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三十三章 大姨妈事件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4405 2019-06-25 21:30:00

  林然走进女生宿舍楼,接过陈清源手中的脸盆,顺着楼梯往上爬,爬到三楼,找到自己的宿舍3306。

  刚进门就发现,四人间宿舍已经来了两位。

  “你们好,我是历史系的林然。”

  “你好林然,我是杜薇薇。”

  “我是张晨。”

  不是前世的舍友呢,甚至不是原来同班的同学,林然有些遗憾,不过两人看起来还算不错。耳边又飘来陆北辰曾经的话:你看人的眼神,真的不是一般的差。

  好吧,随便吧。

  不好意思让陈清源等太久,林然简单收拾了一下,接到哥哥的电话,就和陈清源一起离开了宿舍。

  中午林南请陈清源一起吃饭,谢他给林然帮忙。陈清源也是知道林南的,毕竟陆北辰和林南刚从学校研究院毕业,两位都是学校工程学院的风云人物。

  一顿饭的功夫,林然和余珂顺带了解了不少关于林南和陆北辰的大佬事迹,当然主要是陆大佬的光辉事迹,长居学霸及男神席位长达七年,那辉煌事迹一顿饭都说不完。并且顺便了解了一下,围绕在陆北辰身边的女神——顾琳。顾琳的存在程度有些出乎林然的意料,可以说是个长期渗透性的狗皮膏药了!

  下午三点要在各班自习室开会领教材,吃完饭不多时,余珂就提出要回去收拾东西。到宿舍楼下,林南把车上早准备好的两大袋零食和水果分给了两人,才安心离去。

  下午出现在自习室的辅导员,如林然预料,果然是周丰生。除了进门礼貌性地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别的并没有其他相熟的表现,林然的心算是放下了。自己真的不打算再跟渣男纠缠了,再怎么样都没有当小三的癖好。

  周丰生在讲台前,依旧是亲切温和的语气跟大家说话,比在高三辅导班还要亲切的感觉,毕竟这里是大学。

  林然感觉仿佛从踏入大学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一下子变成大人了,身上那股子高中生的奶味退得干干净净。

  林然感觉周丰生一直是了解自己的人,一如他之前的不追问,以及现在的不打扰。

  安排好军训和课程之后,就要选临时班委了。林然依旧低着头默默地背单词。大一的班委基本都是毛遂自荐和辅导员随机选任,林然无心参与这些。终于在进行了一大圈自荐之后,还空着一个——学习委员,大家来到大学似乎都有着前所未有的解脱感,并不想再和学习挂上太多关系。

  周丰生环视了一圈,笑着看角落里的身影,似乎是老天爷都要让自己跟她扯上关系呢。

  “既然学习委员目前空缺,我们就按成绩选了,第一第二名已经是班长副班长了,林然,入学成绩第三名,你来当咱们班这学期的学习委员,可以胜任吗?”周丰生一如既往的温柔,却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大家都回头看向角落里的林然,不等林然反应,周丰生又说:“只是临时,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这是不容拒绝地请求了。

  “好。那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了。”也不是那扭扭捏捏的人,林然站起来,对着大家微微鞠了一躬。

  最后周丰生告诉大家,明天开始为期一周的军训,时间是早八点到下午五点,中间午休吃饭两小时。历史系01班32人在一片哀嚎声中结束了第一次班会。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整个宿舍都还沉浸在假期作息时间中,林然的床头正冲着走廊,听到一墙之隔的外面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终于是无法再睡了,索性掀开薄被坐了起来。突然间,感觉小腹一沉,不好!立马起身冲进厕所,还是晚了一步,内裤中间一滩鲜红,昨天刚铺好的床单上也留了指甲盖大小一个鲜红的点。

  这简直是神一般的大姨妈!算准了两小时之后军训,这时候来!林然来大姨妈倒是不疼,但是就是血量特别大,每次都好想要把一年的大姨妈一次流干净一样,所以需要频繁更换姨妈巾。这军训,哪有那么方便,林然想想就头疼。

  捂着肚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又伸手掀起脏掉的床单,铺上新的,顺手把脏了的床单塞进洗手池下面自己的盆里,拿肥皂蹭了两下,看到姨妈印记浅了一些,又放回盆里,下午军训完回来洗正好。

  “几点啦林然?”迷迷糊糊的杜薇薇从上铺探出头来。

  “六点十五,还早。”林然轻轻地应道。另外两人还没醒,尤其昨天上午没见到的那个室友叫陈乔,晚上卡着宿舍楼关门时间回来,洗洗涮涮到很晚,估计这会困的很。

  “唔是挺早的,外面怎么这么多人走动的声音啊?”杜薇薇做起身子,往前探头,透过宿舍门上面玻璃能看到走廊的动静,“都穿着军训服呢,好像都是大一新生,怎么起这么早?”杜薇薇眯着眼睛。

  林然摸过塞在枕头底下的手机,看到一条未读信息——周丰生,想着自己好久不跟这人联系了,不过毕竟是辅导员,还是点开看,一看立马精神了:“通知:明早七点操场集合。迟到后果自负。——接收时间:昨天23:18”

  “赶紧起床赶紧起床,辅导员昨晚十一点多发信息,今早七点集合!快快快!”

  林然一说,杜薇薇也摸起手机看,看完就慌慌张张从上铺往下跳:“你们俩快起呀!动作慢了吃不上早饭了!这顿饭管五个小时呢!”说完伸手去拉另外两人的被子。

  张晨和陈乔也从迷糊中醒过来,赶紧往身上套衣服。看到其他三人已经换好衣服,陈乔直接说:“你们先走吧,帮我带个包子就行。”说着把饭卡递给林然。然后转头又坐回桌前开始描眉画眼。

  “呃,好吧!那你快点!”三人说完风风火火冲向食堂。到处都是军绿色的迷彩服,大一新生几乎占据了第一食堂的大半空间。林然端着买好的早饭正在找座位,看到余珂已经快吃完了,悠悠地看着自己。

  “什么变态军训,还突然提前。”林然一屁股坐在余珂旁边没好气地抱怨。

  “是啊,据说是故意的,每年军训都这样,你哥之前告诉我的,本来我还不信,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

  “你们真的是有异性没人性了!这么重要的信息都不告诉我!而且,我告诉你,更悲催的是,我来大姨妈了……”林然的大姨妈特征明显,几乎所有人相熟的人都知道她的这一属性,连陆北辰也早有耳闻。不光需要经常去厕所,而且,有几次低血糖晕倒进了医务室。

  “给你。”余珂递给一小包大白兔奶糖,“我哥给你准备的,说你老忘,让我随时带着。我倒是没想到第一天就用上了。”

  另外两个室友也买好饭找到林然,坐在对面。

  “林然你来大姨妈了?”杜薇薇问道。

  于是余珂不辞辛劳把林然大姨妈的独特属性给介绍了个清清楚楚,主要是怕林然又晕倒自己离得太远帮不上忙。

  余珂临走前又嘱咐了杜薇薇和张晨好几遍,才放心端着盘子跟同学离开。

  林然感觉余珂说完之后,对面两只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自己明明这么高个子,男友力max,确有这么弱鸡的属性,唉,真是体现了老天爷的公平公正!

  吃完后又去给陈乔买好饭,三人赶到操场时已经6:55,陈乔又是踩着点来的。

  提前一小时集合的目的就是把大家拉到主席台前,听校长和教导主任轮流训话,林然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顾琳妈妈——刘爱芳刘主任。跟所有的教导主任一样,不苟言笑,看起来精明干练。到时校长一直笑呵呵的,看起来很亲民。这大概是所有学校的套路,校长都是威信最高的,锅都甩给教导主任。毕竟大学里面对的可不是未成年的毛小子们,是杀伤力更强的已成年们。想到前世齐南大学曾经出过女学生未婚先孕,厕所生子的丑闻,林然不禁有点可怜这位刘主任。主任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教官们为了给学生一个下马威,第一天的军训总是最严苛的。校领导轮番训完话带回各自训练场地后,就开虐了。

  第一天上午的任务是练习基本队列队形,随着一遍一遍的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太阳慢慢爬了上来,齐城的“桑拿天”果真是名不虚传。几乎所有学生都是汗流浃背,林然更甚,嘴唇已经开始渐渐没了血色。距离早上集合,已经过去近两个小时了,林然体力有些支撑不住了。总想着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林然一直没有喊报告休息,可是身体明显承受不住了。终于,在教官一声“齐步走”令下,林然晕倒了。

  周丰生离得最近,一眼看到站在林然位置的女孩倒了下去,立马快步跑了过来。第一天上午的训练,校领导们是全程陪伴的,看到有学生晕倒,一群领导终于有点事情做了,立马匆匆赶了过来。

  看到林然面无血色,杜薇薇忽然想起早上余珂的叮嘱,跑到前面跟周丰生耳语了几句,周丰生立马抱起林然往医务室跑。

  余珂正汗流浃背咬牙坚持训练,就看到周丰生抱着一个个子很高的女生匆匆而过,女生脸色苍白,看不到一点血色,余珂心里咯噔一下,看到远处已经解散的历史系01班,不安感更强了。立马举手报告,跟教官说明了情况,边往医务室跑边给林南打电话。

  林南一看这个时间余珂电话来了,大概也猜到是什么事了,一边拿车钥匙一边接电话往外走。

  医务室里已经打上点滴的林然渐渐恢复了意识,睁眼一看,眼前是余珂,稍远点床头站着周丰生和一众校领导。

  “好点了吗?”余珂问道。

  还没等开口回答,突然医务室的门被猛地推开,林南一头大汗冲了进来。林然知道,这次自己又要出名了,似乎晕倒应该是属于娇小女生的专利,林然每次晕倒都有种支柱轰然倒塌的感觉,让周围人十分不安。

  “还晕吗?要不要去医院?”林南顾不上擦汗急急地问。

  “好一些了。”林然真的十分尴尬,这个时候,自己最想去一下厕所,否则又会把医务室的床单弄脏。可是,这么多领导守着,林然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既然林然醒了,刘主任、王校长也就放心了。”周丰生看到了林然脸上的尴尬和欲言又止,想礼貌地请领导回去。

  “有什么不舒服的及时跟李医生说,刚才也听说你的身体情况,这几天就休息吧,等好了再来。”王校长笑着开口说。

  “谢谢王校长。”

  “好了,那我们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一众校领导走后,周丰生也借口回班里去了。林然几次想起来去厕所,但是头晕的厉害,腿上没劲,一直没能成功。又熬了半小时,喝了一大杯红糖水,终于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颤巍巍地站起来,果然,刚站起来就看到雪白的床单上一滩很大的血迹。林南刚要搭手抱她去厕所,也顿住了,这是林南第一次见识到妹妹出血量到底多大。

  “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林南感觉心都揪的疼了,又想到来的路上给妈妈打电话问过怎么处理,林妈妈说如果出血很多一定要去医院。

  “你们扶我先去一下厕所。”林然也不知道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愿只是姨妈巾不够用而已。

  在操场站了半天,周丰生估摸着林然应该已经处理好了,就决定会医务室看看情况,刚才她面如白纸的样子真的把他吓坏了,到现在还感觉心脏砰砰跳得厉害。

  周丰生推门进来,看到林南正守在厕所门口,猜测余珂大概跟林南在厕所,便没说什么,也站到一边等着。不经意瞥了一眼床上,瞬间惊呆了,好多血!一旁站着的林南也有些尴尬,不知该怎么解释眼前的情况。

  十分钟之后,林然才慢慢从里面出来,身上已经换了余珂给拿来的衣服。看到病床上已经换上了洁白的床单,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哥哥。

  “你们辅导员帮你把床单换了。我跟他说一会你出来我拿去洗,他非让我在这等着,我也不知道他拿着床单去哪了。”

  林然听到这话,说心里不感动是假的,可就是这样一个暖男,却是个中央空调,对谁都暖的要死,如果不是真的吃了他的大亏,林然现在估计已经爱上他了。

  林然揉了揉鼻子,没说什么,又躺回床上。没过多久,周丰生端着洗好的床单进来了,看到林然也顾不上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开口问:“好一些了吗?”

  “嗯,好多了已经。”纵使再狠的心,面对着真诚的关心,林然仍是无法拒绝,只能强迫自己一遍一遍去回忆马秋香跟他手挽着手的那画面。

  “刚才真的吓死我了。你应该提前告诉我一声的,这种情况军训不该参加。”周丰生的话,让林然分辨不出是出自个人关心还是出自官方辅导员的关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