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三十二章 新生报到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2000 2019-06-24 21:20:00

  踏着最后的暑气,三小只赢来了大学开学季。

  林南和陆北辰为了照顾妹妹们上学方便,特意在学校附近找的房子,比不上湖城别墅大,但内部挑高足有三层,改装成两层,有四间卧室,相对来说也很宽敞了。陆北辰最满意的是交通方便,无论是到林然和余珂的学校,还是到陆雪晴的学校,走路都不过十分钟左右步行便到。虽然距离林然和陆北辰的工作的公司,开车都要半小时左右,不过,俩糙汉子有什么关系呢(摊手无奈脸)

  (林南:什么是开车都要半小时?距离安林齐城分公司我开车要五十分钟好吗,五十分钟!!要不是为了我家小珂,我真揍扁你。气哭脸。)

  林然一走进新家就发现除了张姨和林妈妈没带来,小家布置的跟湖城的家里布置得相差无几,连门口的立柜都是家里样式的缩小版。

  “怎么样,你老哥能干吧?”林南把林然的行李放进房间说。

  “能干可不足以表达你的优秀~”林然毫不吝啬地夸奖自家哥哥,“我真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才能有你这么好的哥哥呀!”

  “啧啧,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随意夸夸就好了。走,去隔壁看看余珂她们收拾的怎么样了。”

  “我还没收拾呢!娶了媳妇忘了妹妹!”

  “急什么,回来再收拾。”揽住妹妹的肩膀,往隔壁走。

  一走进隔壁,林然就觉得很奇怪,这间也是完全一致的风格,这是一波什么操作?

  “你北辰哥哥安排的装修。”看出林然的疑问,林南直接帮她解惑。

  “你们这一波骚操作,很666。”林然比了个大拇指,没说话。林南也渐渐习惯林然偶尔口出妄语,不做评价。“可是,我们忘了告诉你,我和余珂打算住校。”

  “住校?”林南和陆北辰异口同声地问。

  林然:???

  余珂:????

  陆雪晴:?????

  “为什么住校?哥哥给你们安排的不好吗?”林南问妹妹,却看向余珂。

  “我们大一刚来,不想搞特殊。”林然言简意赅地回答。骚男人的安排就是不想让她跟周丰生有太多课余接触的机会。

  最后商量了半天,最终以周一到周五住校,周六日回来住为最终定论。终于离开哥哥们管束的小女孩儿们怎么可能再那样傻傻地回窝受管制?

  林然和陆北辰的关系也已经搁浅很久了,自从高考填完志愿,陆北辰也开始进入陆氏公司开始,两人已经没什么机会单独见面,也没什么借口见面了。林然大部分时间都跟雪晴、余珂在一起,难得得空主动打过两次电话,陆北辰也都在忙,没有多聊。似乎是回到了冰点关系。

  第二天齐南大学开学报到,陆北辰去外语学院送陆雪晴,林南送余珂和林然。

  林南去停车,林然和余珂正拿着通知书穿过人群寻找自己的学院。不得不感叹,大学的人可真是比高中多了不止一倍呀。目前只看到偌大的校园和家属楼,教学楼在哪还没看到。

  “你好,请问你们是新生吗?”

  林然抬头,是一个戴眼镜的瘦高男生,笑着点点头答:“是的,我是历史系的新生,我叫林然。她是金融系。”

  “余珂。”余珂也笑着答道,“请问是哪个系的学长?”

  “我是英语系陈清源,今年大三,我带你们过去。历史系属于文学院,金融系属于经济学院,报道处都在最里面那个阴凉的位置。我也是文学院,很高兴认识你们。”陈清源边接过她们的行李,边帮她们挡开左侧的人流。

  陈清源听说她们不是齐城本地人,先给她们介绍了各个校门的位置,以及附近的公交站点和交通情况。还顺带八卦了一下各个餐厅的特色菜。

  林然很开心,很久没有近距离接触陌生人了,这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真真切切。

  余珂的经济学院报道处人少,很快就领到了军训服和被褥日用品,林南让妹妹领完东西在树荫下等自己,就先去帮余珂放东西了。

  手里抱着厚厚的军训服,脚下放着刚领的被褥和脸盆,看着树叶中透出的些微光线,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孤独,倒不是因为哥哥先去帮余珂收拾东西,也不是因为没人来送自己,只是觉得周围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莫名陷入一种恐慌。

  拎起装着被褥的编织袋试了试,不算重,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都堆进脸盆里,正准备一个人去找宿舍,突然感觉手下一轻。

  “我送你过去吧。正好忙完了。”林然侧身一看,是刚才那位陈清源学长。

  “好。谢谢你呀。”林然对他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周丰生在教学楼三楼的窗前站着,这里是通往女生宿舍楼的必经路。从早上八点,到现在十点半,周丰生一直站在这里。终于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身影,林然和一个高个子男生从美术学院的楼前拐过来,有说有笑的,往前面女生宿舍楼走去。

  即便早知道她报了齐南大学,也在自己带的大一新生名单山看到了她的名字,看不到她来报道,仿佛就一切还不成真一般。自从上次她忽然找来,又匆匆离去,被拨动的心弦就再也平静不下来。本想着暑假回湖城还有机会见面,碰巧回去第一天跟马秋香约炮的时候就遇到了她和她的朋友。之后,自己也不好意思再约她,她也极少及时回复自己的信息。有些懊恼,但又无可奈何。

  四年,还有很多机会,周丰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本来觉得师生关系会是自己最方便的借口,可是现在,网络上曝出大学师生关系的丑闻之后,这层关系却成了她和自己最遥远的纽带。

  明天集合新生开会,自己就能看到她了。尽管如此,仍然有些烦躁,直到看到林然的身影走进宿舍楼,周丰生才从口袋里掏出烟,往洗手间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