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牵骨笛

第二章误闯

情牵骨笛 梓枚 2356 2019-05-31 23:12:58

  “两位公子,里面请。”

  风铃儿转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翠竹纹路白衣的清秀男子,声音轻柔,看似娇弱且又不病弱,眼带魅惑又温柔的看着风铃儿两人,侧身往船舱方向伸出右手。

  风铃儿礼貌的笑着应答“好”。

  华灵看着眼前这位风姿卓越,清雅俊丽的公子,纯净洁白小巧的脸蛋,眼睛干净清澈,睫毛修长微翘,乌黑顺滑的头发用一根束发带束着,站立在前,给人以一种不可侵染、独立于世的淡雅。一时有些愣住,似乎这样洁净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风铃儿看着小蓝扯着衣袖的手,下巴轻点示意。

  “公子”小蓝苦兮兮的仰着头恳求般看着比自己高一个个头的小姐。

  今天如果真让小姐进入这样混杂的地方,老爷、夫人知道非得气死不可,而且自己的老爹肯定会骂叨自己,严重的说不定以后就不让自己跟着小姐再出来了。自己的管家老爹,知道老爷、夫人仁心,对待下人、外人都非常友好,尤其是知道跟着小姐出去,闯祸后也不会重罚自己。所以,自己的老爹只能严管,回房后都是要唠叨上几天甚至每天都唠叨,严重时,罚自己砍柴一整天还不给吃饭的,对待吃货来说,这是何等痛苦啊。

  一进入船舱内即欲仙楼一楼,杂乱的胭脂粉味和浓重檀香味充斥着袭入风铃儿的胸腔,让她感到有些胸闷和难受。她虽为女子,但自小就喜欢青草香味或是丹药清谈的药香味,从不用胭脂水粉,所以一进入这个充斥杂乱的胭脂粉味几近封闭的船舱,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这里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有几个小舞台上,有一些长相清秀的男子在上面表演舞剑、弹琴或是跳舞,台下有一些男子观赏谈笑,虽然男子表演少见,但风铃儿却兴致缺缺。

  方才负责引导风铃儿两人进来的男子,看到风铃儿和小蓝进来后只是四处张望着看舱内的设置,并无意去哪个台下观看。

  “公子,这边请,这二楼是独立的雅间,在上面可以观看这个一楼的景色,同时,开窗可观看外面大半个陵城的河流边的夜景,甚是美观。”华灵引领着她们两人上二楼的雅间去。

  “哇,这里确实不错”风铃儿看着窗外,在夜色中闪烁银光的河水和由近及远沿着河道错落有致的房屋被红灯点缀的如同宝石般镶嵌的河道,清风吹来,将之前的胸闷和难受一扫而空,心情也变得尤为愉悦。

  “你先去忙吧,我们自己看看”风铃儿微笑的看着华灵。

  “公子如有需要,可以直接摇一下这根线,便可召唤我等前来”华灵拈着在门边垂下来的系着铃铛的线说道。

  “好的”

  欲仙楼之所以出名,除却这里有美貌俊朗的小哥和琴棋书画精通的艺术观赏外,更重要的是提供一个不被他人打扰的独立空间,在这里可以邀约朋友畅谈观赏放松心情,也可以做些平时不能或是不合适在外做的不为人知的事。

  “小蓝,我们刚刚在外面明明看见好多人进来的,怎么都不怎么见那些人啊?”风铃儿看着一楼不算多人和二楼敞开房门没几个人感到有些纳闷。

  “这,不知道呀,会不会都去三楼啦”小蓝也迷茫的看着,继而看向封闭房门无人走动的三楼。

  “那我们去看看”风铃儿率先往一边的廊道走去,走到通往三楼楼道的一个房门时,听到了细微的悉索声,进而听到闷哼声,不由得停顿下来。

  风铃儿由于想看看别的雅间的人都在干什么,故选择走的廊道的雅间大部分都是开着门的,路径时,看到都是好几个人或是一两个人在畅谈说笑或是看伶人表演,不曾想这个紧闭房门的房间似乎有些不同,房间发出的声响,让风铃儿不由得好奇的想要看看里面在干什么,毕竟无知的总是那么容易引起人的好奇,让人探索。

  “哈哈,张兄、谢兄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虚弱迷离的声音隐隐传出。

  “李兄,别紧张,我知道你也很好奇的,不如就让我们帮帮你,让你感受感受,在陵城留下难忘的记忆,不枉认识一场。”这个声音中气十足,正是今天白天在满福楼吃鸡时,说欲仙楼是陵城二绝之一的那个古怪男子。

  “李兄,放心,这里不会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你尽可享受即可”另一个比较柔弱的声音安慰道。

  “哈~哈.......”

  “恩”

  起先风铃儿还没反应这是干吗,似乎想到什么,一下子脑袋“轰”咋起,脸色发红滚烫,尴尬得不行。因为有一次偷跑出来玩,回去时已经深夜,便偷偷爬墙,无意中看到一对野鸳鸯赤身裸体交织在厨房外面的草地上,当时就是发出类似的喘息声。害的自己每次偷跑出来和回去时都要远远的探听一下有没有非礼勿视的情况。

  “咳”风铃儿直起身子,佯装淡定的扯扯衣物,准备当做无事发生过似的离开。看到一旁还趴在门边偷听一脸迷茫的小蓝,风铃儿顿时觉得自己罪过了。

  “小蓝,走了”风铃儿拉着小蓝的手,小声说道。

  “小姐,里面的公子怎么啦,听起来好像病了似的,我们需不需要帮看看,给个丹药什么的?”小蓝心疼的看着身后紧闭的房门有些担忧的问道。

  风铃儿带小蓝出来虽然到处游玩,但看见有困难的人和遇到需要救助的人,风铃儿都会出手相救,当然也经常因为路遇不平,拔刀相助,被人追着满大街跑,但因为是做好事,所以即使被追得满大街跑,即使是跋涉几公里去山上采药救助有需要的人,每次救助完后都会得到满足感。这是小姐经常跟自己说的,遇到有困难、有需要帮助的人,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能救就救,帮助他人,才能更好的实现自我价值,让他人开心,让自己开心,或许对于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受救助的人来说,说不定你能改变他的一生。

  “他不需要我们救助”风铃儿快步的拉着小蓝上三楼,不敢再停留在那里,就怕别人发现自己在偷听,亦或是不知如何为小蓝解释里面发生何事。

  “为什么啊?那位公子听声音感觉好像很虚弱的”小蓝疑惑的看着拉着自己手疾步走在前面小姐,看到小姐的耳朵似乎都通红般。

  “你还是小孩子说了你也不懂”风铃儿说着让人毫无信服的话,自己17岁,小蓝比自己晚出生半年,也16岁过半,和自己相差无几,更何况小蓝在日常生活方面比她知道更多。

  “公子,等一......”小蓝看着前面回看自己说着话却脚不停蹄的往前走的小姐,不由得出声阻止道。

  “砰”

  “下”,还没等小蓝说完,门被风铃儿撞开了,而且还因为惯性问题,风铃儿被门栏绊倒在地四脚八叉脸朝地面,摔得那叫一个疼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