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十章肉偿

情牵骨笛 梓枚 2075 2019-06-08 12:16:15

  在清雅闲适的房间里,环境寂静的有些可怕,空气中弥漫着沉重。只见正座上坐着一位霸气高贵、满脸冷漠的公子,右侧坐着一个清秀隽永白净的公子,只是他此刻正用外化的熊熊怒火的眼睛盯着房间中正座的某人,咬牙切齿。小蓝则忐忑不安的站立在一侧,华灵、华璃站在另一侧,大家都沉默以对。

  就这样在寂静中保持这样的状态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风铃儿终于忍耐不住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刚刚亲了自己还一脸的无所谓,当做没事发生似的一脸谈定,简直是忍无可忍。现在风铃儿,满眼的怒火犹如外化似的突突直冒,甚至连周围的空气都被他感染般,越发的稀薄,让人难受。

  风铃儿此刻只是一味的想起刚刚被亲吻的场景,已经忘记自己两次被他掐着脖子险些入了鬼门关。最主要的是,她完全忽略了,亲吻时,被渡过来的丹药。自己当时为保证快准狠的将丹药塞进玄暝嘴里,发力过大又分心,置身于玄暝前,而玄暝当时反应到入口的丹药迅速融化时,已经快速做出决定,将眼前眼睛清澈漂亮的人扭过脸蛋来口对口的渡丹药过对方的嘴里。虽然毫无情欲,但不知怎么的,看着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家伙呆愣的样子,还是觉得莫名的愉悦。尤其,现在知道她是风家的人后,看着眼前怒火直冒又不说话只盯着自己的人,更觉得有趣。

  “你这个登徒子,你...”风铃儿实在是憋不住了。刚刚华灵和华璃不知跟这个男人说了什么,而后男人只是看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自己,随即便被华灵、华璃客气的请到客厢里来,还看见焦急的小蓝也在这里,随后那个男人就这样坐着,华灵、华璃也闷不吭声站立一旁,小蓝更是一直低着头不看自己,只是站在身侧。

  风铃儿不知该怎么说,但就是耐不住。

  “登徒子?”玄暝细细嚼味的,似不明白风铃儿在说什么,又似乎在喃喃自语,回想什么?

  风铃儿脸刷的通红,说活也不利索了,不知是被气的还是什么?

  呼呼,别气,别气,不能让小蓝还有其他人知道刚刚发生的事。

  “说到登徒子,我看你倒是更适合”玄暝悠悠开口。

  “你说什么”风铃儿刚说要平心静气,听到这个简直是气不打一处出,站起来掐着腰,不可置信的大声说道。

  “偷偷潜入我的房间,偷看我洗澡,还...”玄暝说着看向风铃儿,准确来说看着她的嘴巴。

  好了,这次风铃儿简直是头顶冒烟,又羞又愤,这个混蛋,简直是在颠倒是非。明明是他亲吻自己,还说自己是登徒子,但是,风铃儿却无法反驳,事实就是自己误入房间,还在里面伺机而动看了好久,确实看到了赤身裸体的他。

  “明明是你,你...”风铃儿气的走来走去,大口的喘着粗气。

  天啊,自家小姐这是怎么啦,怎么那么生气,要是一会知道自己禁不住美人诱惑说出身份,不知道会怎么死,虽然是被华灵吓得,害怕自家小姐在无月山庄被抓杀害,但还是说了啊,会不会被打死。、

  小蓝偷偷看着气得大喘气的小姐,想着会的吧,会的吧。在内心偷偷为自己抹了一把泪。

  风铃儿决定一定不要跟这个人计较,就当被狗啃了一口,于是调整好气息。怒意的问“好,刚刚的事,我不跟你计较。”

  “我问你,你怎么那么残忍凶恶,居然两次要杀我?”风铃儿早在他们态度改变时,虽然不知是何缘故,但能肯定他们不会伤害自己,所以才有恃无恐的问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玄暝看向一旁的华璃,华璃随即转身看着风铃儿解释道:“这位小公子,在欲仙楼里时,你突然闯进来,我们当时以为是不怀好意的人要伤害我家公子,你可能不知道,欲仙楼三楼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而且事实证明,确实是有歹人要伤害我家公子,那天的那些持刀的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华璃说完后,看向自家公子,意思是这小姑娘说的是两次,小人只知道欲仙楼的一次,这另一次...。

  “你在我衣服里放了什么,你很清楚,而且你偷偷潜入,还窥视了我那么久,还给我吃不知名的药,你觉得正常人会不出手?”玄暝看着风铃儿接着解释道。

  好吧,风铃儿想到自己的行为确实是让人误会,便只能扯扯嘴角不做声。但是,内心还是不平衡啊,怎么感觉自己还是很吃亏呢。

  不行,不能就这么便宜他。

  “话虽如此,但你也不至于要人性命吧,尤其是欲仙楼时,我只是误闯,罪不至死何况你们还那样捉弄我,如果不是因为气不过,我也不会来这里找你,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风铃儿据理力争。

  “所以,你们应该要补偿我,慰藉我受伤的心灵”

  华灵、华璃和玄暝当然知道他所谓的受伤心灵指的是什么,但最后不是没事吗?

  “说到补偿,我觉得风公子,你更应该补偿我才是”玄暝看着那边怒气已消,却有些赌气的微嘟着嘴的人。

  “你虽无意闯入,但我...”说到这,玄暝看了一眼身下。“还是因你而受伤,何况,我们只是惩罚一下你,并未让你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没损失,要不是关键时刻,我穴道解开还没损失?”风铃儿再次被挑起怒火。

  “华璃不是帮你解开穴道了”玄暝不在意的开口。

  什么,当时自己感觉有什么撞击了一下后,穴道就解开了,原来是华璃吗?风铃儿转头看过去,华璃点头示意确实如此。

  “所以,风公子是不是你该补偿补偿我呢?”玄暝看着风铃儿,而后看了一眼自己的胯下,还很自然的用手撑着额头,露出刚刚被抓挠泛红的手臂,还有几道鲜红的抓痕,然后就这样直直盯着风铃儿。

  呃,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理由反驳,怎么办,要补偿不得还要赔偿,真是的。

  风铃儿不自在的“咳”一声。“你想要怎么补偿?”

  “肉~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