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二十三章你还有我

情牵骨笛 梓枚 1807 2019-06-20 20:30:00

  玄暝看着肩膀颤抖的风铃儿,无声的将她揽入怀里,风铃儿靠在玄暝的胸膛里,结实的胸膛和温暖的怀抱让风铃儿感到心安,于是就“呜呜呜、呜呜呜”的哭泣出声,最后哭着哭着苦累了,就这样睡着了。玄暝听着怀里的人儿哭的难受、哭的哽咽,感受到她颤抖的身子和胸前的湿意,玄暝将怀中的人楼的更紧了,看着风铃儿哭泣他也难受,如鲠在喉想要说些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风铃儿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眼的是一片清脆,低头看见有一只手横揽着自己,转头看去,清晨的阳光笼罩着正在沉睡中的玄暝,此刻他的脸不在像醒着那般绷紧和严肃,整个人都透着恬静,眉眼舒展,脸色温柔,风铃儿不禁看痴了。

  玄暝一醒来就看到呆呆的风铃儿,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尖“怎么不睡久点”。

  “我们这样在这里呆了一整晚?”风铃儿惊讶的问道。

  “嗯”玄暝看了看还在自己怀里的丫头,把他往怀里拢了拢。

  “幸好我睡觉比较安分”风铃儿心有余悸的看着底下,昨天玄暝把风铃儿带出风云山庄后,见她伤心欲绝一直看着山庄,便寻了棵高树把风铃儿带上去,而风铃儿昨天伤心根本没注意,现在一看到自己在距离地面二十几米的树上,不免害怕掉下去。

  “不怕,即使你睡觉不安分也没关系,不是还有我吗?”玄暝好笑的看着小心翼翼的风铃儿,见她主动靠近自己还抓着自己就觉得开心。

  风铃儿看着近在眼前的玄暝,想起以前闯祸时,兄长也是如此,叫自己放心大胆的去做,闯出天来还有兄长顶着。眼睛便有些氤氲。

  “别担心,你还有我”玄暝将风铃儿抱着,感受到她绷紧的身体慢慢的放松,最好安心的趴在他的怀里。风铃儿现在只是觉得玄暝的怀抱很温暖、很安心,似乎挨着就什么都不怕了,爹娘会找到的,兄长也是。

  “我想回庄里去看看”风铃儿看向余烟袅袅的远处。

  “好”玄暝抱着风铃儿飞跃而下。

  山庄被烧毁了,风铃儿看着东倒西歪的残骸,双手紧握,她一定要找出凶手,为庄里的人报仇。让她有一丝欣慰的是后山的那一片草地和温泉以及灵花果树没有被烧毁。风铃儿在山庄里待了很久,玄暝不敢去打扰她,只是她走到哪跟到哪。这放在江湖中也是竞相争夺的宝物之一。

  此刻看着这个完好的灵花果,让玄暝不禁有些疑惑,为何昨晚的黑衣人没有采摘和移植这棵难见的灵花果树。

  风铃儿临走之际,注意到玄暝受伤的手,便顺手将灵花果树上的灵花果摘下,让他吃下,对伤口和缓解毒素有一定的功效。

  风铃儿和玄暝回到陵城,立刻去找了当铺的韩掌柜,被当铺的门徒说,掌柜的不在。风铃儿去了其他标识有云氏标牌落有玉戒纹路的店铺,有意无意的试探要么是不懂的,要么是老板不在。风铃儿在最后一家店铺走出来,迷茫的不知道现在要做什么。虽然风铃儿没有说,但玄暝看到她总是有意无意的展示玉戒且说话间都是在食堂这些人是否知道风云山庄,便知道这些人可能跟风云山庄有什么关系,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在她后面。

  看着风铃儿出门后低落的站在街上一动不动,玄暝揽过风铃儿,“不如,先陪我去华灵、华璃那吧。”

  来到欲仙楼,风铃儿看到这里又恢复原来的模样,来往的人络绎不绝。但这次来却已不如从前那般轻松自在。

  风铃儿被玄暝安排在三楼的雅间里休息,等到他回来时,风铃儿已经睡着,他看着疲惫的趴在桌子上的人儿,不由得放轻脚步走到她的身旁,轻轻将她抱起,放在床上,轻轻的为她盖上被子后,仔细的端详着,用手轻轻抚平紧皱的眉头。轻语道“我会帮你查找你爹娘和兄长的下落的,不要担心”。

  华灵、华璃没有消息,玄暝又派人去找,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两人才狼狈的回道欲仙楼。简单梳洗后,就去向玄暝禀报。

  “你们说,在云海深林里遇到一个身着红衣和我有些相似的公子,他后来去了哪里?”风铃儿激动的拉着华璃的手问道。

  华璃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好像突然间下降了般,明显感受到一股怨念从上方直射而来,扭头看去,玄暝正脸色寒冷的看着自己,更准确来说是看着风铃儿拉着自己的手。

  给华璃的感觉就是,玄暝在说这双手好碍眼,怎么办,要不要砍了他。

  显然华灵是早有预感,此刻正与风铃儿和自己隔开两步之远,明明刚刚还站在一起来着。华璃赶忙抽出手,后退一步。

  “我和华灵掉进陷阱后,他就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华璃回忆起他们追查着来找寻骨笛的黑衣人,追到云海深林时被他逃走了,无意间碰到那个邪魅的男人,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把自己和华灵引入陷阱里,临走时还奸笑着说“你们两个待在这里几天会不会日久生情啊”。想想都牙痒痒,我们两个是兄弟啊,老兄,那么相似没有发现吗?不过后面想想那个男人和风铃儿有六七分相似,但气质却不同,起初华灵、华璃没有想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