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四十八章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1916 2019-07-11 21:20:00

  “为什么?”陆北辰莫名其妙又有些懊恼地问。

  “你之前拒绝过我一次,这次我得还回来。什么时候答应你,得看我心情。”

  陆北辰忍不住抬手敲了林然一个脑瓜崩,笑着答应道:“好,等你想答应再答应我。”

  终于决定面对,终于决定勇敢了。

  所在乌龟壳里的感情,一世又一世,终于被唤起,不再做背后那个不明身份的默默守护者了。

  林然激动的有些泪眼模糊。

  “不答应我,给抱一下可以吧。”

  林然吸吸鼻子,瞥了陆北辰一眼,原来强吻的事都干了,这时候绅士起来了。虽然这样想着,还是没出息地伸开双臂。

  陆北辰轻轻把林然拥进怀里,下巴蹭在她的头顶,这瘦弱的小身板竟然在努力保护自己,让他如何不动容。

  自己这么一点点明确的示意就能让林然感动至此,陆北辰心更疼了,说是默默守护,实际上可能更是自己不敢直面感情的懦弱吧。思及此,陆北辰加重了几分力道,似是要把之前亏欠的温暖都讨回来。

  真好,这样真好。

  所谓岁月静好,一定是陆雪晴不在的时光。陆雪晴一出现在电梯口,病房里就能听到她的声音。

  林然吓得赶紧推开陆北辰。

  大佬不开心,亲妹妹也不开心。平时吃个饭都一小时打底,今天才半小时就回来了,实在是没有眼力介!

  余珂一进病房就感觉到有一种粉粉的暧昧气氛,看到林然脸泛红,表哥就站在病床一旁愤恨地看着自己,顿时明白回来太快大概是破坏了什么。

  陆雪晴一贯地神经大条,大夸特夸刚才吃过的黑椒牛柳味道多好吃,还对林然说沾了林然的光,不然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到医院附近来吃饭,错过这么好吃的菜会抱憾终生。余珂怎么拽她,使眼色,都无济于事。

  大佬很明显已经想让她现在就此终了了。

  林然也很无语,自己现在还哪哪都疼呢,这是亲闺蜜吧,怕别是个傻子,抬头看了一眼陆北辰,确定有这样想法的不是她一个人就放心了。

  “我出去一下,你好好休息。”快走出病房时又转头对陆雪晴说:“不要吵到林然休息。”陆北辰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陆雪晴一下就噤声了。当然,记性不过三分钟,陆雪晴又开始絮絮叨叨说她们学校的迎新晚会女生多么奇葩……

  余珂无奈扶额,要说没眼色这种事,陆雪晴要是排第二,怕这世界上没人能排第一了,当然余珂也觉得这丫头能在陆北辰冷眼之下存活了这么多年,命也是很大的。

  “然然你不知道,我们班的男生都好娘啊,简直受不了,我竟然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你相信吗?”陆雪晴搬个凳子坐在林然床前,一边嗑着刚买回来的瓜子,大有开唠的架势。

  “为什么你当体育委员?”林然也觉得奇怪。

  “因为体育课搬垫子测仰卧起坐,我们班男生一人搬一块出来,我搬了三块。”嘎嘣,瓜子皮应声脆裂,“你们说是不是学外语的男生都比较娘啊?还是我们班例外了?”

  “不是吧,我们学校的外语系那个学长,好像没那么娘吧。”

  林然一说,余珂也想起来,跟着应声:“对对对,咱们开学那天遇到的那个学长,还送你回宿舍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叫什么名字啊?”陆雪晴大剌剌地问。

  “陈清源,比我们大两级。”林然话音刚落,病房门打开了,陆北辰沉着脸走进来,后面跟着林南。

  毫无知觉的林然笑着跟哥哥打招呼:“哥你来了。”

  “下次再闹这样,就别叫我哥了,我没你这么没心没肺的妹妹。”林南也被自己妹妹冒失的行为吓坏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如果晚到一分钟,那药就喂到你嘴里去了,后果你想象的出吗?”

  “知道啦哥,纯属意外嘛。”吐了吐舌头,“以后保证不会了。跪求两位大佬罩我。”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出什么意外,爸妈怎么办?你哥我还活不活?”林南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继续教训:“顾琳那是什么人啊?那是心理有问题的人,你跟这种人近距离接触,这是在玩命啊!之前怎么警告你的!你怎么一点不往心里去?觉得我再跟你开玩笑是吗?”

  看着自己哥哥大有唐僧念咒的架势,求救的眼神看向陆北辰,这种时候陆北辰不应该帮自己说两句话吗,但是他不光不吭声,连看连看都不看自己,这是几个意思?

  “你刚才这话什么意思?”余珂打断了林南,“什么药?你们在说什么?”

  林然一听,妈呀,余珂要是知道了估计也会加入哥哥的阵营,面对两尊唐僧,自己感觉真的有点缺氧。

  林南低低跟她解释了一下怎么回事,这下不光余珂,连陆雪晴都吓了一跳,尤其在知道林然是故意放纵顾琳绑走自己之后,更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天呐然然,你真的太大胆了!这种变态女人你怎么敢去以身犯险啊!”陆雪晴惊呼道。

  “是啊!林南说的没错,晚一分钟你就毁了你知道吗!我都不知道你这背后还藏着这么大的心呢!简直太乱来了你!”

  “我说的没错吧,然然最近的胆子是越发的大了,什么事都敢做了。不教训一下是不行了。”

  林然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头又开始晕了。

  “你们别说她了,要说说我吧,都是我的错。顾琳的事是我判断失误在先,不能全怪她。”大佬终于开口了。

  大佬都开口了,谁还敢说什么,统统都闭嘴了,毕竟大佬犯傻判断失误的事大家都有目共睹。

   Duang——

  “然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