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七章 病倒了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3417 2019-05-30 21:00:00

  林然回家后,把陆北辰从黑名单拉了出来,看着通话记录中恢复的一大串未接来电,心里有些后悔,不该让他这么担心,但是明明这时候陆北辰对自己应该是没有感情线才对,怎么表现的这么反常?一边是没办法直接问出口的陆北辰,一边是明天还要继续面对继续撩的周丰生,林然觉得心里闷闷的。

  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一想到周丰生,林然心里就觉得憋得慌,浑身发冷,慢慢从床上滑到床角,蜷缩起来,这时来了一条短信:“到家了?——陆北辰”

  这人是一直在给自己发短信吗?一想到陆北辰,林然还是不自觉嘴角上扬,身体也跟着有了些许温度。

  “嗯,到家了。”假装没有拉黑事件地回信息。

  “那就好,早点休息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晚安ヽ(✿゚▽゚)ノ”小小撩一把,睡觉!

  看到“晚安”两个字,陆北辰心脏漏跳了一拍,前世林然到死都不肯跟自己说“晚安”,因为不知道这丫头在哪看到“晚安wanan”就是“我爱你爱你”的意思。如今,趁这丫头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多收割几个“晚安”安慰安慰自己吧。

  每天跟在周丰生身后,当一个称职的“小尾巴好学生”,时不时撩一下,成了林然每天的日常。陆雪晴和余珂当然发现了林然的反常,但是林然这股子学数学的劲头也不是从周丰生出现才开始的,好闺蜜也只能看着她热爱数学一般跟随着周丰生。跟随着林然的还有陆北辰每日以关心学习为名的追踪电话和不定时短信。

  不过这样的日子也没持续几天,高三学生初八就要回学校补习了。林然也成功要到了周丰生的电话和qq,以请教数学问题为由不时撩拨一下。周丰生这时候已经是齐南大学的辅导员了,正在带大四历史系毕业生。林然数着手指头算了算,按正常剧情发展,自己考进齐南大学历史系的话,就是周丰生做自己的辅导员。可是自己真的不想为了报复这么一个渣男,又错失自己心爱的专业。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前途更重要,其他的,顺其自然吧,总不能两辈子都围着一个男人打转,也太没出息了。想到这些,林然拍拍头,继续钻题去了。

  高三开学照例会有模考,为的是检查学生假期学习情况。考试当天早上起来,林然就觉得头很沉,眼皮都睁不动。

  “然然,你怎么了?”林妈妈抬头看到站在二楼扶手边站着不动的女儿。

  “妈,我觉得有点头疼。”是真的感觉浑身泛酸,很累很累,可是昨天为了考试,明明很早就睡了。

  “是不是发烧了?”林妈妈说着走上楼梯,抬手搭上林然的额头,“有点烫,然然你回去躺好,咱们测一下体温啊。”林妈妈说完下楼找体温计去了。

  返身回来,只见林然已经靠着楼梯坐下睡着了。摸着有些烫的额头,林妈妈直接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刘医生,你现在能来一下家里吗?然然发烧了。”

  林然听得到妈妈的声音,但是就是张不开口,也睁不动眼。再次睁开眼,看到手上正在打着点滴,时间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了。林然摸着自己还有些烫的额头,自觉地放弃了这次模考。

  叮——“考得怎么样?”——周丰生

  林然微微扬起的嘴角,没参加考试也未见的不是好事,昏昏沉沉又继续睡过去了。

  梦里,林然又看到了前世的自己,周丰生毅然离家后,一个又一个深夜里,哄孩子睡下后,自己抱着膝盖坐在窗前,直到天边泛白。昏黑的夜色,林然再熟悉不过。唯有伴随着天边亮起的光而逐渐醒来的小小身影才能把一再迷离的林然拉回现实,强撑着自己,洗漱,送孩子去学校。送完孩子后回家,陆北辰都会等在门口,那个熟悉的,高大的,站得笔直的身形,在楼道里拉出一道长长的黑影,比外面的阳光还暖。可林然却不敢触碰。

  迷迷糊糊醒来,又沉沉睡去。又是一个梦。孩子夜里发烧,嘴里念叨着找爸爸。林然拨通周丰生的电话,却一次一次被挂断。用微信发孩子嘟嘟囔囔的声音过去,许久,回来一句:孩子生病,你该带他看医生。他是孩子,什么都不懂,你也是孩子吗?之后,再无回应。

  ……

  睡睡醒醒,直到窗帘缝隙中的夜色沉淀下来。林然终于醒了过来,一身汗,终于感觉头脑清醒过来了,抬眼就看到坐在床边有些瞌睡的陆雪晴和余珂。

  “几点了?”林然揉着眼睛说道。

  陆雪晴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然然你醒了?”余珂被晃了一下也揉了揉胳膊,往向林然:“小祖宗你终于醒了。”

  “我睡了很久了吧?现在几点了?你们考完了吗?”林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好友。

  “你睡了两天了,阿姨守着你两天了刚被我们换去休息。”余珂揉着有些麻的手脚试图活动。

  “两天?”不可思议地拿起手机看了看自己的小坚果诺基亚,果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八点多了,手机显示10+短信和10+来电,顺手把静音模式取消,刚要点开看短信。

  “你最近有些反常。”余珂走到床边坐下来,抽走林然的手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林然有些害怕面对余珂的严肃脸。

  “真的没什么事,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发烧。”林然一脸我也很无奈,我也很惆怅的样子。陆雪晴一脸懵逼看着二人,她也感觉到林然最近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你醒了阿姨还不知道。”余珂说着,却不动弹。陆雪晴自觉站起来去喊林阿姨。

  陆雪晴走后,余珂继续盯着林然,似是要把人看穿。

  叮——救命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林然低头一看——“陆北辰”,又一个难搞的,似乎感觉头又开始疼了。

  “北辰哥的电弧,你不接吗?”陆北辰是陆雪晴的亲哥,是余珂的表哥,感觉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展自己的复仇大计就要惨死在这一家人手底下了。

  揉了揉太阳穴,艰难地按下了接听键:“喂?”

  “你醒了?还发烧吗?”

  “嗯,刚醒,已经不烧了。”

  “那就好。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忽然病倒了?”装作不经意地询问,实则跟余珂一样咄咄逼人。

  “没发生什么事,可能是学习太累了。”

  “是吗?是学习累的还是迷上了别的东西?”

  听着对方不打算放过自己的语气,林然觉得头真的疼了,真的疼,很疼,抬手去揉太阳穴,下意识地发出“嘶——”

  “怎么了?还难受?”陆北辰一听林然发出不舒服的声音,很自觉转移了话题。

  “是啊,头疼的厉害,刚才还没觉得,跟余珂说了会话感觉头快炸了。”说着,抬头瞥了眼余珂。余珂谁都不服,就服自己表哥。贼贼一笑,小样,不信治不了你。

  “你把电话给余珂。”陆北辰柔声道。

  余珂瞪着林然,接过了电话,没一分钟,电话就递了回来,林然假装不知陆北辰还在线,直接挂断了电话。看着余珂的臭脸,林然假装难受地扶住额头,我现在可是病人,你能拿我怎样?

  “北辰哥说,你哥出去勘测了,手机没有信号,还不知道你生病了,让你老老实实养病,别再出幺蛾子。”余珂一字一顿地说道,仿佛陆北辰附体了一般。

  “知道啦知道啦,这真的是个意外。”

  “最好是——”余珂话还没说完,林妈妈和陆雪晴推门而入。

  看着自己妈妈眼睛里的红血丝,林然揪心的难受。

  “醒了就好,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要不要刘医生来看看?”林妈妈一看到自家闺女依旧没什么血色的脸,柔声安慰道。

  “没事了妈,我真的感觉好多了,哪哪都不难受了。”放心吧,惨白的小脸上硬是咧出了一个很丑的笑。

  “那就好,你这几天真的是吓坏妈妈了,不停地睡,还不停地说梦话,妈妈也听不出你说的什么。你有什么心事不好跟妈妈说的,可以跟雪晴和余珂说说,别把自己憋坏了。”妈妈说着,眼眶有点泛红,第一次见自家闺女这样,确实吓得不轻。

  “没事妈,我这段时间真的是学习学得有点累了,以后我会注意身体的,你放心吧。”

  “阿姨,然然还有我们呢,放心吧,您熬了两天,先去休息吧。”余珂看出林妈妈的担心和疲倦,开口劝慰道。

  “好好,你和雪晴都是好孩子,阿姨知道。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就喊张阿姨和李婶。”林妈妈擦了擦眼角,转身离开了。

  “你们也回去吧,我真的没事了,已经恢复了,你们看——”林然说着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答应了阿姨要照顾你,我们就留下来照顾你,反正在哪睡都一样。你这张床也装得下我们。一起睡吧!”说着,余珂从包里拿出早准备好的睡衣进了浴室。

  陆雪晴打了个哈欠直接歪在了床头:“然然你不知道这次考试题量多大,连着考了两天,直接刷新了我对出题范围的新认知,我感觉自己考完文综都能去给皇帝写个奏章了。”缩进被窝,再也不出声了。

  看着床头这位和浴室里的那位,林然心里满满都是感动。前世自己决定跟周丰生结婚的时候,差点跟余珂闹翻。自己那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反对,现在看来,真的只有自己识人不清。

  拿过床头的手机,点开短信,十多条短信一多半都是陆北辰发的,周丰生除了已读的一条,还有两条:“还没考完吗?”

  “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一直不回我信息?担心你。”

  呵。这可怕的担心,只有三条信息而已,异地电话费贵,连通电话都没有。林然不禁自嘲。

  十多通电话,除了陆雪晴和余珂昨天中午打过两个,其余全是陆北辰,自己醒来第一个电话也是陆北辰打来的。林然心里的暖意更深了,老天爷一直待自己不薄,只是曾经的自己真的眼瞎,从不曾在意这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