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三十一章 初见小三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1997 2019-06-23 21:45:00

  林爸林妈也知道闺女多么向往齐南大学,也没有过多干涉。填志愿那天,林然开开心心填了齐南大学,虽然专业不是很好,但是仍然作为齐南大学高材生被校报采访了一番。

  回到家,林然才回过神来,自己要去齐南大学了,自己又要去历史系了,又要面对周丰生了……虽然现在已经可以心平气和面对他,但仍有很多抹不开的情愫。

  既然自己已经提前认识周丰生了,那么周丰生背着自己的那个“真爱”是不是也会提前上线?想想,周丰生好像也有一段时间没联系自己了,大学里该放假了吧?有些什么蛛丝马迹,又不敢戳破的滋味,还真是让自己感觉怪憋得慌。想想前世,周丰生打着值班的幌子,每周两天去会小三,各种破绽,自己竟然全然接受。也正是因为这样,后来知道真相,一丝一毫都没办法再相信这个人了。

  当天晚上9点多,鬼使神差的,林然第一次主动联系了周丰生,总感觉他跟前世那个小三在一起。

  “喂?周老师,你在忙吗?”

  “呃……不忙,怎么啦?”

  “没怎么,就是今天我们去学校填志愿了。”

  “填的哪里?”隐约能听出周丰生在压着嗓子说话,似乎在憋着什么。

  “填的你们学校呀!还是你们专业!”林然故意大声地说,她知道电话那头肯定听得见。

  “呃,那很好啊,呃,林然我这边还有点事,回头再跟你说。”接着匆忙挂断了电话。

  知道自己判断没错,“小三”也比前世出现的早,不过人家既然出现在自己之前,就不能称之为“小三”了,直呼其名比较好一点:马秋香——这个化成灰都能让林然恨在心里的名字。

  虽然早已预料到马秋香的存在,但真切感受到还是另一回事。想想前几天自己在齐南大学时,他对自己说的那些暧昧的话,直勾勾的眼神和时不时牵手搂腰的动作。周丰生啊,你还真的是渣,前世今生一样没改变。

  第二天中午,林然和陆雪晴、余珂在百货大楼吃自助餐的时候,接到了周丰生的电话。林然一看时间,12:19,大概是刚退房跟马秋香刚分开吧。不禁哑然失笑,真是……

  不接。看到这人就让人烦躁。意志坚定地又打了三遍,对方才消停。余珂也看到她手机上来电显示,没有多问,她知道林然和自己表哥还没解开心结,无奈表哥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向前一步,作为表妹唯一做得到位的就是转头就给自己表哥发了短信。

  短信显示“已接受”不到十秒钟,林然的手机又开始震动,来电显示“陆北辰”。林然抬头看了一眼有点心虚的余珂,直接把手机关了机。一个个懦弱的狗男人!本来想用周丰生刺激一下陆北辰,结果,差点把自己卖了!连过河拆桥的“桥”林然都不想用他了,真的恶心他。俩人都拉倒吧!

  不一会,余珂的手机也开始震动,显示“表哥”。

  “哪凉快哪呆着去。”林然对余珂挑挑眉毛,意思再明确不过。

  余珂自知是表哥活该,也懒得理他了。挂断,吃饭。

  这段时间,陆北辰和林南都回了齐城。林南去接手林父在齐城的分公司。陆家是酒店业连锁老大,总部在齐城,最近查食品安全差得很严,陆爸爸出国,只能陆北辰赶回去坐镇。毕业三人组每天起到晌午,吃吃喝喝,下午去图书馆呆半天,晚上回家一起看电影,哥哥们都不在家,而且忙到不行,三小只彻底没人管,小日子别提多舒心了。如末日一般珍惜这最后的欢愉时光。

  林然正吃醉蟹钳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余珂戳了戳她的胳膊,抬头一看,周丰生和马秋香,还真是不让人消停。

  林然想到刚才紧锣密鼓的三个电话,看来是假装上厕所躲起来打的,周丰生的言行在林然眼里就像透明一样。不过也懒得揭穿,本来打算肉身报复一番的,现在真的对这个男人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了。也许从骨子里,自己就做不来第三者的事。

  周丰生也看到了林然她们,胳膊上还被马秋香挎着,有一丝尴尬。马秋香虽然是KTV陪酒女,但是样貌出众,跟当红电视剧演员唐嫣嫣很像,除了嘴上又一块从小烫伤的小疤,几乎是无可挑剔。非工作时的打扮也是青春可人,跟林然前世见过的她并无二样。关键特别会说话,情商极高,拿捏周丰生的软肋又狠又准。此时抬头看到周丰生的表情,也意识到什么,便主动放开他,笑着说去取餐,就离开了。

  林然对马秋香的情商确实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也不怪她能勾走周丰生,对付任何男人应该都是手到擒来吧。不禁有点好奇,陆北辰会不会被她勾走?

  “你们也来吃饭?”周丰生走过来率先开了口。

  “是啊周老师,好巧啊,你放假了?”余珂笑着说。

  “是啊,刚放假没几天。你们都考的怎么样?”

  “我和林然考得还可以,去齐南大学,雪晴差一点点,去齐城的外语学院,到时候您可以要多多照顾我们呀!”

  “肯定的,到时候有什么事随时找我。”周丰生说话一直看着林然,但林然一直在笑着,没有开口说话。

  “那老师你们快去吃饭吧,小姐姐一个人怪孤单的。”余珂说完眨了眨眼,看向不远处的马秋香。

  周丰生顿觉尴尬不已,却又不好开口说什么,只好应声离开。

  到现在,就算林然不说什么,余珂也大概猜到了一些,拍了拍林然的肩膀,递给她一小碟刚切好的生鱼片。

  男人算什么,没了再找。好吃的是王道,有的吃不吃是傻子。林然接过生鱼片,不再去想那些烦心事。如陆北辰说的,好好享受这一生,起码最痛苦的事在发生之前都已经解决了,还要求些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