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二十章出事了

情牵骨笛 梓枚 2003 2019-06-17 20:20:00

  “少主”

  “掌柜的,你这是做什么?”风铃儿急忙的站起来,韩掌柜的这一举动吓到了她。

  “你,你先起来。”风铃儿只知道娘亲说过,如果在外游历遇到困难或是有需要都可以到写有“云”字标牌,且落款有玉戒的特殊纹路的产业里,将手中的玉戒展示给他们看,自会有人帮助自己。

  之前,和兄长、小蓝出来都是只顾着玩都没留意过店铺,而且也不需要寻求帮助。

  小蓝不在,自己又需要照顾玄暝,想要回去查看都没有时间,所以,当她在陵城看到这间当铺的牌匾上有那个熟悉的纹路时灵机一动,进来试试看,没想到掌柜的是这个反应。

  “少主,属下终于可以见到您了。”掌柜的激动的说着。

  风铃儿的娘亲就是他们的主子,却从未见过少主们,韩掌柜的因为在陵城又帮庄里办事,有幸在风凌和风铃儿七八岁时见过一下。

  后来,去庄里就很难见到了,偶尔还会听到庄里的人说少爷,小姐又偷溜出去了,想来是错过了。

  云主子此前刻意交代,他们的少主比较顽皮好玩,现在在外闯荡,如果有人持云纹玉戒前来求助,需全力以赴的帮助,而且云主子说这个云纹玉戒只有两枚,分别给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

  “你怎么叫我少主,难道你也是风云山庄下属的产业?”

  “是的,不知少主前来是有什么吩咐?”韩掌柜见风铃儿完全不知道的样子,想着既然主子不愿他们牵扯进来便不与风铃儿细说。

  “嗯,是这样子的,我的贴身丫头小蓝。前段时间,我让她回去庄里拿些东西,却迟迟未归,现下我在这边也不好离开,想知道你这里能不能帮我去看看是不是庄里出什么事了。”风铃儿实在是不安,但因为还在帮玄暝解毒,就不好离开。

  “好的,少主,属下这就安排人去了解,但需要到明天才有消息。”韩掌柜的恭敬的说。

  “好,那我明天再来找你”说着,风铃儿便起身准备离去。

  “少主,不知您在何处落脚,是否需要属下安排人护送?”韩掌柜不放心的跟在风铃儿的身后担忧的问道。

  “不必了,我就在无月山庄,可以自己回去的。”

  既然是无月山庄,那倒是不用担心。

  于是,韩掌柜的送风铃儿出了当铺,看着风铃儿远去的背影,眼神落寞,或许主子们的决定是对的,这样平静的生活无论是对主子们还是他们来说都是最好的。

  有人帮去了解,风铃儿也就相对宽心些,便在陵城到处闲逛一番,此前因为没有想过要用玉戒,倒是没有留意,在这陵城居然有几家云字招牌落款云纹戒的店铺,有酒楼、米铺甚至...。

  风铃儿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个花楼,因为是白天,生意不那么热闹,只有零星的几人进出。站在门口的姑娘看到有一位俊朗的小公子站在门前看了许久,以为是犹豫要不要进去的客人,便欢喜的走过来,熟络的招呼道“客官,您来了,快请进”。

  风铃儿看着走近的人儿,立刻扶额离开。

  “小凌子,你今天去哪了?”风铃儿打开自己的房门,就看到玄暝老神似的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就这样看着门口。

  “在庄里闲的慌,我出去逛逛。”风铃儿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想喝。

  看着手里空空如也,看向一旁自若的喝着本来是自己的那杯茶,只好再倒一杯。

  “你今天泡完药浴感觉如何?”风铃儿看着气血红润的玄暝。

  “这两天感觉好多了,胸腔也不似往常般沉闷。”玄暝似乎听开心和轻松的。

  “嗯,看来还是有一些效用的。”风铃儿想着内服外用,即使治标不治本,能多排除一些毒素也是好的,况且,自己的百解丹明明连被称为最难解的霍岩毒都能解,怎么就解不了玄暝的毒呢。

  “明天开始,可以先不泡药浴了,先进行身体调养。”玄暝又是吃解毒丹又是泡药浴的,太过频繁对身体也不好,容易过度虚脱。

  “嗯,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明天就出庄吧”玄暝看了一眼风铃儿俏丽的脸蛋,提议道。

  “明天出庄去哪,小蓝还没回来呢,而且华灵、华璃不是也还没有回来吗?”风铃儿疑惑的看着面前平静的玄暝。

  “我们去欲仙楼看看,小蓝的话,留信让庄里的人告知她即可。”

  欲仙楼,为什么要去欲仙楼,好好的无月山庄不住去住吵杂的欲仙楼。

  “这里挺好的,环境清雅,正适合养病”

  环境确实是很清雅舒适,住着也舒服,而且还时不时可以吃一些新鲜的灵果,膳食也不错,这里可以说玄暝很满意,但问题是这里有个想要拐跑你的纳兰钰啊,玄暝只要一想到纳兰钰温柔的痴痴看着风铃儿,就觉得这里什么都不好,还不如自己的欲仙楼。

  “华灵、华璃他们回欲仙楼处理事务,此前有不明人士来打杀,他们回去那么久也不见回来报告一下情况,我有些担忧,所以想明天去看看。”玄暝解释道,其实,玄暝安排华灵、华璃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做,但这几天都没有见他们回来报告情况,确实是有些不放心。

  风铃儿明天也要出去一趟,既然如此,不如就一起吧。

  “那好吧。”

  第二天,天刚亮,风铃儿刚洗漱完毕正欲开门。

  “砰砰砰”

  “风公子醒了吗?”门外的侍从焦急的问道。

  “咯”

  “什么事?”风铃儿奇怪的看着门外的侍从,自从风铃儿在这里住下后,就没有过侍从过来催自己起床的,一般也不会来找自己。

  “陵城的云家当铺韩掌柜说有要事找您,庄主派我等来告知”侍从如实的答道。

  风铃儿想着许是庄里真的出了什么事或是小蓝出什么事了,要不然昨天说好的,自己回去当铺里了解情况,韩掌柜还是自己提早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