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四十七章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2428 2019-07-10 21:20:00

  “我定位了她的手机,回到湖城之后没再跟什么人联系,我让成林派人盯着呢。”

  “好,一会见面说。”

  即便门口已经安排了保镖,仍旧等到陆雪晴和余珂出现在走廊尽头,陆北辰才往电梯走去。

  半小时后,刚走出电梯,就听到走廊里熟悉的笑声和说话声,陆北辰嘴角不自觉上扬了几分。

  “果然你到哪,哪里就吵得让人头疼。”陆北辰边笑着边把病床上的隔板撑起来,放下饭菜。

  林然笑着看他,这可是多少年来他第一次对自己妹妹露笑脸。陆雪晴也有一丝不习惯,这个——忽然主动对自己调笑的哥哥。

  “你们去门口嘉华餐厅吃吧,我点好菜了,去了应该可以直接吃了。”

  大佬酷话不多,做得多说得少。俩妹妹也已经习惯了哥哥做派,跟林然打了招呼就出门了。

  “你不去吃吗?”林然看着桌上只有一份粥。

  “我吃过了。”说着替林然把粥和菜打开,全素但是很香。

  林然这会儿也真的吃不下什么油腻的东西,第一次发现清粥小菜也如此有吸引力,轻轻抬起胳膊,牵动了肋骨,忍不住发出“嘶——”。没等反应过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舀着一勺粥,吹了吹,送到了林然嘴边。

  抬头看了看,陆北辰神色自然,冲着粥扬了扬下巴,示意她赶紧吃。

  好吧,使唤大佬一次,不然他心里不安。林然顺从地吃了起来,软糯的粥,清淡的小菜,配上有温度的手,别有一番滋味。

  “你要不要来一口?”林然顿了一下,抬头问陆北辰。

  “好。”就着勺子送到了自己嘴里,要不要这么不客气,然后又继续舀了一勺送到林然嘴边。

  “勺子……”这样不成了间接接吻了?不太好吧。

  “亲都亲过几次了,还在乎这个?”

  “啊呜。”不再废话,一口吞了下去。为了避免他说出更噎人的话,林然决定还是及时打住这个话题为妙。

  陆北辰笑了笑,继续投喂。很快一碗粥就下去大半了。

  “不吃了。”

  “怎么吃这么少?”很好很好,自己的饭量确实不止这点,但是胃里总觉得不舒服。

  “胃里不太舒服,不敢再吃了。”

  “好,那不吃了。一会饿了再说。”陆北辰把桌上的东西收好,递给门口的保镖,返身回来,帮林然把床摇低,坐在床边椅子上,定定地看着林然说:“现在可以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吗?”

  果然,还是来了。

  林然当初那种英雄感已经彻底变成了怂逼感,尤其是最后差点把自己算计进去,也是后怕不已。

  “我只是找人打听了顾琳最近的行踪,后面有些事也不在我预料之中。”

  “你做这些林南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他得扒了我的皮。”

  “要不是你身上有伤,我也想扒了你的皮,你怎么胆子这么大!谁帮你的?”陆北辰此时眼睛里有要喷火的趋势。

  “崔叔叔……”林然小声嗫嚅道,“我告诉他是帮我哥打听的,不然他也不会帮我。”

  “在购物中心让我帮你买奶茶是故意只开我?”陆北辰一想到现在的林然什么都敢去做就感到心肝颤抖。

  “不是,我只查到她最近频繁接触黑道的人,还买了蒙汗药,猜到她想找我下手,我就是想给她多制造点机会,毕竟我真的不知道她打算什么时候动手。不过崔叔叔没说买了那种药,不然我真的不敢给她机会。”

  “可能是抓住你之后才拿到了这个药。你真的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林然,你是觉得一切都安顿好了,所以心无旁骛了是吗?”

  林然知道他所说的“心无旁骛”是指什么,急急辩解道。“不是的,真的也是意外。还有,我想为你做些什么,不然我会觉得亏欠你太多。”

  “我这条命都是你捡回来的,你怎么会欠我的?”陆北辰决定把她的心结解开。

  “这话什么意思?”林然怔住了。

  “你还记得吗,你小的时候天天跟在林南后面,他不带你玩,你就远远地看着我们。有一次我和林南他们在小区花园的荷花池边玩,他们不想下水,我那天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就想下水去玩,水不深,但是在水里没呆多久,就感觉整个身体在下沉,脚拔不出来,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吓得都忘记了呼救,那时候我感觉自己要死在这里了。结果是你喊来了保安。你那时候才四五岁,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就那么傻乎乎地救了我一命。”

  听陆北辰这样一说,林然似乎记起了什么,有些尴尬地开口说:“如果我说我去叫保安是因为我觉得你要偷花,你会打我吗?”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

  陆北辰听她这么说顿时笑了,“其实我大概猜到了。因为后来我发现只要夏天到了,你就不怎么跟着林南,爱一个人去荷花池边看荷花。”

  “反正是我救了你,不管本意是什么,就是我救了你。”林然怕陆北辰反悔,赶紧说。

  “当然,我知道你是无意的。之前你跟在我们屁股后面跑,后来都是我跟在你后面跑,你从来都不知道。”陆北辰说完,看着林然的眼睛,不允许她逃避,眼中那一汪清泉从不曾改变。

  每次自己顺着他的话更近一步的时候,他又退开,此时的林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陆北辰也猜到了,是自己之前数不清的犹豫和徘徊让小姑娘不敢接受,可如今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最让自己后怕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自己能扭转的已经用生命做赌注去改写了。

  “以前我浪费了太多时间,直到你走开了我才发现自己不止把你当妹妹看,再想追回却为时已晚。然然,你还愿意相信我吗?”

  林然知道对于一个心思特别重的人来说,说到这很不容易了。

  六七岁的时候,因为陆妈妈怀了二胎,而且是双胞胎,所以陆北辰被带到奶奶家养,虽然离得不远,也经常能见到父母,但是对于一个刚刚懂点事的孩子而言,这三年多的疏离还是让他很受伤的。父母对他关心但不够亲近,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经常自我怀疑。后来弟弟妹妹上幼儿园,他才被接回父母身边,每次自己考的特别好的时候,爷爷就会给爸爸打电话夸耀一番,那是每周一次跟父母见面之外可以跟父母通话的机会。爸爸跟他约定,如果可以拿到全国奥数冠军,就接他回家。陆北辰从小好胜心特别强,所有跟父母额外的接触都是用自己的好成绩换来的。

  直到长大了陆北辰才明白,父母其实并不在意他的成绩,也没有不爱他,只是相隔两地鼓励他上进的一种形式,却被年幼的他当作莫大的动力。克制,自律,是从小被逼出来的。陆雪晴和陆南松就不需要这样,因为从出生到长大,他们一直都在父母身边,从来不曾体会过陆北辰童年时的那份努力和坚毅。

  林然收回自己的思绪,笑着看向陆北辰,似是在鼓励他继续说。

  感受到林然灼灼的目光,陆北辰也笑了:“然然,做我女朋友好吗?”

  “不行。”林然依旧笑着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