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五十二章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3166 2019-07-15 00:00:00

  挂电话后,林然告诉哥哥周丰生电话的意思,想听听哥哥的意见,虽然她已经做好决定了。

  “那咱们就办休学吧然然。”林南不想让妹妹再有任何的闪失,能催到她头上,很明显也是在故意刁难,回学校还不一定又会有什么幺蛾子。

  “哥,我不想躲。你们不是都在想办法让他有所作为好找出他是谁吗?”

  “可是他也不至于针对你来做什么,很大可能并不是他本人的动作,所以对找到他并不会有太大帮助的。”

  “让他暴露出来的线索越多,你们越好追查不是吗?不管是不是他所为,我们都要试一试啊,何况顾琳和她妈妈的事已经曝光了,再对我做什么就是他自己太蠢了。只要是学业范围内正常的刁难,我都能应对得来。正好督促我补课了。”林然说着,不以为意的笑了。

  林南看着妹妹无所畏惧的眼神,不得不承认妹妹分析的都对,虽然藏着私心不想再让妹妹有麻烦,但是将计就计确实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哪怕只有一丝可能是那位的所为,也要试一试。顾琳的故意伤害如果有意活动的话,其实过不了多久就会出来。顾琳的妈妈还没量刑,如果判的话也是差不多的罪名和刑罚。除掉她们俩背后无法无天的靠山才是最关键的,才能把这两颗毒瘤彻底拔掉。眼前却连对方是谁都还不能确定。

  这样想着,林南感觉也被鼓励到了。

  看到哥哥眼神的变化,林然知道他被说服了,赶紧殷勤地夹了只大虾放进哥哥碗里,讨好地说:“哥这次我多乖,我提前跟你商量,而且我跟你保证,一举一动都向你汇报。任何有一丝危险的行为我绝不擅自行动。”

  林南何尝不知,自己看起来是哥哥,但是妹妹从来都是自己的主心骨,只要她想做的事,软硬兼施一定能达到目的,为了避免她再次瞒着自己做傻事,只能答应,起码会知道她的动向。

  “最后一句话纠正一下,不是任何有一丝危险的行为你不能擅自行动,而是任何有一丝危险的行为你都要绝对避开。你以身犯险,不管为了谁,都会要了爸妈的命,你知道吧?答应这条我就同意。”

  “哥,我答应你。”林然收起了嘻嘻哈哈的表情。

  “好,记得你说的,有任何情况都要跟我汇报。先吃饭吧,明早我送你回去。”

  “mua~谢谢哥哥。”

  铃——

  “北辰,找我什么事?”林南刚洗完澡坐在床边,回拨10分钟前的未接来电。

  “然然那边是不是学校有什么情况?”

  一听陆北辰开门见山地就问,林南有些摸不着头脑,妹妹应该不会跟他说,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一时有些无措。

  “这个……”林南也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查到顾琳爸爸的新线索了。”

  “查到什么了?他是谁?”

  “告诉我然然那边学校怎么说的。”

  很好,陆北辰你会跟我耍心眼了,林南翻了个白眼。

  “就周丰生给然然打电话,说学校差她请假流程不规范,所以要么销假回去上学,要么休学。”

  “查到的线索都指向一个人——红日辅导的创始人。这人风流成性,而且有家暴前科,但是占据了国内辅导行业半壁江山,教育部和财务部都要给几分薄面的人物。

  “但是他会这么无聊来对付然然一个小姑娘吗?”林南一直疑惑学校的事真的跟这种位高权重的人有关吗?

  “我猜这不是顾琳这边的动作,有可能是周丰生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据我所知,齐南大学为了挽回声誉不会难为林然,学校最近恨不得跟顾琳这些事的所有人都保持远远的距离。”

  “你的意思是周丰生让然然回去的?可是他的目的是什么啊?”林南真的有些糊涂了。

  “我让成林派人保护然然,你也别大意,有什么情况随时跟我联系。不要告诉然然你告诉我这件事了。”陆北辰没打算回答林南的问题,只是隐约觉得有些事林然需要有个了断了。

  “那就让然然回学校?”

  “听她的吧,有我呢。”

   第二天一早,林南就送妹妹回了学校并办理了外宿手续。

  虽然身体还是有点虚弱,但是除了体育课,其他课基本都可以正常上课了,尤其林然有各位专业课教授的qq,而且在线上问过几次比较专业的问题,教授们对这个几乎没怎么上过课的新生印象还不错。见到上课出现了新面孔,也没有故意刁难。

  期中考试提前了,林然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上课下课都在恶补专业课。

  专业课教授一般只在课间去办公室稍作休息,大课上完基本就从学校消失了,林然趁课间赶紧去办公室找近代史老师问问题。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说话声音很大,林然悄悄从门缝一看,专业课教授不在,但是有个熟悉的人影在周丰生的办公桌前,她就是前世林然的心理医生——陈英!

  两人说话声音很大,林然闪身进了隔壁的办公室,就是曾经陆北辰呆过的空办公室。

  隔壁的声音断断续续,但基本可以听个大概。

  “陈老师,您没权利举报林然,她请假手续都是齐全的。”周丰生的声音。

  “她中间几次病假都是你口头申请的,病例呢?住院证明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陈老师,一码归一码,我跟秋香的事和林然没关系。”

  “没关系?军训的时候你抱她去医务室,全校都知道了。你当演偶像剧呢?师生关系什么分寸你不比我清楚?你八月底来齐城之后回去看过秋香吗?”

  “我刚带大一新生,有多忙您也知道。”

  “有多忙?十一放假也不回去?”

  “整理新生档案,实在是脱不开身。”

  “你少来!要想证明你和那个丫头是清白的,期中考试你就公平出成绩让我看!否则我连你一起举报!”

  随着一声巨大关门声,林然知道陈英走了。原来这个陈英跟马秋香还有关系,怪不得前世把自己心理辅导进了牛角尖,说到最后自己一直走不出阴影,陈英确实功不可没。

  看来回学校这事不是顾琳那边的动作,这样林然也感觉放心了,只是陈英这话的意思,期中考试要是不给自己不及格,周丰生怕是不好过啊,他现在别是后悔给自己发课件了吧?

  管他呢,自己以前专业课可是整个专业前几名,让你们给坑了那还了得?

  林然拿着书走出小办公室,决定去楼上大办公室找近代史教授。

  一天除了上课,其他时间全部泡在图书馆复习功课,有问题的地方也及时在图书馆找到以前教授们推荐的专业书查询。

  下午最后一节课提前十分钟结束,林然站在校门口公交站等哥哥来接。不到一分钟周丰生也下班来等公交车。不痛不痒地闲聊着,就看到马路对面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马秋香。

  林然顿时觉得有些发怵,这个极会说话,情商极高的女人,一直让林然很有挫败感,不敢和她正面接触。

  “你怎么来了?”周丰生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我和朋友来齐城玩,正好在你们学校附近吃饭,就想着过来看看你们学校,没想到还碰到你了。”

  哇塞,这话说的,既显示了自己朋友多,又表明自己不是来查岗的,而且还表达了自己对周丰生的用心,滴水不漏呀!林然在心里默默给她鼓掌666

  “你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们多好。你朋友呢?我请你们吃饭。”马秋香一句话已经彻底把周丰生查岗的怀疑打消了,而且显示了体贴懂事不纠缠,让周丰生彻底俯首称臣了。

  林然心里默默为自己点蜡,果然会说话的人太厉害,自己枉活这么多年啊!

  “这位是你朋友吗?咱们一起吧?”马秋香没答应也没推辞,直接转移了话题,很体贴地转向林然。

  “回家有事吗?一起吃点饭再回去吧?”周丰生也问。

  “不用了,我在等哥哥接我回家呢。你们快去吧。”你那什么亲戚都快掐死我了,还在这跟我装不认识,完全引导了周丰生的思路。这段位,真不是厉害两个字能表达完全的。

  周丰生也没有过多强求,嘱咐她注意安全,就跟马秋香离开了。这个曾经抢了自己男人的小三,林然没办法不多注意她。言行举止完全没有表示对周丰生的怀疑和不满,对林然的态度也表现的清淡有礼,而且全程没有任何表明自己身份的话。

  要么这两个人只是暧昧没有明确身份,要么这个女人真的太擅长拿捏男人的心思。三言两语,周丰生的愧疚感已经溢于言表,怪不得前世口口声声称之为“真爱”。这样的“解语花”大概是很多男人心中的真爱吧,毕竟是吃这碗饭的,专业水平真是高。只是大多数男人去过KTV疏解了情绪就过去了,而周丰生却以为马秋香的“懂”只针对他,所以才认定真爱无法自拔。

  林然不怪他,段位这么高,自叹不如。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司机把车停到林然身前,林南坐在后座降下车窗问。

  “想你怎么还不来接我。”林然做个鬼脸钻进车里。

  接上妹妹,林南又转头去打工作电话了。

  林然静静地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树木,眼中浮现出一幕幕前世情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