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六十七章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2078 2019-07-29 21:20:00

  “你怎么?”在我房间??

  “怕你一会又不舒服,就在沙发上躺了会。”陆北辰一边说着一边咕哝着喉结重重地咽了口唾沫。

  “我没事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林然逃也似的跑上床掀开被子钻进去,三秒钟一气呵成,只露出一双小眼睛眨呀眨地看着他。

  “好。你休息吧。”说完退出了房间。这次是真的得回去了,洗个澡再来。

  没名没份,还时不时撩拨一下你,这谁受的了啊?陆北辰在心里默叹道,拿起钥匙回自己家洗澡。

  周一上午没课,林然睡到自然醒,闻到客厅传来煎蛋和烤面包的香味,肚子适时地咕噜一声,掀开被子起床洗漱。

  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打开门,客厅沙发上正坐着看报纸的,怎么还是陆北辰?这家没人了吗?

  “起来了?”陆北辰听到声音从报纸里抬起头来。

  “陈姨还没回来吗?”

  “我做的饭不好吃?”

  “不是不是,我就是问问。”不自然地摸摸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已经出来了,回去也不好,直接出来又有点有损形象,进退两难ing。

  “先过来吃饭吧。”

  “哦好。”抬眼看表,已经九点多了。林然习惯性地往厨房走去端早餐。

  “坐着就好。乖。”顺便缕了一把林然的头发。

  怎么感觉像在哄小猫??管他呢,不做事最好。林然前世今生最不喜欢的就是做家事,各种家务不擅长。

  “先喝点热粥暖暖胃。”

  “吃口面包。”

  “喏,煎蛋。”

  “面包。”

  “煎蛋。”

  “粥。啊—”

  ……

  林然蒙着头吃完了早饭,两手放在腿上,动都没动过,活像个残疾人。直到陆北辰起身收拾碗盘走进厨房冲洗,林然才反应过来。

  “我来洗吧!”赶紧抬起身往厨房走。

  “不用。你去看电视吧。”

  “那我做点什么?感觉我好像残废。”

  “以前我照顾你的时候也没见你有这份自知之明。”说着用蘸水的手点了一下林然的笔尖,“如果非要做点什么也不是不可以,我这么照顾你,要不要考虑给我个名分?或者给点小甜头也好?”

  林然的脸刷的红了。真是无孔不入地求奖励。

  吧唧。林然垫脚正够着陆北辰的下巴亲了上去。亲完就跑是上策。陆北辰反应过来捞人的时候林然已经端着他切好的果盘出了厨房。

  “好吃呀北辰哥。”

  “这个是什么瓜这么好吃?”

  “北辰哥这是新疆苹果吗?”

  ……

  “以后没人的时候不准叫我哥!”不知道什么时候陆北辰已经来到林然身后,阴嗖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啊???”差点被苹果呛到,“咳咳咳咳……”

  “你几岁了吃苹果还会被呛到?”坐到林然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

  “你出现的太突然才把我吓到的好吗!”林然不服气地看他。

  “我的错。以后没人的时候直接喊我名字,提前习惯一下。”

  “咳咳咳咳——”还能不能好了??

  “有意见?”陆北辰拿眼横林然,他算是看出来了,等她慢慢接受答应,估计要等到黄花菜都凉了。连威胁带恐吓,各种手段一起上,才是林然之路。

  “没有没有。”看陆北辰那眼神,要是敢有意见,自己做饭,自生自灭的日子马上就能到来,吃人嘴短,不敢言他啊……

  陆北辰满意地拍了拍“小猫”头,顺手把她揽到怀里,让她更舒服地看书,顺便端过水果小块小块地投喂她。

  比硬邦邦的沙发帮子舒服多了,还有水果自动投喂,林然舒服地咕哝了一句没有推开,继续看手里的《雅典和斯巴达》。

  陆北辰一直知道林然对希腊有一份特殊的情怀,就着她手里的书看了几眼,书页的一侧有林然用铅笔画上的圆顶教堂的图案。果然是对这种圆圆胖胖的教堂格外的喜爱啊。

  看了一会,林然感觉眼睛有点累了,揉了揉眼睛。陆北辰放下果盘,轻轻帮她揉着太阳穴,大手覆上林然凉凉的眼睛。

  “唔…”林然发出满足的叹声。

  陆北辰无声地笑着,自己还没发大招呢,真是容易满足的小孩。

  究竟有多舒服呢,舒服到一分钟之后,林然打起了小呼……

  陆北辰哑然失笑,这是拿自己当按摩椅了,安心地在男人腿上睡着,这心得有多大。

  翻了个身,一伸腿,重重踢在沙发帮上,疼得林然眼圈立马泛红,直立立坐了起来。

  陆北辰也听到声音,拍拍她的腿,示意她把脚抬起里给他看。

  大母脚趾通红一片,看来是使了很大劲踢。

  “你这是梦见踢谁了?是这么大劲儿。”

  “啊?哈,没谁。”林然紧张了,耳朵通红,不敢说啊不敢说,就是踢你啊,梦见有人闯进浴室了,林然吓得没看清是谁就使劲踢脚出去了。

  “踢的我?”陆北辰边给她揉脚边问,真是有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活多少岁都改不了的性子。

  “你怎么知道?”惊恐林然脸。

  “你眼睛里都写着呢。”笑着点点她的眼皮。

  林然知道陆北辰喜欢看她的眼睛,可没想到这人已经练到把自己心事全都看透的地步,吓得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捂住也没用。现在不看眼睛也知道了。”陆北辰忍不住逗她,在外人面前身披铠甲能文能武的丫头,在自己面前又是个十足的孩子,当年三十岁的她如此,如今十九岁的她更是如此,从未改变过。自己视若珍宝一样的女子,竟曾被人弃如敝履,陆北辰想到心就揪着疼。曾经觉得如果有人珍惜她爱护她,他远远看着也是可以接受的。可如今,这种占有欲越来越强,不想任何人看到她独有的一面,他彻底不想放手了。

  “你会读心术吗?”林然悄悄看着他。

  “不会。”只读得懂你。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好可怕。”

  “别人不懂,你倒是一看就懂。你说这是为什么?”又把问题抛回给她。

  “我哪知道。”

  “什么时候让我给我个名分?”

  “啊啊啊我要疯了,你怎么天天就这一句话。现在给你!立马让你上岗!唔……”陆北辰的脸庞突然凑近直接吻上了叽叽喳喳的小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