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十五章看住

情牵骨笛 梓枚 2086 2019-06-12 20:25:00

  玄暝拉着风铃儿回到房间后,两人相对而坐。风铃儿此刻已经完全清醒了,看着坐在房间凳子上的玄暝自进来后,便一声不吭直勾勾的看着,眼睛盯着自己的脸,起初还打量研究着,而后就一动不动的看着,失神似的。风铃儿不明所以,也像玄暝一样认真打量着他。

  话说,之前不太注意,没想到这家伙也挺精致的,轮廓分明的脸庞,细腻白皙的皮肤,五官搭配比例绝好,眼神深邃,薄唇丹红性感,风铃儿看着看着,不自觉的看着那两张微合的唇,越看越觉得好看。

  我这是想什么呢?风铃儿醒神,发现,玄暝似乎在看着自己,又似乎透过自己在看着什么?

  玄暝在看到纳兰钰坐在台阶上,痴痴的看着风铃儿时,就觉得内心肝火蹭蹭的直冒,睡得那么香甜的模样居然被别人看到,就想要把他绑在身边谁也不能触碰和窥逾。

  一进入房间后,就想着直直的看着风铃儿,想着娘亲说的“暝儿,以后你要看住风家丫头,别让人给拐跑了啊”。看着她娇俏可爱的小脸,纤细修长的眉毛,清澈干净水汪汪的眼睛,眨眼间,那扇形的睫毛轻轻闪动,嫩白透红的皮肤...,他越看越觉得喜欢,越看越觉得好看,看着看着就再次回想起自家娘亲有一天,在看了风姨的飞鸽传书后,蹲下来揽着自己打闹双臂郑重的说“暝儿,你家媳妇,我的风丫头,被桑家小子盯上了,不过,我家暝儿那么英俊能干,肯定的看住风丫头的对不对”,那时候玄暝根本无法理解娘亲说的话,但娘亲说的就是对的,于是当时只有七岁的玄暝乖巧懂事的脆声回道“嗯,娘亲,暝儿会看住的”。

  娘亲和风姨是总角之交,自小便玩在一起,是非常好的姐妹。在各自成婚后,不知什么缘故便未曾见面,都是通过飞鸽传书互诉家常,玄暝从有意识起,娘亲就在自己身边说着风家丫头、风丫头如何如何好。

  玄暝现下十九岁,听爹后来说道,娘亲非常喜欢风丫头,想着以后要和风家结为姻亲,要风丫头做儿媳妇。

  在自己四岁时,娘亲就开始抱着自己说,自己有个小妹妹,她很乖,不轻易哭闹,还会逗人开心;

  在自己五岁时,看着自己在摘花,就说着以后暝儿要把这个漂亮的花送给风丫头,她肯定会喜欢;

  在自己六岁时,上完夫子的课,和小朋友们玩时不小心摔跤,眼泪巴拉巴拉留下来时,娘亲温柔的为自己擦拭干泪,说着男子汉大丈夫不轻易落泪,风丫头比你可强了...。

  在自己七岁时,娘亲有一天急急忙忙的告诉自己说,风丫头身边有一个和自己大小的桑家小子陪伴,而且风丫头还很喜欢和这个大哥哥玩,担忧的说着,暝儿,你家媳妇会不会小小的就被拐跑了啊...。

  在自己八岁时,还是说风丫头和这个桑家小子玩的多好多好,还为自己描绘的有声有色,明明她自己连风丫头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当时,玄暝对此并无多大感触,因为,风丫头有没有这个人对玄暝而言都没有任何影响。

  在自己九岁时,因为举办赏花会,有很多小朋友参加,其中一个是丞相的女儿韩湘虞,长得亭亭玉立,娇俏可人,而且知书达理,弹得一手好琴,是个大家闺秀,当时,玄暝就喜欢跟她玩,听她弹琴。娘亲发现后,就时不时的在身边说风丫头拜师高门,小小年纪练得一手好丹,俏皮可爱...。

  在十岁时,娘亲看着自己和韩湘虞日益亲密,说的越发起劲,说她小小现在比韩湘虞如何如何漂亮可人,如何如何优秀...。

  在十一岁时,娘亲看着牵着韩湘虞手一起玩的玄暝,不在想往常一样,是不是的说着风丫头的好了,只是感叹居然没有一个这样的女儿,而玄暝也渐渐的没有和韩湘虞玩耍。

  在自己十二岁时,娘亲很高兴的跟爹说着,风丫头练就一种解除瘟疫的丹药,拯救了好几百人,而不是对着自己说风丫头了。当时,玄暝就觉得生活好像缺失一些什么。因为在他成长过程中,娘亲不管自己懂不懂都会时不时的提起风丫头,说起风丫头的事迹。现在不对着自己说了,玄暝感觉有些不习惯。

  在自己十三岁时,听娘亲开心的说道,风姨说桑家小子可护着风丫头,对她很好,还喜欢她。只不过不是对着自己说,而是跟爹分享,被坐在一旁的自己听到。玄暝当时,就心里闷闷的,怎么可以喜欢别人呢。

  在自己十四岁时,娘亲说风丫头人小小,居然翻墙外出“闯荡江湖”,还因为人小胆大要抓一个小偷,差点吃亏,被桑家小子和风家护卫救回。风姨不但不重罚她,还偷偷叮嘱说外出要带上护卫和防身丹药,不可逞强。于是再后来,因为风丫头出去闯荡江湖发生许多趣事,飞鸽传信次数也就变多,自己每每看见都会故作不知的在一旁听着娘亲说着风丫头的“英雄事迹”。

  那一年,是跑到娘亲那里最勤快的,听的最多的风丫头事迹,也是最后听到娘亲对自己描绘风丫头。爹爹不在,娘亲不知是优思成积还是身体真的病弱,吃多少药都没有起效,在最后一次看到风丫头的信息时,就对着玄暝说“风丫头,娘亲很喜欢,我相信暝儿看见了也会很喜欢的,如果,娘亲是说如果,在风丫头十六岁你们见面时,如果喜欢,可要把风丫头看住了啊,别让人给拐跑了”。之后娘亲病情越来越重,风姨的飞鸽也没有再飞来了。最后,父亲赶回来之时,娘亲已经去世。

  父亲也在痛苦忧郁中,尤其是发生了那件事后,整个人都悔恨不已,越来越颓废。突然有一天,他振作起来的,但也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了。

  “喂,你没事吧”风铃儿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个家伙怎么越发愣给人感觉就越伤感、寂寞啊。

  玄暝看着眼前关切的看着自己的人,想着她是自己的,是要好好看住了,不能被人拐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