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二十八章温暖

情牵骨笛 梓枚 2306 2019-06-25 20:20:00

  纳兰钰不想跟着那个拉扯自己的中年男子,他能感觉到危险和恶意。而眼前这对夫妇却是很温柔,亲切,所以在妇人抱住自己的时候,他没有反抗而是顺从。

  “好孩子,你爹娘呢?”妇人蹲坐着与小少年保持视线平等,关切的问道,看到小少年低头不语。

  “那你记得你家在哪吗,府名是什么?伯伯和阿姨送你回去好吧。”纳兰钰穿着不似普通家庭,不过看到孩子还是低头,拿着糖葫芦在那里搅手指,妇人抬头看看自家的相公,只见男子看了看一眼在询问到爹娘之后就低着头的小少年,向妇人点了点头。

  “孩子,要不我们送你去府衙,让府衙的人帮你,好吗?”妇人建议性的问道。

  只见低头的纳兰钰一听到府衙后就停止搅手指,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如果是府衙的人找到无月山庄,肯定又要被他们取笑。

  妇人可能看出小少年可能真的是与家人置气偷跑出来,不想遇到人贩子,现在又不想回去,放他一个人也不放心,妇人只好先带小少年回去,等明天来看看府衙和集市上有没有人寻孩子再说了。

  ”孩子,既然你不愿去府衙,要不你跟我们回去住了两天,等你家里人找到你或是你想回去了,我们再送你回去,可好“

  纳兰钰这时抬头看了看友善朴素的妇人和一旁站着的温厚慈祥的中年男子,觉得他们不似坏人,再说,他身上还有一些防身用的药粉,刚刚被中年男子大力拉扯倒是忘记了这回事。

  小少年点头,看了看手中拿着的糖葫芦。

  ”孩子,来,我带你回去“说着便拉着小少年走。因为专注的看着糖葫芦,纳兰钰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妇人拉着他准备走时,纳兰钰没有动,而后看到小少年茫然的看着自己,妇人会心的笑笑,看向一旁的相公。

  ”来,孩子,伯伯抱着你,你吃糖葫芦吧“男子蹲下来一揽便一把抱住纳兰钰,而后纳兰钰看着男子看着妇人笑笑,便带着他回去,期间还给纳兰钰买了一间合身的衣服。

  因为,此刻的纳兰钰衣服还是昨晚上的脏衣服,虽然看起来昂贵,但也是脏了的。或是正是由于他这幅狼狈的装扮才引得人贩子的注意。

  而纳兰钰只是默默的吃着糖葫芦,看着他们忙碌。

  ”来,孩子,饿坏了吧“他们此刻正坐在简陋的小房子里,妇人给纳兰钰夹了一些肉和青菜,纳兰钰也在妇人的细心照料下已经洗漱换上新衣。

  纳兰钰看着碗里的菜,这是他们为自己夹的菜,即使里面有他不喜欢的萝卜丝,他还是很开心。

  ”嗯“纳兰钰吃着碗里的菜和饭,期间还不断会有菜夹到碗里,那是他吃得最满足,最开心的饭。

  ”孩子,我们房子简陋,这样,你今晚和我们夫妇两人一起睡可好?“吃饱后,妇人看到有些困乏的小少年,坐在他身旁询问道。

  ”纳兰钰“小少年转过身认真的微笑看着眼前的妇人,脆声的告诉妇人自己的名字。

  ”纳兰钰,是你的名字“妇人感到很欣慰,这个小少年终于不在沉默了,还会对着自己笑。

  ”那今晚你睡中间好不好?“

  ”好“

  他们的床硬硬的也不舒服,被褥也比较薄和粗糙,但纳兰钰在他们夫妇两人的守护中睡的却是很安稳,很香甜。就这样,纳兰钰在这里度过三天平静安稳又幸福温暖的短暂时光。期间他们夫妇二人也曾到府衙和街市上看过,并没有人粘贴公示进行寻人,这让夫妇两人感到有些奇怪,孩子都丢失几天了,可怎么府中人不来寻呢?

  在那三天里,纳兰钰过得很开心,因为他可以玩一些小孩子的玩具,一些自己平时只能看着兄长们玩的玩具,即使简陋些,比如唐大叔用叶子编制的蚱蜢、用木头雕刻的简易小木马,那个小木马是唐大叔熬夜雕刻的。还有,唐大叔和他的夫人就是带自己回来的妇人,每天早上会带着自己到竹林里挖竹笋,而后做清炒竹笋给他吃。

  纳兰钰在这些日子里,也没有要回无月山庄去,甚至在想要是能一直跟他们住在一起多好啊。

  在他还未完全懂事的时候,他的娘亲就病逝了,爹爹则忙碌山庄的事务极少有时间去关心他,主要还是,他还有其他的夫人和妾室,还有两个儿子,所以即使关爱也不会留意到纳兰钰。府里的人也只是做好他们的本分,不会过多的干涉,大夫人和妾室们只顾着找爹或是外出逛街买东西也不会理他。只有两个哥哥,看到自己学习好或是看不惯自己,就会经常欺负,有时候闯祸了就说是纳兰钰做的,反正他孤身一人,没有娘亲在身边,爹爹也极少管,府中的人也不会在意到底是谁的错。

  于是,纳兰钰经常因为一些事情被罚,有知道事情原由的也有不知道的,就在房间里莫名其妙就被人拉去罚站或是抄家法或是不给饭吃,但纳兰钰天资聪明而且在周围这样环境下,他也不喜欢,于是时常躲在图书阁里看书,为打发无聊的时间就到后山学采药,自己研究试验。就在前段时间,在经受着纳兰钰试验药汁的灌溉下,他院子里的那棵李子树竟然结出散发着清香味的果子,而且闻之让人神清气爽。被他爹发现后,就移植到后院中重点培育起来,还询问纳兰钰这是怎么回事,得知是用药汁灌溉后,他就急匆匆的走了,没有更多的关怀。

  纳兰钰在这里的第四天,唐大叔拿着一封信回到房间,脸色沉重的看着妇人说着什么,而后妇人也脸色沉重但还是点头。

  ”孩子,我~我们夫妇两人要离开这里了,如果你实在没有家,可以来这里住着,我们应该不会再回来了。“说完还将纳兰钰抱在怀里摸着他的头。

  ”好孩子,对不起,还没有为你找到家人,我们就要走了“妇人最后流着泪仔细的看着纳兰钰,似乎要牢牢记住他似的。

  在唐大叔的解说之下,纳兰钰得知他们两人是因父亲反对而私奔到此,并且生活了五年,现在他家里人不知是如何得知他们的下落并且告知,唐大叔的爹病的严重就快要死了,需要他回去继承家业并且同意他们两人在一起,现在要求他们收到信件后尽快回去。

  他们实在没有办法在走之前还再次询问纳兰钰的家府在哪,说要送他回去,还留下一些银子给他,并叮嘱说有什么困难到南城的唐府找他们。因为他们夫妇两人虽然不知道纳兰钰的家人为什么没有找他,但能肯定的是,他的家就在凌城,所以没有提议说要带他走,况且他们还不知道回去唐府会如何,更不敢轻易带他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