看的是一抹尘埃。

  “是找不到,还是不愿找”女人慵懒的问道。

  地上的黑衣人暗自咽了一口口水,额头的汗水成滴沿着他的额头往脸颊顺流而下。

  “属下等搜遍了整个山庄都没有发现骨笛,且我们到达时,杀阎阁的人已经提前去过山庄”黑衣人强装镇定的回答。

  “杀阎阁”

  “是,少主带我们抵达山庄时,那里已经被血洗,庄里也已经被翻查过”黑衣人如实回答。

  榻上的女人得知却没有任何惊讶,甚至像是在冷笑。黑衣人不敢直视面前的女人。

  “下去吧”

  “是”

  “少主要是有什么举动,要随时跟我汇报”黑衣人站起身准备走的动作停顿下来,身体僵硬,听闻又转回身,低头拱手回答“是”。

  华丽的宫殿在黑衣人走后又恢复了寂静,女人看着前面的架子上的一个珊瑚装饰品,不知在思考什么。

  “黑音”

  一抹黑影不知从何处出现在她的面前,站立不语,只是拱手低头。

  “我要你将骨笛里隐藏着藏宝图的消息扩散出去,引导这些人去找风凌、风铃儿,当然还有风影楼的楼主玄暝”

  黑衣人点头又咻一下没影子了,榻上的女人似乎觉得黑衣人如此是正常的。

  而另一边,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坐着十几人,正座上坐着的女人已经三十多岁,虽是女子却很英气干练,一脸严肃。一旁站着一个十五六岁同样英姿飒爽的女孩子,而下首坐着十几位中年男子,他们都满脸紧张和担忧。

  “秦娘,现下陵城的消息阻断,主子不知是生是死,少主们也不知去向,这可如何是好?”一位中年男子担忧的问道。座上的其他人也附和着说“如何是好啊”。

  “杀阎阁已下银质诏令,我们务必要在杀阎阁的人前找到少主们,至于主子,我自有安排”座上的中年女子看着担忧的众人。

  “还有,吩咐下去,如果有人持龙纹玉戒找上门需要慎重对待,此前,韩掌柜提交有一副少主的画像,大家务必严谨,避免被人乘机混入。”

  “好,我等这就吩咐下去”众人附声赞同。

  “那主子?”

  一位灰袍花白头发的五十多岁的老者担心的问道。

  “陈老,您放心,主子那边,我已经有怀疑的对象,会亲自去追查,只是,现下还不确定不好下定断”那位秦娘恭敬的看着老者。

  “好,这我就放心了。”

  众人依次离开,房屋中只剩下那位秦娘和身旁的十五六岁的女孩。

  “娘,让女儿也去找少主们吧”女孩走到秦娘面前拱手请求道。

  “也好,但主子说少主们并不知骨笛和身份的事,你、你如果找到他们后,贴身保护即可,等主子找到再说。”秦娘看着这个本应该像其他同龄女孩一样在家里学习女红、弹琴的女儿,都是因为自己才害的她也背负这样的使命。

  “娘,你放心,我定会找到少主们并保护好他们。”女孩高兴的回答,觉得自己长那么大了终于可以担负起使命,而且能见到期待已久的少主。

  而同样,在一个干净整洁的书房里,一名身着劲身青衣的带刀侍从站在书房里,向一位正无聊的趴在书桌上的男子回禀。“主子说,他们已经启程来上都,不出意外十天之后将抵达,让我们先按兵不动。”

  “怎么那么久啊!风青,我哥走了有两个多月了吧,我呆在这个地方也两个多月了吧,好无聊啊。”书桌前的俊朗男子双手撑着下巴哀怨道。

  他无聊得都把书房里的书看了个遍了,而风青他们又死守着不给他出去,又不懂得说话,简直不要太无聊,往常都是来府里两三天就好了,长的也就七天左右,现在都两个多月了还没回来,文承祖觉得自己都快发霉了。

  “不如,你让我回去文府待个一两天再过来,不会有人发现的。”桌子前的俊朗少年期待的看着一动不动站在自己面前像个木桩子似的风青。

  文承祖在这两个多月里,因为是装病,所以厨房做的菜都是清水豆腐,清淡的很,没有荤。期间还时不时的有人来行刺、下毒什么的,简直是吃不好,睡不好啊。多么想回文府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翻滚,在这里他都睡不安稳。

  “不行,万一有人来要拜访,就容易露馅了。”风青直截了当,不假思索的回复道。

  “那要不,你让人给我拿些好吃的,比如烤鸡啊、烤猪啊还是龙虾什么的,只要是荤的、油腻的都行”风青看着明明和主子长得一个样,性格却迥异的文世子,实在是非常想念那个冷漠,果断的主子啊,要是主子只会直接下命令,哪里需要询问他们,那气魄才是风青敬佩的。看着眼下这个,虽然也是主子,但暝主子走之前已经下令要谨慎小心不能被人发现,所以只能委屈文世子了。

  “这样容易引起怀疑”风青一板一眼的回答。

  “风青,你就不担心到时候我真的病倒啊!再说了,不是还有“文承祖凑近风青小声说“密道吗”。

  风青无语的看着这个贼兮兮的看着自己的文承祖,简直是佩服,主子的紧急密道竟然被文世子用来偷运食物,不知道主子会不会嫌弃密道留下来的饭菜味。

  风青想要拒绝来着,但文世子顶着和自家暝主子一样的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就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风青不忍,以前暝主子还没有现在那么面无表情,但这几年却是一贯的一脸冷漠,都没有看到如此表情出现在主子身上。

  风青口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好吧,他无法拒绝。

  “属下,这就去安排”风青走出房门又把门顺手关上。

  书房里就剩下文世子,他走到书桌前写了几个大字。“风言”

  在他的身旁出现一名同样身着劲身青衣的带刀男子,他将刚刚写下的纸递给他“查”。

  风言接过纸张看了一眼‘杀阎阁’。

  “是”

  文承祖并不是不信任风青,风言和风青都是大哥的贴身侍卫,是可以信任的,文承祖很清楚。

  但风青在明处,风言在暗处。还是要小心谨慎些好。

  而此刻坐在马车里正往上都去的风铃儿等人却不知道,各方势力已经在暗潮涌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