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五十六章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2299 2019-07-18 21:20:00

  吃完大佬准备的爱心早餐,林然觉得心满意足,靠在沙发上欣赏大佬正在洗水果,呃,林然有一种来到了陆家的错觉,可是,这明明是自己家呀?是不是有什么不对?不管了!

  把腿搭在沙发外面,躺尸在沙发上准备给周丰生回电话。

  刚拿过手机,还没来得及按解锁键,一盘洗好的葡萄递到眼前,一颗超大的紫葡萄换走了手机。

  很甜,甜到腻,是林然最爱的味道,任何水果带一点酸,林然就吃不下口。

  “雪晴你尝尝,好甜呀!”

  “那么甜你不嫌腻吗?”陆雪晴有些嫌弃。

  “怎么会?就要吃纯甜的!”边说边往嘴里塞,甜甜的,怎么吃都吃不够。

  “都这个季节了,还能买到一点都不酸的葡萄,我哥也真是个人物!”陆雪晴小声嘀咕道。

  陆雪晴哪里知道这是今年头茬葡萄,是陆北辰找人专门存到冰窖里的,等市面上的葡萄买不到纯甜的再拿出来吃。看着林然吃得满心欢心,陆北辰感觉费的那点功夫真的不算什么。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还是忍不住开口。

  “你也尝尝呀,好甜!”说着一颗葡萄塞进陆北辰嘴里。林然手指轻轻触到了陆北辰的唇边又快速拿走,陆北辰轻轻一颤,温温的手指似有余温让被触碰的那块唇部皮肤都有些发热了。

  陆雪晴顺手塞了《灌篮高手》的光盘进影碟机,熟悉的片头曲响起,林然手里的动作慢了下来。

  曾经的林然,一遍一遍地看过这动画片,那份热血,那份坚持长久地触动着林然的心弦。跟大多数人不一样,她最喜欢的人不是流川枫,也不是樱木花道,而是三井。

  也许是因为三井身上有自己没有的果断,也许是因为三井身上有着过硬的三分球技术,也许是因为三井的外形更符合她的审美,也许三井的经历难能可贵……也许,只是觉得他像陆北辰,如此而已。

  林然第一次看《灌篮高手》的时候就有这种强烈的感觉,像前排那个总跟哥哥在一起玩的大哥哥,看起来冷冷的,其实大概是在害羞吧?话不多,应该只是慢热。

  一直以来林然都是在公立学校读书,因为家境好、长得漂亮、个子高挑、成就好,其实简单来说,除了不怎么爱说话,以及偏科之外,似乎是挑不出毛病的孩子。也正因为这份挑不出毛病,总被老师偏爱,也当然时不时会被班里女生排挤,所以林然从小到大朋友不多,跟自己比较慢热有关系,跟自己家境也有关系。

  看完两集动画片,葡萄才堪堪吃完,揉了揉已经鼓起来的小肚子,林然有些不好意思,一整盘葡萄几乎全被自己霸占了。

  忽然想起来已经快中午了,还没给周丰生回电话。赶紧拿过手机给周丰生打电话。

  “喂周老师?我是林然……嗯……好的……行,那一会见啦!”林然对陆雪晴鼓鼓腮帮子轻轻地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林然猫着腰想从沙发后前面悄无声息地出去。

  “要出去吗?”陆北辰头也不回地问。

  林然一顿,这人怕不是鬼吧。

  “周老师给我送竞赛的资料,我去门口拿一下。”

  “上来的时候从楼下超市买瓶喜牌老抽,中午做红烧排骨。”

  “陈姨平时做菜用的老抽不行吗?”

  “不行,等你老抽回来下锅。快去吧。”大佬拒绝解释。

  亚历山大啊!这是多说一会话都不行的节奏吗?

  “好知道了。”林然赶紧换鞋子出门。

  离大门口老远就看到周丰生站在那冲自己轻轻招了下手。

  “洗漱时间够长的。”周丰生笑着打趣。

  “被我哥摁着吃完了早饭吃完了水果才让打电话,不好意思了周老师。”

  “没事,幸亏我没早过来。咱们找个地方坐下说吧。”周丰生刚才在门口站着的时候就看到马路对面有甜品店,“咱们去那坐会,我可是身负校领导重托而来,得给你详细说说。”

  周丰生这样一说林然也不好拒绝,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十点半,便笑着答应了。

  “喝点什么?”

  “百香果绿茶,谢谢。”

  “茉莉清茶,谢谢。”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第一次碰到年轻人爱喝茶的。

  服务员走开后,周丰生从资料袋里拿出报名表和宣传册。

  “‘百家之秀’历史知识大赛已经举办有十年了,每年一届,今年第十届,比往年都隆重,宣传做得特别大。咱们学校历史系比较拔尖,每个年级都会派代表参加,你代表我们大一。”

  周丰生这话一出口,林然觉得比买老抽压力还大,不禁有些怯意:“我能行吗?很没底。”

  “以往我们每年都派代表参加,但是已经好几年连最后的10强都进不去了。所以往届学生派代表,基本也就是凑个人数了。期中考试你的成绩真的让人眼前一亮,谁不去你都得去。”其实周丰生也没想到林然专业课这么强,毕竟高中的时候还是个需要补习的数学渣渣,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个偏科严重的历史系宠儿。

  “我尽力吧。都需要做些什么呢?”

  “这是报名表,你先填一下,填完我再告诉你比赛流程。”

  林然接过纸笔认真地写起来。

  “周老师填好了,您看看有没有不对的地方。”

  周丰生接过报名表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嗯,没错。”把报名表认真放回另一个资料袋里,“我再跟你说说比赛流程。初赛,初赛是笔试筛选出成绩最好的50人,考试在齐城电台,到时候电台会直播考试过程。一般五天之后就会出成绩,接下来就是小组赛了。五人一组进行擂台淘汰赛,大概两个月的时间,选出全国前十强,春节那段时间就是循环擂台赛,最后选三甲。”

  林然听的有点懵,忽闪着眼睛看着周丰生等他后话。

  看林然这幅样子,周丰生不觉有些出神。

  “听起来好像流程很多,其实也不复杂,一轮笔试,一轮淘汰赛,一轮循环赛。”

  “那有没有复习参考资料什么的?”

  “这就是奇葩的地方,没有任何参考资料,但是出题教授有我们学校的专业课教授,倒是不用担心会有争议题。”

  “周老师您以前是什么专业?好像很熟悉历史专业?”林然忽然想起周丰生前世好像学得是教育类专业吧,怎么说起历史系这么头头是道。

  “我本科是教育学和历史学双学位。也参加过这个比赛的,但是没进前十强。”

  “那也是冲进全国前50了很厉害啊!”

  “你会比我更厉害的!”周丰生对这个学生确实有点特殊的情愫,是单纯出于学长、老师角度的欣赏还是出于异性的欣赏,自己也有点说不清。

  “然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