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八章中招

情牵骨笛 梓枚 1821 2019-06-07 09:05:00

  “华璃兄,客气了”风铃儿趴在门边专注的隔着窗纸看外面,模糊中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和红衣的男子走到门外的走道旁相对而站。接着白衣男子便离开了,在风铃儿注意白衣男子离开时,红衣男子转身走向自己所在的房门,待到反应时,已经将双手放置在门上。

  “咔嚓”门被推开出了一条裂缝,风铃儿还未反应的站立在门前。

  “公子,灵公子请您过去一趟”华璃看着这个护卫,感到有些疑惑,华灵这个时候找自己会有什么事?随即转身离去。

  风铃儿心有余悸的重新关上门,庆幸华璃没有推门而入,不过华璃怎么在这里,他不是欲仙楼的小馆吗?看纳兰钰对他挺尊敬的,奇怪?

  风铃儿想不通也不打算我想,反正与自己无关,看着这个雅静的房间,风铃儿不自觉的向房间的深处走去,看到搁在房间的挡风屏上的东西觉得有些眼熟,走进一看,呵呵,原来是那个天杀的家伙。

  风铃儿抓住一个衣袖,看着熟悉的紫金彩云纹路,想起刚刚的华璃,想起那天闻到的灵花果的香味,看来自己是来对了。风铃儿看着挂在另一旁的同款紫金彩云纹路的紫衣,从身上拿出一个丹药,奸笑的捏碎成粉末洒在紫衣上,随即慢慢退到一旁的柱子后,借助轻纱掩藏自己的身形,坐等鱼儿上钩。

  风铃儿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屏风后有动静,趴着柱子张望实在是累人,干脆席地而坐,一手撑着下巴在那里无聊的盯住屏风后的人影。那人似乎很享受沐浴的感觉,足足半个多小时后,在风铃儿准备打瞌睡时,才听到屏风后传来水声,风铃儿一扫刚刚的倦意,利索的站起来趴着柱子观望。

  那个家伙在干嘛,裹着一块毛巾站在屏风前,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是不是傻啊,不怕着凉吗?重点是,赶紧穿衣服啊。难道那个家伙是在静心养气,不对啊,静心养气也该穿好衣服再打坐啊,这个家伙到底在干嘛?

  就在风铃儿绞尽脑汁的想着玄暝在那像块木头似的站着不动是在干嘛时,那边的玄溟也等的不耐烦了。

  “还不赶紧过来给我更衣”玄暝睁开眼睛不耐烦的看着风铃儿所在方向说道。

  不知是看到那个站着的男人沐浴带着满身的雾气,睁开眼睛时的惊艳冲击,还是被男人突然看向自己,害怕被发现了,风铃儿此刻心正不受控制的“咚咚咚”急跳。

  风铃儿及时有轻纱和柱子挡住身形还是感觉到那股强烈的视线正盯着自己,不自觉的咽口水。什么情况,被发现了,不会吧,那个家伙怎么一直看着这里。风铃儿轻轻的探头看去。

  妈呀,真的是看着自己啊,什么鬼?

  “如此没规矩,无月山庄就是如此教导你的,还躲在后面做什么,不赶紧过来”玄溟没好气的冲着风铃儿的方向语气嘲讽的说道。

  风铃儿终于确定,这个家伙就是发现自己了,不过他以为自己是山庄里的侍从,好吧,我忍。风铃儿低着头从柱子后面出来走向玄溟近前,拿起一侧的衣服绕到玄溟身后为他披上衣服。

  在这个全过程中,玄暝都有意无意的看着这个低着头的白衣“侍从”。

  看着突然呆立不动作的“侍从”,玄溟眉头微皱,不悦的问道“怎么不继续了”。

  继续你个大头鬼啊,风铃儿把头低的更低了,偷瞄一眼某人身上那一块白色毛巾,这让自己怎么继续啊,要长针眼的,我一个准备要出嫁的女子,让我看到你赤身裸体的样子已经是忍耐的极限了,要不是为了让你穿衣服,你以为我愿意在那里蹲守啊,以为我愿意如此靠近赤身裸体的你,为你披上衣服啊。一会看你还怎么神气,哼。

  这次,他们怎么派了个那么蠢的人来暗算自己啊,这也太没水平了吧,还是太小看自己了,派了个那么跛脚的傻蛋,自己站在他面前,身上毫无武器还无防备的状态,居然还不动手,是不是傻的。不过能毫无声息的潜入无月山庄想来也不是没本事,不过,现在是要哪样?

  其实玄暝在风铃儿靠近屏风时,已经发现了有人靠近,只是以为是华璃而没有动作,待发现来人只是站定在屏风后而不上前,便转眼看到有个人影抓着自己的衣服在手舞足蹈,就知道这个人有问题,有可能是来暗算自己的人,便不动声色看看他要干什么。只是现在让玄溟有些怀疑是不是弄错了,这个家伙除了偷偷进入房间,莫名其妙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在那里翻看,又躲在柱子后面盯着自己,也没有特别奇怪的地方,额,还有就是现在这样,把头低的看到头顶,呆立在自己面前,这难道不是杀手?那是不可能的。

  房间里的两人各自想着,都沉默不语,房间一片寂静。

  嗯,玄暝突然感觉到身上似乎有些痒,不自觉的微微扭了扭脖子和肩膀,没一会,感觉越来越不对劲,难道刚刚这个人在这件衣服上做了手脚。玄暝之前看到风铃儿翻看他的衣服,以为只是在寻找那件东西,没想到是在衣服上做手脚。于是迅速的出手,又一次将风铃儿掐着。怒目看着眼前这个白衣侍从,发现有些眼熟。

  嗯......

  原来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